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你们不要欺负我这个老实人! 上

这个是和小可爱 @手部重伤抢救无效的千鹤 闲聊时聊出的脑洞

天朝高中生设定下的他们,女主大概是个老实人

ooc持续在线

————————————————————



你曾经想过,你通过一种兵不血刃的方法解决了几万名和你同龄的选手跑步前进到凹凸大学附属中学,可不是为了言情小说里所谓的校园清纯爱情的。

所以你看着身兼校霸和学院第四的雷狮占领了广播站给你下花瓣雨告白,只是面不改色的借了旁边凯莉的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抱歉,我还小。”

广播站播放的撕心裂肺的爱情歌曲戛然而止。

你的家庭只是普通的小康人家,只养你一个的话绰绰有余,能给你他们所想到的最好的教育,你从小被乐器班与辅导班包围,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但是很令人惊讶的是你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什么叛逆的心理,全身心的投入到你父母费尽心思与财力的栽培中。

爸爸妈妈只有你一个孩子,如果以后不能挣足够的钱给他们养老就不好了。小时候惯例每个周末你都要去陪爷爷奶奶吃一顿饭,老人家没什么爱好,整天开着电视打发时间,也就是那个时候你看到电视上诸如《震惊!子女因为没钱将70老母拒之门外》,《这个儿子竟然为了钱对父母做出这种事!》和《女人如果没有稳定的工作与收入会怎么样》这类噱头居多,堪比八点档的新闻,给自己建立了初步的三观。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果然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

你小时候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春游的时候拒绝了同班男生伸过来想要把你拉上台阶的手,结果因为台阶上有青苔而滚下了台阶,从此半年的体育课都与你无缘。

明明他们很恩爱啊为什么你对男生有主动规避功能呢?你妈妈带着你出门逛街看着你拒绝了一路小男生示好的糖果饼干,感觉十分心塞。

“如果被那群家伙骗走就不能每天都见到妈妈了。”小小的你坐在甜点店的高脚椅上晃着白嫩的小腿,专注的消灭着面前的乳酪冰淇淋。

这是天使吗?你妈瞬间被你毫不自知的行为语言和表情萌的一颗心都软化了,现在如果你和她提任何要求估计她都不会拒绝的。

算了孩子还小,你妈妈这么安抚着自己,哪有成天想着嫁女儿的啊,更何况这还是贴心小棉袄,自己宝贝着还不够呢哪能让别人抢了去。

你妈这个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让她自己未来万分后悔的决定。

回归正题。

凹凸大学附属中学里大佬云集,像你这样在外面用一支笔过五关斩六将混的还算不错的学生,到了这里一下子就跌到了中等。

第一次校考成绩出来你站在成绩榜前面,指甲掐进了手心都毫无知觉,只是死死盯着自己不高不低显得分外尴尬的名次,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咬的嘴唇发白,如果没有办法变成这里的前一百名,那以后就不能保证能够进入最好的大学,如果不能进最好的大学,你以后还怎么赚钱?怎么养父母?

以后要更加努力的做题了,你暗暗下定决心,决定高一一整年都与五三和辅导班作伴。

结果三个月下来你变成了学校102,与前一百咫尺天涯。

……

为什么凯莉就一点焦急的意思都没有呢?你托着腮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数学卷子,以及压在数学卷子下面更加不忍直视的物理和化学卷子,脑壳子疼了起来。完全靠文科打下江山的感觉可真尼玛刺激,这样下去只能选文了吧,虽然理科那边你一点都想不去,但是爸妈应该是想让你去理科因为好找工作。

但是理科完全不行啊!你趴在桌子上泪流满面,甚至在心里祈祷,神啊让我理科好一些吧只要让我理科好一些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神没有听见你的祷告,但是凯莉听见了。

你的好友一脸幸灾乐祸的戳着你愁云惨淡的脸,“呦呦呦,本来就不好看了这下脸皱起来简直老了十岁。”

“凯莉不要吓我啊。”你拿开凯莉作乱的手指,手往桌肚里伸想要去拿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真像凯莉说的那样丑爆了,结果却意外的摸到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自己的地盘突然出现以前从没出现过的东西当然要拿出来看一看啦。

你拿出来一看,包装十分简洁大方的礼盒,绑礼盒的丝带下面还压着一张小卡片。

这是什么东西?你脸一瞬间纠结了起来,告白……吗?

你抽出卡片看了一眼内容,还真是和包装一样简洁大方的语言,“放学来天台。雷狮。”

旁边的凯莉一听你念出雷狮这个名字接着来了兴趣,半个身子撑在你肩膀上从你手中接过卡片,反复看了卡片正反面好几遍,吹了一个口哨,“可以啊你,竟然让雷狮约你去天台。”

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可以吹口哨呢。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有些烦躁的拿过卡片,晃了晃盒子,“雷狮——是谁?”

