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喜欢一只龙有错吗?!

好了,是我千八百年前,那个overlord的梗

设定在此:点我看我流ooc

个人感觉这个属于先行平行世界番外

各种人物混杂的场合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

 

 

 

明明龙族的毕生爱好是各种闪闪发光的珠宝和叮当作响的金币,但是为什么,每一个提到龙族的人,对于龙族的印象都浅显的停留在了抢公主上面。

荒谬!

龙性本淫是真的,但是龙可不是谁都能看上的!

你斜倚在王座上,听着手下小妖汇报着五大帝国的流言,徒手捏爆了一个黄金酒杯。

它们龙族怎么可能是会拥有那种庸俗的想法!你那双瑛绿色的眼睛在火光的照耀下发出莹莹的光,龙族的想法岂是那些蝼蚁一样的人类能够揣测的,他们那像是蜉蝣一样短暂的生命连自己都摸不透,竟然还妄图来探寻高贵的、世界的统治者龙族的想法。

真是不自量力。

你讥诮的弯起嘴角,觉得那些人类在惹人发笑这件事上上还真的是天赋异禀。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黄金和珠宝更让人着迷了,你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坐在王座上,眼睛一抬就有酒杯自动送到手中。

人类脆弱又无趣,完全没有收藏的价值。

你抿了一口酒杯中香醇的酒液,用手撑头,视线扫过空无一人的大厅。

即使依旧在用人类时的思想和方式做事,但是却已经渐渐习惯了龙族的处事习惯和思维方式。

骄傲而孤独,这就是龙族。

 

 

你早就已经过了热血的年纪,连人带公会一起穿越到这个古怪的异世界后,可以说是恨不得呼吸都经过计算,生怕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安斯艾尔遭遇不测。

安斯艾尔是以前公会的大家努力多年才创造出来的辉煌,即使大家在你之前纷纷A了游戏,你也一直坚守着,直到游戏闭服。

因为只有在游戏里,你才感觉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所以为了那些曾经发自内心感到快乐的时光,为了那些曾经对你示以温暖的人,还有那些大家辛苦创造出来的、就像是怀胎十月才生出来的孩子们,你都要保护好安斯艾尔。

绝对不能出错,绝对不能让安斯艾尔的大家受到危险。

这是深刻在骨子里,比龙族本性还要深厚的东西。

 

 

然而这一切,你苦心经营的一切,都被你派出去的小小鸟打破了。

即使本性是人,龙族的脾性也已经渗透到了你全身各处。只有压抑过那种暴虐欲之后,才会知道龙族有多么冲动和易怒。你不敢出去,不管是看到亮晶晶的东西亦或者是被人挑衅,最后的结局都只能是你变回本体一巴掌四十、一尾巴八十。

听手下说,这片大陆已经有三百年没有出现过龙了,全大陆的龙骑士都巴巴的等着龙出现去驯服,你要是出去就是自投罗网,连骨头都不剩的那种。基于这些原因,你只好安安分分的待在安斯艾尔,由小小鸟充当你的眼睛。

小小鸟是公会最下等的NPC,只有人形而没有过高的思想,能够将视线所见一切记录下来并复述给你听,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用了。

安斯艾尔强大而邪恶,在游戏中就饱受玩家诟病,简直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之前全服玩家对安斯艾尔有过三次大型围剿,虽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但是安斯艾尔是魔窟的消息也就从此根深蒂固。

那种在全服围剿下,按键盘按到美甲亮片都缺了一块的感觉,真的经历了一次就再也不想经历了。

而且现在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实力,所以还是谨慎为好。

走一步想三次,你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结果就在今天,这一切毁于一旦了。

 

 

你的小小鸟们除了给你带来讯息以外,也会为你天南海北的搜罗各种珍宝,也不知道它们是从谁那里知道,恶龙就该配公主。

那群小小鸟竟然就真的潜进五大帝国去给你找公主了。

听说上一次向你汇报的时候,大厅外绑了一排公主,就等着和你汇报完了以后,直接全部送到你的销金窟,然后你还没有听完,就捏扁了一个黄金酒杯。

公主们从哪里来又被送回哪里去。

碍于龙族的人设,你面对安斯艾尔的大家从来都是只给它们畏惧,因为之前公会大家创造的NPC大多数也都是混沌阶级,所以你还是有所防备的。至于内心那一系列大戏,为了防止自己人设崩塌,自然是不能让它们知道的。

