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热恋时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和嘉德罗斯在一起以后就会发现,日子和以前相比没有什么区别。

他该干什么还是会去干什么,狩猎,打架,怼你,一件不落,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有时候就想是不是因为嘉德罗斯从没有见过这么没用的脑子所以才对你产生了兴趣进而喜欢上了你,不过这个你就只是想想,不会去问他,因为去问的话,他也会顺势承认就是因为你太傻了所以他为了研究这个他以前从没有见过的傻脑子才和你在一起,然后再嘲笑你一顿。

不过他的占有欲倒是越来越明显,把你像是吉祥物一样带在身边,恨不得在你后背上绣一个“我上面有嘉德罗斯罩着”让所有人知道,说着你都有我了还出去干嘛,但是你如果真的全天宅在他身边他又一副嫌弃到恨不得把你踹到一边的表情,说你怎么就这么离不开他,果然是没有他就不行的家伙。

……嘉德罗斯,你知道你这么说的时候嘴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吗?

傲娇害死人,真的。

就像是现在,他抱臂斜睨你一眼,混不在意的说,“亲吻?”看到你点头,他头一抬,“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我会让你碰我?”

那就是不给亲咯,你收回视线嘴一撇,作势要走,他果然叫住了你。

“慢着——我说不可以了吗,话都听不完的蠢货。”

嘉德罗斯的嘴唇软软的,你亲吻他的时候忍不住咬了咬又舔了舔,心满意足想要分开的时候,后脑多了一只手。

然后就是,撕咬一样的吻了。

 

 

【格瑞】

你自认为很了解格瑞,在确定关系成为情侣之前,你和他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学,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的那种,在你的印象里,冷美人格瑞就像是块捂不热的玉,不对,是冰,玉好歹握久了还会感染上人的体温,冰却是直接化成水,什么都留不下来。

不喜欢热闹,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不喜欢和人接触。

是很孤僻的性格,但是奈何颜好能力强,永远都不缺追随者。

不过格瑞只允许你一个人在他身边。

一开始还会犹豫着要不要凑到他身边去,因为他很不喜欢别人碰到他,不过他注意到你一副想要过去又拿捏不准不敢过去的样子,直接拉住你的手。

“我们是情侣。”他和你十指相扣,指节莹润如玉。

和格瑞在一起几乎不会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感情心路历程,也就没有那种热情似火恨不得无时无刻黏在对方身上的时候……像是千帆过尽历经荣辱的老夫老妻,佛的不行。

就像是冰山熔化变成最纯净的水,格瑞的温柔和关心从来都是细水长流,不引人注目,但是当你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整个人都沉浸在他那种关心里。

“格瑞你真了解我啊。”你感叹道,倚在他身上,“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像老夫老妻一样。”

“整天瞎想。”他叹了口气,复又说,“那要不要结婚?你这么说的话。”

 

 

【雷狮】

雷狮,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上一秒对你如春花拂面,下一秒对你就如凛冬寒月。

就像是现在,他一脸黑气的拽着你睡衣的后领让你不能回床上躺平,不顾你的挣扎将你向后拉。

“我说,小家伙,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在你背后阴恻恻的开口,恨不得将你生吞活剥。明明之前还在他面前嚎着要过在一起第600天的纪念日,他推掉所有事情回家陪你,结果真到这一天你反而给忘得一干二净。眼看太阳马上下山,他看着依旧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你,怒火中烧越看越不顺眼,直接把你拎出被窝。

“我记得啊。”你打了个哈欠,混沌的大脑有了转醒的迹象,“今天是新活动开始的时间,雷狮我和你说,我刚刚做梦梦到我一发出货了!”

“……你也就在梦里想想吧。”这下是真的起了打死你的心思了。

后来经过一番曲折,你终于记起今天是你和雷狮在一起的第600天,然而这个时候已经月上梢头,干什么都晚了。

“……雷狮,我错了。”你低着头一副深刻反省的样子,回应你的是一个“哼”。

这之后又抱着他软乎乎的说了好多好话,然而他依旧在生闷气,无法,你改为坐到他怀里去,仰着头去亲他浅色的唇瓣。

“你就饶了我吧……”你含混不清的说着,用自己的鼻尖去蹭他的鼻尖。

他脸色稍稍好转了些,却依旧鼻孔出气。

“就这样?”他斜睨你一样,手放在你的后腰上。

看来今晚是打不了游戏了。

 

 

【安迷修】

晚饭后是例行的散步,他的手掌温暖而干燥,包裹着你的手掌。

“不知道小姐今天过得怎么样,在下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好好吃饭。”他侧头嘴角温柔的勾起,碧绿眼睛像是泛起阵阵涟漪的湖泊,倒映着森林连绵。

你点了点头,笑着让他不要把你当成小孩子。

其实根本就没有好好吃饭啦,不会做,不想学,订外卖总觉得差点什么东西,和安迷修做的饭菜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不过这是不可能和安迷修说的,不然他会更加担心你,甚至到对你寸步不离的地步。

他也有自己的目标与梦想,自己怎么能打扰到他呢?毕竟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啊。

……不会像是小动物一样见不到他就难过的不行,一天三次都在想他。

绝对不会。

不成想走到家门口,他却一把抱住你,手掌从后背绕过你的肩膀,指尖触碰你的锁骨。

“真希望小姐能多依赖我一些啊。”太乖巧了也不好啊。

说完,他将头抵在你的额上,那些棕色的碎发遮住他那双剔透的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在下想纵容您,无条件无理由的那种。”

 

End

 

评论 ( 5 )
热度 ( 640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