凯莉含在嘴里的棒棒糖差一点噎住。“喂喂,你是在和本小姐开玩笑吗?雷狮你都不认识,这三个月的学你是白上了吗?”

“没有啊,”你一脸认真,“你看我这不是从中游爬到102了吗?”

凯莉静静的看了你一会,确定你真的没有在和她开玩笑,用手捂住眼睛,叹了一口气,“真是败给你了。”看你仍然用那种又认真又不解的眼神看着她,竖起食指虚空晃了晃,“雷狮,我们这届的第四名,同时也是我们学校的校霸,整天领着一群小弟在学校里到处乱逛,是很危险的人物。”

“哦——”你乖巧坐姿的做好,突然问了一个让凯莉猝不及防的问题,“又是校霸,又是学院第四,他是怎么做到的,会不会时间不够用啊?”

“雷狮的话是不存在时间不够用这一说的,”凯莉看向你的眼神里不知为何带着怜悯,“他一个星期能有一天是完完整整听完课丹尼尔就该烧高香了。”

“……”脑子笨限制了你的想象力,你原本还微笑的脸在听到凯莉提供的情报后逐渐僵硬,半晌,又挣扎着说,“那他一定上辅导班的——”

“不会!”凯莉好不留情的击碎你剩下的一点幻想。

哦,让人悲伤的故事。你决定冷静一会但是凯莉丝毫不给你缓冲的机会,指尖在手机上迅速跳跃着,没过多久就把手机怼到眼前。

“喏,这个就是雷狮,长得还不错,就是性子太恶劣了。”

你想推开凯莉的手,但眼睛瞟到屏幕上那个张扬的少年,马上接过了手机,“这就是雷狮?!”你看着屏幕上A到日天日地的紫眸少年,一张脸都快变成暴走漫画了。

我的天啊,你恨不得把手机看出一个窟窿,我当初就不应该多管闲事的。

之前一个暴雨天你为了不淋湿全身而抄小道走捷径回家,大雨遮盖住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息,导致你都走到雷狮跟前了才注意到这里还坐着一个少年。大雨,小巷,受伤的少年,路过的少女,多么充满复古气息的言情小说套路啊,如果稍微努力一下简直就能成真了,你心里也只是稍微过了一遍自己以前看过的言情小说,并没有太多想法,不惹事上身为好。你撑着伞贴着墙走,走到看起来毫无知觉的少年跟前,忍不住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还是你们学校的校服,只是这穿的乱七八糟的样子怎么看也不想是好学生啊,这个样子的话你就更不敢帮忙了啊,你为自己的漠视找了理由,小心翼翼的避开少年肆意伸开的双腿,以为自己马上就能离开这是非之地的时候却被他拉住了手腕。

“鶸,看见我受伤了还不帮忙,是想吃拳头吗?”少年抬起那张满是血污的脸,那双之前一直看着地上的眼睛现在直直的撞进你的视线。

好漂亮的眼睛,里面像是有星河一样。你被那双眼睛看的一愣,感受到手腕上的疼痛才为自己刚刚被迷惑住的事情暗暗懊恼,“我想我并没有这个义务!”你尝试着挣脱他的钳制,但是你这个从不上体育课缺乏锻炼的渣哪里能和逐渐长开的少年比力气,挣脱不过你就放弃了将自己的手腕收回来的想法,任由那只胳膊被雨淋了个透心凉,死活都不想靠近他半步,“我可以给你报警和叫车,还能让你家人去医院接你——你放手好吗我手腕快被你握断了!”

那是你第一次见有人求着别人帮忙还一副二大爷样子拽的不行,把他送到医院抽空就溜了,医药费报销什么的连想都不敢想。

有了前一次打交道的经历你一颗心接着就提起来了,要说别人把你叫去天台你还能想想或许是哪个不长眼的要和你表白,但是雷狮——呵呵,你觉得他只能是因为从没被人看过他狼狈的样子决定把你杀人灭口,不对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杀人的……也就说雷狮要恐吓你!

你觉得自己的想法完全没毛病,顿时看着桌子上那个礼盒的眼神开始变得惊恐,“凯莉你说雷狮是不是要找我收保护费啊。”你抓住凯莉的衣角可怜兮兮,“我之前半个月生活费都砸在雷狮医药费上了,难道他一点活路都不给我留吗?”天知道你没了半个月生活费以后过得是什么穷苦日子,有事没事就要被凯莉救济一下,连坐在你后桌的格瑞都看不下去你的残样分你一盒牛奶。

“没那么夸张啦~”凯莉语气荡漾的回复你,眼冒精光“我和你一起上天台,就在门口等着,你一有事我就报警,怎么样?本小姐对你好吧?”