而你的那些小小鸟,以为你不喜欢公主,于是给你抓来了王子。

注意,还是直接敲晕了放到专门的独立空间里面。

怎么看都是仗着人多势众上去,结果人海战术无用直接改用阴招。

你看着这个被抓来的王子坐在你的座位上,喝着你珍藏的美酒,脚下还踩着你的金币,眼中带着嘲讽。

干!

强制冷静让你没有在第一时间因为自己的金币被别人触碰而变回龙形,面不改色的站到了这个一点也不像王子的王子面前,带着些居高临下,“我为我手下的事情感到抱歉。”

在看清王子那双眼睛以后,你阖上了那双瑛绿色的眼睛,压抑着自己上手挖人眼球收藏的冲动。

“我的手下在之后会将你完好无损的送回去,并且为了表示歉意,我们也会奉上自己的诚意。”

随便拿点外面没有的东西应付应付吧。

快点走,快点走啊。

你的手微微的颤抖,这个王子在勾引你,勾引你把他的眼睛挖出来,放在漂亮的小盒子里,摆在自己最得意的收藏架上。

这种冲动,真难压抑。

你这么想着,一时不察没有注意到王子的动静,结果等到你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王子就站在你的面前,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摸着你头上的龙角,一脸的考究。

“哦?竟然是真的啊。”雷狮看着你因为被摸了龙角以后身体猛地一抖,紫水晶一样漂亮的眼睛里满是趣味,想不到他竟然会见到龙,那个传说中已经在大陆上绝迹的传说物种,一开始只以为是不入流的杂碎来暗算他,因为想要看看这群奇怪的东西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所以干脆顺着它们的心思来到了这里。本来想着如果没意思就直接杀了他们,结果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这就是到了今天,也依旧有人信奉的物种吗?

雷狮毫不掩饰其目光的将你从头打量到脚,嗤笑出声,早就应该滚进史书里的东西还出来干什么?等着被那群如狼似虎的术士和骑士抓住吗?

“别碰我,人类。”随着清脆的声响,放在龙角上的手被人打开,裸露在外的皮肤显露出一片红色。

生气了?雷狮看着面前这个龙族女人瞬间从绿色的人眼,变成燃烧金色的龙睛,手臂折回,无奈的耸肩双手放在胸前。

“喂喂喂,不要生气啊。”他扬起下巴露出一个邪气的笑来,“你不是说要送我回去的吗?”

他看着那双金色的龙睛瞳孔缩成一线,有恃无恐“你总不能把我的尸体送回去吧。”

冷静!不要冲动!你的瞳孔因为暴躁而颤抖着,真想把这双不知死活的眼睛挖出来,直接捏爆!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你压抑住龙族狂躁的本能,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要派出更多的小小鸟了。

你毫不掩饰自身的威压,走过之处,安斯艾尔坚实的墙壁纷纷碎裂爬上了蛛网一样的裂缝。

恶劣的家伙。

竟然敢挑衅龙。

不知死活。

明明刚刚还是一副要挖出他的眼睛来的样子,竟然会因为他几句话就平息怒火,这家伙,真的是龙吗?

他坐在舒适而华丽的座椅上,信手抓起一把金币,手指张开看着那些闪闪发光的金币从指缝漏出,嘴角一歪轻嗤一声。传说中的物种,完全凭依本能与冲动行动的物种,竟然也会犹豫和迟疑吗?

