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如果他们变成女孩子

因为不知名原因而变成女孩子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

嘉/格/雷/安/金

————————————————

 

 

 

【嘉德罗斯】

当你听说大赛出现bug,嘉德罗斯变成女孩子的时候,就和见了肉包子的狗一样往嘉德罗斯那里跑。

因为你觉得,一个9岁就有163身高的人,变成女孩子怎么着都应该暴力发育一下,比如一些不可言说的部位。

嘉德罗斯当时正背对着你,看起来分外烦躁的样子。不过任何一个人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变了性别的话都是要焦躁的吧,你也没有多想,直接从背后袭击了嘉德罗斯,不顾他——她的挣扎,流氓一样嘿嘿嘿笑着把手放到她胸前一抓以后,你们两个人一起陷入了沉默。

她竟然是个贫乳。

不应该啊,你无视她黑如锅底的脸,又抓了两把她的胸,一脸诧异。

“嘉德罗斯你怎么——”怎么没有大到能够把衣服撑满的胸呢?你满脸遗憾的看着她的胸,还以为这次能够看到世间珍宝,爆乳的傲娇系小姐姐,结果……呵。

嘉德罗斯看着你不仅没有安慰他,还一脸遗憾的盯着他的胸看,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一下子就爆发了。

他翻身将你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你,“喂渣渣,你看起来很遗憾啊。”他的眼睛冷冰冰的,内里燃烧着一团小火苗。

你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大事不妙想要逃跑,她就直接一棍子截断了你所有的退路。

“不给你上上规矩,你就要无法无天了。”他的手伸进你的衣襟,狠狠的抓住了那里。

 

 

【格瑞】

格瑞变成女生,你表现的像你才是那个性别错乱的人一样,慌慌张张不说,还有些语无伦次,让格瑞不得不拉住你,拍着你的手背给你顺毛,让你冷静下来。

“我现在的感觉还好……力量也还在,放心。”她有心安慰你,这点你是知道的,但是你和格瑞在一起从来不是因为他能够给你庇护啊,你喉咙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想要再说什么,却又不想让他糟心,遂咬了下唇,紧紧的回握住了他握住你的那只手。

格瑞把你哄去午睡,当时你们两个十指相扣,你确信他不会离开,才放心的睡去,结果一觉醒来,床那侧已经冰冷一片。

然后就是连环夺命call,格瑞一个都没有接,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等到他踏着夜色回家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一个眼眶红红的小哭包。

他眼睛睁圆一瞬,银色的纤长睫毛像是飞鸟张开的翅膀,然后她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将你揽进怀里。

“我不会有事的。”他揉了揉你的头。

你紧紧地抱住他,生怕他又跑了一样。

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格瑞身上一身汗,询问过以后才知道他不想让自己懈怠,而去练了一下午的刀法。

“那该赶紧去洗个澡了。”你帮他收拢着现在已经垂到臀部的银色长发,丝毫没有多想,还是格瑞叫住了你,和你说自己或许不会清洗女性的身体。

格瑞都这么说了,那还能怎么办啊。

洗鸳鸯浴吧。

 

【雷狮】

变成女性以后并没有缩水,身高也保留着,是一个非常傲人的身高。

攻气十足的大姐姐,就,什么都很大,腿长啊,屁股翘啊,胸也大啊。她换衣服并不会忌讳你在场,你扭过头去耳尖红红觉得尴尬,他反而要吸引你的注意力,挑着一边眉毛问你身体都见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这么害羞,之前不是都没有这个毛病了吗。

因为见得次数太多所以逐渐的对雷狮裸露的散发着荷尔蒙的肉体产生了抗体,不过那只应对那具有着八块腹肌健美的像是古希腊雕塑家刻刀下的雕塑一样的身体,当你面对能激起人原始冲动的属于小姐姐的胴体的时候——没有当场流鼻血已经很有出息了。

雷狮总是不按套路出牌的那一个,不论男女,所以当她暴力拆门散着一头海藻一样的黑色长发说要和你一起洗澡的时候,你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佩服自己的淡定。

