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了,就是你,你好甜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神创七日 <5>

是小中篇……去他娘的小中篇这分明是长篇!

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是最好的他们,这么想着就有了这个脑洞

受快穿文影响

当然剧情什么的和原作没有任何关系

ooc我的 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





11.

做人不能太自以为是。不管什么事情都是这样,有时候越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因为熟悉,因为胸有成竹,就越是容易摔一个猝不及防的大跟头;越是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越是会给人一个大耳光子。

你差一点就忘记自己是一个炮灰了,在你成功完成实验最后一步的时候,心情无法抑制的雀跃以至于得意忘形到忘记了那群上层人物准备炸毁这里,更忘记了要为这一切早做准备。

但是即使心里还清楚的记得要为炸毁早做准备,你最后还是只能先让嘉德罗斯出仓,根本不用过多的考虑,你没有办法阻断炸破,你也不会拆除炸弹,你只会撤除现在困住嘉德罗斯的机械品,你的选择从始至终只有嘉德罗斯。

还是太弱了。如果再厉害一些,如果再强壮一些,如果在研究所的这几个月再多学一些东西,大概都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抱歉……”你撑在嘉德罗斯上方,有液体不断自你的脸上滴落,是泪吗?眼睛明明没有湿润的感觉。

“抱歉……”你被强光灼烧过的视线现在模糊着,但是这并不影响你看见嘉德罗斯常年不见光的苍白皮肤溅上点点血花,嘉德罗斯,受伤了?你伸出手去擦他脸上的血迹,一抹就掉,并不是他的血,他没有受伤。

这是现在这糟糕境遇里的唯一一点安慰了。

想必现在自己一定分外的糟糕,你无力吐糟自己的状态,只是讲自己的头靠在嘉德罗斯的白衣上,“抱歉,我真的,非常抱歉。”

如果没有买玫瑰花,大概自己就不会被抓走,如果抓走的时候辩解几句而不是自己背了所有的错,大概嘉德罗斯发怒的时候你还能安抚几下,就算精神被碾压成粉末也是应该的。

如果你没有做那些多此一举的事情,嘉德罗斯大概不会被他们铁了心的要摧毁。

蝴蝶效应。

是你的错。

那朵玫瑰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玫瑰,你看过了,你把你当时看到的那朵含苞待放的玫瑰放进了心里,觉得这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玫瑰,但是嘉德罗斯从来不是你一个人的玫瑰,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困住这朵玫瑰,让这朵玫瑰还没有绽放就被迫凋谢。

你喜欢嘉德罗斯,比喜欢更喜欢。





嘉德罗斯看起来和你们第一次见面时没有什么变化,他抬起手触碰到你的侧脸,手指被你额头上不断留下的血染污,“你受伤了。”他复述着这个事实,指腹摩擦着你的皮肤,“你感受不到痛吗!”他擦去让你的睫毛黏在一起的血液,一瞬间暴怒无比,“你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

“不碍事的。”你笑了笑,想要像以前安抚嘉德罗斯暴虐的精神一样安抚现在的他,但是你的身体已经透支了,虚透了,再也没有精神力可用了。

大限将至。

你清楚的知道这一点,阻止嘉德罗斯要扶起你的动作,有些话在你走之前还是要和嘉德罗斯说的,不然你心里始终放不下。

所以那个眼神到底是什么呢?你在嘉德罗斯的白衣上留下五个鲜明的指印,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冷,眼前发黑。你喜欢嘉德罗斯,只是喜欢这么简单浅薄的东西吗?

大概不止这些吧。他的强大,他的耀眼,他的脾性,他的一切,他的全部都在吸引着你。你喜欢着他,又钦佩着他,还羡慕着他。

多好的人啊。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这么好的人如果不能让更多的人看见,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不能让“嘉德罗斯”之名响彻,怎么想都是一种罪过。

“王——”你的眼泪不断滑落,扬起头费力的看着那个耀眼到仿佛要把人的视网膜都灼烧掉的人,露出一个你能想到,你能做到的,最欣喜的微笑,“我真心的钦慕您。”

你最后所能看到的只有嘉德罗斯睁的大大的眼睛,好像是非常不解你这个时候竟然要说这句话。

时间到了。

那只抓着嘉德罗斯衣角的手忽的松开。





“喂,虫子。”嘉德罗斯维持着那个要拉起你的姿势,面色如常,“我允许你在我面前沉睡了吗?”敢在王面前闭上眼睛,真是大不敬啊,等到那双眼睛再一次睁开,一定要把那双不把王放在眼里的眼睛扣出来,让她知道惹怒王的下场。