智障的家伙。

明明有着强大的力量却不去使用。

脑子有病。

 

 

帝国人民最喜欢的王子雷狮被龙绑架了。

王子。

龙。

绑架。

整个大陆在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都沸腾了,卧槽那可是龙啊,即使在三百年前,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稀物种。一时间各种探险小队、冒险家、屠龙者像是蝗虫一样倾巢而出,只为了去寻找那瑰丽的物种。

当然这些人大多数都死了,连安斯艾尔的外部结界都没摸到就死了。

你窝在销金窟里听着小小鸟传递回来的消息,一手托腮,一手在制作成骷髅样式的扶手上、合着节拍敲敲打打。

自己就这么暴露了,你有些头疼,所幸那些人类只知道你这个龙的存在,并不知道安斯艾尔的存在。

该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吗?

你抬起眼皮睨了大刺刺坐在你对面的雷狮,毫不掩饰自己的厌烦。

这个王子到底什么时候走?

他把这里当成他的行宫了吗?

干脆直接怎么来的就怎么走好了,你的手指蠢蠢欲动。

“只说那些鶸干什么?”雷狮倚靠着座椅,双手环胸。“教会呢?教国呢?他们出手了吗?”

你惊诧的看向雷狮,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帮你的敌人吗?你的眼神这么说。

接触到你的眼神,他冷笑一声,那些人到底是为了他,还是为了龙,这不是很浅显易懂的事情吗?

现在想要帮她,只是因为自己想要帮她而已。

 

 

不出雷狮所料,教国确实有着行动。

依凭着所谓的神谕,他们选出了一位屠龙的勇者。

一位有着木槿色眼睛,泛着月光柔和光泽银发的,像是冰雪一般俊美的勇者。

贪婪的恶龙,柔弱的公主(x),还有浴血奋战的勇者。

齐了!

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忍不住鼓起掌来。

是要有多么天真才会认为区区一个人类勇者就能讨伐一条龙。

而且还是一条身负冠位魔法,近乎于不死不灭的龙。

这些人类虽然天真的可怕,但是在给你找乐子这件事上,总是有着无穷的天赋。

“你们把这个人绑过来。”你指了指镜面魔法上映照出的,属于少年的脸,“做干净一点,不要让那群家伙知道安斯艾尔的存在。”

你看着镜面魔法中少年像是冰一样干净的眼睛,恶趣味几乎要浓化成实质。

真想去开发一下这个孩子的欲望啊。

整天一副冷冰冰、苦大仇深的样子,一看就是生活没有丝毫乐趣可言的家伙。

如果不是雷狮还在这里的话,还真想狠狠的欺负一下这个勇者。

你想到那个美妙的画面,舌尖舔过嘴唇。

或许把雷狮这个麻烦鬼送走以后,你会把那个小勇者留下来玩玩。

对,只要送走雷狮,你的好日子,安斯艾尔的好日子就来了。

你看了看被雷狮糟蹋的金币,还有那些被欺压的死气都不敢往外冒的亡灵法师,脱离职场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的胃,久违的痉挛了起来。

 

 

你想多了。

雷狮不仅没有走,他还在看到前来搭救他的勇者时,将勇者一拳闷倒在了销金窟。

???

这不科学。

按照正常的剧本来说,雷狮应该在看到勇者到来的时候喜极而泣进而逃脱你的魔爪,你让手下意思意思打几下,然后放水,最后所有人皆大欢喜该干什么干什么。

但是自从雷狮来了以后,就没有一件事情是按照套路来的。

……

一失足成千古恨。

雷狮拉着小勇者的衣领子把他扯起来看了看,然后将人毫不留情的扔回地板上。

“谁要回去啊?”他非常不屑的睨了你一眼,“我说了我要现在回去了吗?”

然后不容你回绝的,安斯艾尔又多了一个人类。

之前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把这两个人一起打包带走,但是每一次,你派出的人手,总是被雷狮电成灰烬。

造孽。

你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现在变成龙一爪子一个把他们扔回去还来的及吗?