不,听起来更吓人了好不好。你十动然拒,抓着手机心情悲壮的走上了天台,过半个小时就要晚自习了,今晚数学老师要来盯自习,如果自己今天迟到只怕他就要连着以前数学课上写历史的帐一起算了。

你本着速战速决的心思上了天台,却没想到天台连门都没开。你忍住了爆粗口的欲望,转身就要下楼梯,结果转身差一点就把鼻尖怼到雷狮胸上。

你吓得后退了一步,这惊慌失措的样子显然逗乐了雷狮,他很不留面的当场就笑出了声,“你是不是傻,身后有没有人都感觉出来吗?哈哈哈——”

好气啊,你捏紧手机,但是打不过啊。你忍了半天,挤出一个礼貌而僵硬的微笑,“你找我有事吗?”

雷狮眼睛扫了你一圈,勾勾唇,头一抬用下巴指了指天台,“上天台再说。”

学校钥匙不是只有学生会和总务处才有的吗,难道说雷狮竟然也有?你侧身让雷狮过去,一脸探究的看着他以为他马上就要从哪个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来,结果就看见雷狮一脚揣在门锁上。

“……”社会社会,惹不起惹不起。

“我雷狮不是一个喜欢欠别人东西的人,你那天帮了我,虽然有几分真心我不知道,但是这个人情我还是要还的。”雷狮大咧咧的坐在天台上,头上那根在你眼里就是围巾的头巾尾端正随风飘荡,他接受到你满是错愕的眼神,得意的笑了笑,“我可以满足你任何要求,只要不过分。想要我以身相——”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你握着手机星星眼,看到雷狮撮着笑点了点头,心跳都快了起来,“那你能把之前我垫付的医药费报销吗?”

雷狮的笑容接着就僵住了。他嫌弃的看了你一眼,给自己的小弟打了个电话,没过一会就有一个穿着凹凸附属初中校服的男生拿着一叠票子上了天台,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你对雷狮的认知当即又上了一个层次,这种人可不能惹,惹了就是引火上身。

你接过钱数了数,叫住了带着小弟正往门口走的雷狮,“你钱给多了,我支付宝转给你。”

这家伙是不是傻!雷狮看你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稀世白痴,本来一开始说的以身相许只是想吓你一下,谁知道你直接要他报销医药费,钱给多了还要再转,不是傻是什么?

“弱鸡!”雷狮骂了你一句,不理会你的呼喊几下就没了踪迹。

这人有钱烧的吧,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见那个被雷狮叫来的小少年因为你挡在门口出不去,所以一直盯着你,你们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下,你举起了手机,“你有支付宝吗?我把钱转给你你再去转给雷狮。”

凯莉晚自习的时候看到你发过来的信息,笑趴在桌子上,也不顾数学老师还在上面瞪着她,过了一会又撑起身笑的花枝乱颤,“凯莉同学你怎么了?”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瞪着她。

“没有老师,”凯莉瞬间收住了笑,一脸严肃“我只是发现数学最后一道大题还有另一种解法,所以有点控制不住。”

数学老师信了你的鬼话!你趴在桌子上深深地自责自己不该上课和凯莉说这件事情,不然凯莉现在也不会被数学老师抓上去要求用另一种方法解出数学最后一道大题,那可是数学最后一道大题啊!在你眼里简直就是永远无法攀登的高峰,你做梦都没梦到过自己能把最后一道题做出来过。

凯莉上去了,凯莉又下来了。

这么快!你撑起身子抬头去看数学老师,可别是因为凯莉做不出来所以现在正在生气啊,你有些担心凯莉,结果你看见数学老师拿着凯莉才用的粉色糖果香的演算纸在讲桌上飞速验算着,过了半天举起那张演算纸一脸激动,“实在是太厉害了凯莉同学!”数学老师一脸兴奋,拿出一支粉笔敲了敲黑板,“同学们抬一抬头,现在老师给你们讲一个更简单就能得出最后一题答案的方法。”

我的朋友是隐藏的数学大佬,这个消息比雷狮不上课就能考全校第四更让人伤心,你难过的趴在桌子上,五三都不想做了,后桌的格瑞难得看到你这个样子,用笔戳了戳你的后背。

“嗯?”你很丧的回头看了一眼格瑞,“有事吗?啊,对了,”你从桌肚里拿出一盒牛奶递给格瑞,“之前谢谢你了。”

格瑞看了你一眼,没有接牛奶,“你还有钱?”