“喂,速战速决吧。”她像是提小鸡一样拉着你的小臂把你整个人从水中提起,在你尚且呆愣的时候把你拉到淋浴下面,试过水温后把你往水下一推。

“卧槽雷狮你他娘的发什么疯!”温水将头发黏到身上,你不得不闭上眼睛防止水进到眼睛里,“变成女人是让你体验更年期了吗?!”你闭着眼去推她的肩膀,却推不开。

她冷笑一声,身体向你压去,将你压在她和浴室的陶瓷墙壁上,你能感受到她身上柔软压在你的胸上,脑中大概勾画出一个两个女人的胸非常色情的挤在一起的画面,被自己脑补的画面惊到进而忘记去推她的肩膀。

“乖一点。”她抬高腿让膝盖挤进你的腿间,轻咬你的耳尖,“时间不多了。”

“我挺好奇那个‘女性给女性的快感能达到70%’的东西的……明天记得和我说感受。”

 

 

【安迷修】

大概是唯一一个,会为了突然变成女性的身体而不知所措到眼角冒出泪花的人了。

“小姐,在下该怎么办啊。”本就不小的眼睛加了女性buff以后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杏眼,现在蓄着泪,看起来就像是被水洗过的树木枝叶一样更加的鲜亮。

他还穿着他那件衬衫,胸前的衣服被撑得满当当的,似乎随时都有把扣子撑开的危险。你看着他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和那双不断抬起又放下,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手,抱住他给他顺毛。

“没事的没事的,我陪着你。”

他无言的回抱住你,停顿片刻,声音闷闷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让您见笑了。”说完,头又往你怀里拱了拱,一副很不想让你看到他现在表情的样子。

有点像是小孩子,你有些好笑,将手放在他的后背上那么随意的一划,面色就有些微妙了起来。

“安迷修——”你也不敢动起来,“你……怎么什么都没穿啊……”尾音已经接近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感觉她身子抖了一下,说话也吞吞吐吐起来。

“在下去那些地方,不妥……”她耳尖红的滴血。

“但是你现在是女孩子了,这样可不行啊。”说着你将她的衬衣袖子挽上去 ,不带一丝情欲的抚摸她的小臂,入指细滑柔软,让人贪恋。

你若有所思的看了他片刻,突然冒出一句,“……走吧,我们去给你买衣服。”说完,不顾安迷修的劝阻,起身从衣柜里拖出一件属于你的大衣给她扔过去。

安迷修很久以后就记得那天脚底冒火的感觉。

简直就像是不小心踩了热流一样。

 

 

【金】

对于自己变成女性并没有什么自觉性,直言除了感觉有点喘不过气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不同。

……其实心大也挺好的。你这么安慰自己,这样开开心心没什么烦恼的样子就很好啊,如果那张小脸有一天没了笑,你反而要不知所措了。

会像往常一样去和紫堂一起赚积分,也会被凯莉诱导着做一些很羞耻的动作。你当时去抢凯莉的终端,结果对方一挑眉毛对你说,她六你四。

你去收积分的时候还在催眠自己这是因为家里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所以才去卖金的照片。

金的年纪本来就比你小,变成女孩子以后你就花了更多的心思在他身上,生怕他这个涉世未深的被人拐走。

而他每次听了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睁大了那双宝蓝色的眼睛,睫毛因为这个原因而上翘着。

“诶?不会吧?哎呀你放心嘛~”他和你说话的时候像是在撒娇,拖着长音,柔软着语调,变成少女以后的小奶音就让人更加的承受不住,片刻间丢盔卸甲。

 

“我那边好黑啊……”金拥着他的枕头站在你门外,睡衣领子大敞着,露出一侧圆润的肩膀,“可以和你一起睡吗,就今天一天。”说着,她将脸埋进枕头里,只余那双眼睛闪着光。

 

End

评论 ( 8 )
热度 ( 882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