 

 

你没有限制格瑞的自由,但是也没有给格瑞以自由。

毕竟也是个勇者,还是一个人类,要是把这里的消息传回去就很苦手了。

你说说好好一个前途无量的少年郎,最美好的年华撩不了妹、挣不出名,每天呆在邪恶的大本营,面对着自己这个邪恶的化身,还有雷狮那个魔鬼转世,孤苦伶仃,形单影只,连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

做什么不好,非要做勇者,讨伐什么不好,非要讨伐你。

看看看看,栽了吧。

年轻人,嘁。

基于对格瑞的这种同情,你开始关照格瑞,当然,是以龙族的方式。

像是嘲笑格瑞才破壳而出的幼龙都不会喝牛奶,和时不时的言语调戏这种东西,都是发自内心的,属于龙的关怀啊。

一开始,面对你的各种骚话和各种装逼,格瑞还会“嗯。”一声作为回应,但是到了后来,他回给你的,就只剩下“……”了。

“格瑞!让我来带你去看看极乐的顶峰吧!”

“……”

“格瑞!你腰这么细抗的动刀吗?”

“。”

“格瑞,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想打架吗?”

“……。”

 

 

王子没有带回来,勇者也折了,帝国一半的面子都没了。

国王因此大怒,不顾群臣阻拦把自己最贴身的圣殿骑士团派了出去讨伐恶龙,你从镜像里看的真切,那个国王为了把圣殿骑士团派出去,前后砸碎了三个花瓶,捏断了五支笔,踹跑了两个仆从,还让所有大臣滚,脾气看起来比你这个龙族有过之无不及。

令人咂舌,你看着圣殿骑士团的团长苦哈哈的挥师而下,向着安斯艾尔进发,然后对着自己的手下打了一个响指。

任何一个世界的圣级骑士团都不容小觑。

至少你是这么想的。

于是,当那个和你有着相似眼睛的骑士长突破了安斯艾尔的结界,艰难的挺进,最后到达了安斯艾尔的门口时,你喝退了手下,化出龙形就打算一巴掌四十。

“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恶龙啊,你将为你的恶行付出代价!”帅气异常的骑士长握紧手中双剑,手臂一挥让剑气潇洒的缠绕周身,全身肌肉紧绷蓄势待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忍了一下最终破功,这个骑士长真他娘的是个人才,这种浮夸的画风——噗哈哈哈哈哈哈不行要忍住!

……不行忍不住了。

帝都最受大姑娘小媳妇爱戴的骑士长安迷修看着你仰天大笑,一脸懵逼。

每每你笑声略有止住,看到安迷修,又再一次点燃了笑点。

安迷修就这么尴尬的站在原地,看着你笑了半个小时。

“人类,你很有趣。”你笑到喉咙都有点沙哑才止住了笑,金色的龙睛像是燃烧着火焰,“我不讨厌这样的人。”

说完,龙尾甩了甩,在石头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白痕,地面都随着你的动作颤抖。

你看着安迷修在地动山摇里滑稽的维持身形,恶趣味翻涌。

安迷修被你捏着腰一脸懵逼的带回了安斯艾尔。

 

 

“你这条恶龙快点放开在下!”没了双剑的安迷修用拳头击打着你的爪子,脸颊因为气愤憋的通红“不要羞辱在下!”

人类那点被软肉包裹的小拳头怎么可能伤得到你,安迷修打在你爪子上的力道,在你眼里连给你挠痒痒都不够,顶多就像是有苍蝇落在身上的感觉,很轻,但是还是很烦。

是自己太迁就他了。

你被安迷修喋喋不休的话吵的心烦意乱,不再用爪子悄咪咪的给他挡着风,翅膀用力一挥,就是将速度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如你所想的那样,安迷修的嘴巴被灌了满嘴的大风,自顾不暇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才对嘛。你满意的想,要是继续聒噪的话,你说不定会因为烦直接把他从这里扔出去。

但是如果真的把他给扔出去,那么你就是和人类结仇了。

 

 

你对于安迷修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好感,很难说清这是为什么,或许是你的那点人性在作祟,但是不管过程怎么样,最终结果都是,你把人给带进了销金窟,还招了人来给他疗伤。

“安静一点,小骑士。”你一爪子堵住他的退路,“满心感激的接受龙的馈赠,再多说一句我就捏死你!”

安迷修还在挣扎。

冥顽不化。你气的忘记自己现在还是龙形,未加修饰的声音性感而撩人。

安迷修停下了,他看向你的眼中满是震惊。

“你是条雌性龙?”