“嗯,医药费被报销了,所以接下来你的牛奶就由我包了。”你信奉绝对不欠别人,能还赶紧还,之前吃别人的是迫不得已,所以一有钱就要接着还给人家,还要加倍的还给人家,牛奶也不要多少钱,每天精打细算一下还是能支付得起的。

免费的牛奶。格瑞心里一动,又用笔点了点你的后背,“你想学数学吗?我教你。”

格瑞的教学方式,列公式,心算,得出答案。“懂了吗?”他笔尖在本子上点了点,偏头看你。

“……”你这是在欺负我这个数学白痴。

格瑞的教学一点效果都没有,你不仅一个题没学会,还浪费了一晚上的自习时间,造孽,你连文科作业都没写完,只能抱着书回宿舍继续挑灯夜战。

“我的天你怎么还在学习啊!”你上铺的艾比端着外卖奶茶一屁股坐在你床边,睁大了眼睛,“在教室就算了,怎么回来了还再学,不是姐说你,你在这样下去皮肤一定就不好了。”

不会吧,你摸了摸脸,虽然作业很重要但是脸更加重要,纠结半天你决定挣扎一下,“但是这门作业明天就要交的……”

“怕什么!”艾比拍了你一下,凑到你旁边呆毛怼到你脸上,“来给姐看看你在做什么作业?哈?英语啊!”艾比更加大力的拍了你的肩膀一下,“不用担心啦,明天我去和那个呆头骑士说一声,让他收作业的时候不要记你的名字就好了。”

呆头骑士又是谁?你一脸苦逼的看着艾比,难道我已经与社会脱节了吗?怎么现在这群小姑娘嘴里冒出来的词你没几个听得懂的呢?不过既然说到英语又说收作业的话,那你也只能想到安迷修了,以你对安迷修的几面之缘虽然他喜欢耍帅而且每次都不成功,但是是一位很热心的同学,你之前抱着整套五三回教室的时候他从你身边经过,本来都走开了的,但是又折了回来,问你需不需要帮忙,能自己做的事绝不求人,你当即摇头拒绝,结果手一软书掉了一地,你当时尴尬的要死,倒是安迷修笑笑蹲下把所有书捡起来抖掉上面的灰尘,往你手里递了两本书,剩下的全部都抱在自己臂弯里,“小姐只拿这两本书就好,就让在下送您回教室吧。”你对安迷修的初始印象特别好,这个时候听见艾比语气这么嫌弃的说他,忍不住小声的替他辩解了一句,“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如果被老师知道了安迷修会受罚的吧,还有啊艾比,小姑娘怎么可以随便给别人起外号呢,别人听见了会很伤心的。”

艾比最受不了的就是你这时不时的老妈子心性,又吸了一口奶茶闭着眼睛摆了摆手,“哎呀你就不要管啦,安迷修可是全校第五哎,老师把他放在手心里捧着还不够呢怎么会罚他?”说完把奶茶拄到你嘴边,“快放松一下吧,要不要试试我新买的面膜?”

你内心挣扎了一番,咬住了吸管,“要。”

话虽然那么说,但是你还是在早自习结束的时候赶出了作业交到了安迷修手里。

“十分抱歉,”你微微低着头,“还要麻烦你再去一趟老师办公室。”

“没事的,”安迷修接过你的作业本看着你头顶的发旋温和的笑着,“能为小姐效劳是在下的荣幸。”

虽然很想吐槽安迷修的语癖,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摇了摇,“十分感谢,如果有什么我能帮的地方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做的!”能不欠别人就不欠别人,这种平常班里经常发生的事情你从来没干过,所以当然不知道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可以说是很与世隔绝了。

“没事的小姐。”安迷修看着你,觉得你这个小姑娘和其他小姑娘好不一样,不会卖萌不会发嗲整天就泡在卷子里面,真是女生里的一股清流。

“我文科很好的,如果文科上有什么东西我能帮的上忙的话请一定要和我说。”你急吼吼的推销自己,听见预备铃响起以后,忙对着安迷修摆手,“浪费你太多时间了——如果需要我帮忙一定要和我说啊!”