你变回了人形,半蹲下拉扯着安迷修的脸颊,一脸嘲讽。

“对啊,你现在落入女魔头手里了,害怕一点。”

安迷修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命定之人竟然是一条龙。

师父,在下要屈服于美貌了……

 

 

后来安迷修知道他要解救的王子是雷狮的时候——

“什么,竟然是那个恶党!”

“小姐您怎么让他活下来了呢?”

“在下不救了。”

 

雷狮听到安迷修的言论以后——

“你怎么又到我眼前来恶心我了?”

“滚。”

“想打架吗?”

 

格瑞看到雷狮和安迷修打架的时候——

“……”

“离远点。”

“……你离他们远点。”

 

 

在三个人类或故意、或无意,将安斯艾尔搅得鸡犬不宁。你几乎每天都要盯着他们,或者说盯着雷狮不要让他自己去找麻烦,又或者拉住安迷修让他停止对哥特林改邪归正的教导。

你焦头烂额,自顾不暇,自然就不知道,帝国的王在王子没有带回来,勇者折了,骑士长也下落不明的刺激下,终于不顾一切率队亲征,直言要把那条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龙抽筋剥骨。

他气势汹汹,过五关斩六将,入险恶之地如入无人之境,最终,他终于站在了邪恶的大本营。

一棍子横扫涌到身边的骷髅大军以后,嘉德罗斯冷哼一声,一脚踹开了最后一扇大门。

在门后面,他看到王子雷狮和骑士长安迷修一左一右站在一个漂亮女人身边,那个女人就像是夹心饼干一样被压在中间,一脸的生无可恋。而在女人手边不足三米的地方,勇者格瑞正在擦拭他的烈斩,看到有人携带着浓重杀气进来以后,他将烈斩横在身前一副格挡的姿态。

那个女人看到嘉德罗斯,愣愣的看了他几秒,然后喜极而泣。

“你咋才来啊!”那个女人声音极大,像是解脱了一样拉着长腔。

“快把这些人带走吧,你的国家需要他们。”

那个女人握住他的手拍了拍,一脸的慈祥:“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创造召唤阵把你们都送回去。”

嘉德罗斯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但是在他之前,一道闪电和一声“小姐”就已经先他一步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啧,你还想着送走我?”雷狮拉住你手腕的手不断的收力,鸢紫色的眼中似乎囚禁着崩腾呼啸的雷:“你当我想绑就绑,想送就送?”

“小姐,在下已经发过誓要用在下的余生保护您了。”安迷修执着你的另一只手,眼神湿润像是无害的小动物,一脸的委屈:“骑士是不能背信弃义的。”

而你不为所动,只一脸希冀的看着嘉德罗斯。

“你想要我带他们走?”嘉德罗斯微笑的时候尖锐的小虎牙一闪而过,他将武器反手束在身后,抬高了下巴。

“那就跪下,做我的坐骑。”

看到你一副吞了苍蝇的恶心表情,他笑得更加肆意:“怎么?连这点诚意都拿不出来吗?”

“空口无凭的渣——渣——”

 

 

 

你看着自己偶然间从凯莉那里找到的,名字叫做《龙族首领的小美男,们》的小说,一脸的复杂。

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小说里面,为什么嘉德罗斯,格瑞,雷狮。安迷修的名字也都在小说里面。

你感觉你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但是你不想去细想。

是不是该把凯莉调回自己身边了啊,你揉了揉眉心,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叹了一口气,这些没有接触过人类社会的孩子,是被那些人类糟粕给荼毒了吗?

对,一定是这样的。他们还是孩子啊,还没有见识过社会的残酷与黑暗,很容易就会被别人代跑的。

你自己强行解释了一波,然后一脸苦大仇深的平躺在销金窟中用金币制作的床上。

当时就不应该这么骚,不应该屯这么多金币。

你在悔恨中入睡。

然后——

你今天依旧不知道,凯莉的小说是想警醒你,那几个男人在觊觎你的屁股。

 

End

— ···· ·—· · ·

评论 ( 4 )
热度 ( 303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