这位小姐真是——安迷修有些哭笑不得,掂了掂手中的作业本,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在上课的时候,你收到了一个翻山越岭递过来的小纸条。在下能不能请小姐帮忙一起磨一下话剧社的剧本?OK啊,完全没问题啊,你趴在桌子上对着最后排的安迷修比了一个OK的手势,没注意到台上的历史老师正瞪着你,如果不是你这次历史成绩给她挣了光,她现在一定要让你罚站了。

那之后连续一个星期你都和安迷修泡在话剧社分配的教室里磨人物的神态动作与措辞用句,当然你为了向安迷修证明男主角不能写的那么恶心而专门把安迷修当做女主演了一遍台本中倾诉衷肠的情话搞得安迷修面红耳赤这样的事情,就是后话了。

最近除了担心自己名次和成绩下滑以外,你有了新的担忧。

晚自习上的好好的,你五三写的好好的,后边格瑞又用笔戳了戳你的后背,来了来了又来了!你内心警钟大作,回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格瑞啊,有什么事吗?”

“补习。”格瑞拿着数学卷子一脸正经。

看你这张脸我差一点就信了你的鬼话!连续三天被格瑞占用了整个晚自习时间的你在内心怒吼,就算数学很重要也不能为了数学放弃其他科啊!

“抱歉,但是我今晚不想学数学了。”

“我知道的,”格瑞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数学补习的够多了,所以今晚补习物理。”

“……”

“你觉得我补习的不好吗?”格瑞眉头一皱。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你摇头摆手,谁敢质疑学院第二啊,就算不会被老师瞪死,也会被格瑞的后援团戳死吧。

“那今晚继续,回头。”

其实格瑞你真的不用为了免费牛奶给我补习的,真的,就算你不给我补习,牛奶我还是要买给你的。

你愁眉苦脸的转过身子,看着格瑞那张俊俏的脸蛋,不自觉的走起神来,真是,长得这么好看学习也这么好,这种天才你大概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吧。

格瑞的物理教学方式,列公式,得出答案。

……连心算都省了!

高一的体育课基本上是不会被其他老师占课,这门课在所有学生眼里就是难得放松的机会,但是你巴不得体育老师和哪个老师出去打麻将把体育课给输了,就算是上数学也可以啊,在你这个体育永远及不了格的人眼里,体育>数学=物理=化学。

天气预报上说最近一周都没有雨天,你只好蔫了吧唧的走在班级队伍的最后面,体育老师意思意思让你们跑两圈就自由活动都不能让你感觉开心一些,你生怕太阳把自己晒黑特意挑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从口袋里抽出掌心大的笔记本,开始背单词。

与其去玩还不如背单词,你想,马上就又要月考了,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提一提名次啊。

但是显然那个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才会被你拜一拜的老天爷看不下去了。

“你就是那个整天缠着格瑞的渣渣?”嚣张的声音从你头顶想起,你遵循本能抬头看,面前这个一个穿着校棒球服拿着棒球棍的男生看起来应该是上初中的样子,“有事吗?”你拿着笔记本一脸疑惑,你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和低年级的孩子有过交流。

“喂喂你开玩笑吧竟然连嘉德罗斯大人都不认识!”小少年身后的红马尾男生在你说话之前都是双手举着枕在脑后,在听见你的话后立刻瞪大眼睛放下手,向前走了一步大呼小叫,“那可是嘉德罗斯大人啊你一定是在逗我。”

“抱歉。”你被他的表情和动作感染不明所以的道了歉。同时你在心里搜索着嘉德罗斯这个名字,想到了什么,一脸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一脸不爽恨不得拿鼻孔看你的小少年,嘴巴无意识的张大。

“是今年学校第一的那个嘉德罗斯吗?!”你忍不住提高了音量,骗人的吧,这孩子看起来还没过16岁!

“还算有点眼力。”那个红发男生哼哼了一声,默认了你说的话。

咔嚓——你感觉自己随着那个男生点头的动作石化,接着又被狠狠敲了一下,随风化成了粉末。

大佬们都是怪物!你泪流满面,之前见了一个当校霸的学院第四,现在又见了一个小孩一样的学院第一,在他们的衬托下你感觉自己就像是尘土里的渣滓一样庸俗普通。

嘉德罗斯看着你呆愣的表情哼了一声,手里的棒球棍猛的一挥!

要死!你咬了一下舌尖无济于事的闭上眼睛,好一会你都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疼痛,悄咪咪的睁开眼,和已经怼到你鼻尖的棒球棍大眼瞪小眼。

“以、后、不、准、再、去、缠、着、格、瑞。”嘉德罗斯每咬出一个字棒球棍就你鼻尖上怼一怼,你生怕他一个用力直接打歪你的鼻子,一直向后倒,最后直接靠到了树上。这种刁蛮大小姐威胁女主角不要接近男主角的小说既视感是怎么回事!简直无力吐槽了好不好!

tbc

神使女主爆字数了,还没写完

评论 ( 29 )
热度 ( 518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