但是他怀里的你只是闭上双眼,额上伤口流血的速度逐渐减缓。真冷啊,嘉德罗斯再一次将手放在他之前幻想的是否比玫瑰还要柔软娇嫩的你的脸上,拇指慢慢摩擦着,的确比玫瑰柔软,但是,太冷了,嘉德罗斯托着你的脖子将你的脸贴在他一边的脸上,比营养液还要冷。

好大的胆子。明明之前问她阳光是什么感觉的时候她说那是温暖的、像是被人拥住一样的感觉,但是现在他抱住你,只能感觉到这具身体被之前的大爆炸震得骨头稀碎,正一点一点变得冰冷僵硬,一点都不温暖,他想。

胆敢欺骗王,罪加一等。

精神力倾巢而出,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找不到你的精神世界了。





爆炸所产生的余波逐渐散去,陆续有研究所的人被派回来查看情况。

[没想到那个人造人竟然还活着啊,还真是可怕啊。]

[他怀里那个人是——358!不会是被他抓去挡爆炸的吧!]

[那个女人也是笨蛋,竟然为了区区一个人造人丢了性命。]

[幸好死的是她,不然我们之前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

[还不如两个人一起死了的好。]

强大的精神力让他毫不费力的就听到了其他人的心声,如果是平常的嘉德罗斯大概早就已经拿着精神力碾碎这群人的灵魂了,但是这一次他看起来无动于衷,任由那群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在其中一个人碰到他衣角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按住那个人的脑袋就往地上砸。

一瞬间脑浆迸裂。

他站起来,长时间腿上压着重物的坐着令他起的晃晃悠悠,但他只是怒极而笑,一甩手上沾染的鲜血,那双黄金瞳像是燃烧起来,如同岩浆一般只是被扫过都让人浑身颤抖,他扬起头,高傲而又睥睨,“你们这群渣渣真是吵死了。”

话音未落他就像是金色的闪电一样冲了出去,明明是一折就断的骨骼和皮肉,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神兵利器,那些人几乎没怎么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击毙命,他在血肉交织的废墟上肆意的发泄着怒气,直到最后一个人也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才停下。

用这种手段杀人不是王应有的作为。他闭上眼睛,身体还没有很好的适应营养液之外的世界,他身子摇了摇,掉进那一片混杂着温热血液的泥泞中。





嘉德罗斯后来被圣空星的人接了回去,当做王储供了起来,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被刻意的掩盖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那些人命,那些攻击都像是做了一场梦。

他的力量逐渐展露头角,再也没人敢轻视他,他所经之处无人不是卑躬屈膝惶恐万分,他的脾气在那里被无条件的纵容,逐渐变成了你所熟知的那个放纵任性、崇尚力量的嘉德罗斯。

那朵玫瑰如你所愿绽放的惊心动魄,只是你再也看不见了。

再后来他去参加了凹凸大赛,只为了去寻找更加强大的力量。

他在那里看见了和你有着相似眼神的参赛者。

很少见,但是和你的眼神并不完全相似。他记起你之前提起过的“钦慕”,并没怎么往心里去,他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弱者的想法,之前就是在你身上出了大乱子,而你也用生命弥补了这一过错,他不会在同样的地方出两次错。

那个参赛者竟然胆大包天到敢跟踪他。嘉德罗斯听着雷德和祖玛的提醒,觉得那个参赛者多半是不想活了,就直接一棍子放倒了她。

要不是有些好奇那个渣渣为什么要跟踪他,他应该会一棍子送她去见创世神,结果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嘉德罗斯,我爱你!”这样的回答。

爱?他挥棍子的手一顿,打到一边的地上留下一个蛛网一样的凹陷,她刚刚说的是爱?“渣渣,你刚刚说你爱我?”大罗神通棍抵在那个参赛者的脖子上,无声的威胁着,如果敢骗我就杀了你。

那个渣渣依旧坚持那是爱。

他想起你的眼神,你的说辞,心脏突然又开始剧烈的跳动。

“你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吗?”他这么问祖玛,比起雷德,在这样的事情上他更愿意相信这个女追随者的回答。

蒙特祖玛迟疑了一下,会以肯定,“嘉德罗斯大人,我想她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啊。”他喃喃,突然撑着棍子大笑起来,“爱?怎么可能是爱呢?”那颗心脏像是被一只冰冷黏腻的手抓住一样,“别开玩笑了。”他笑得比哭还难看,突然抓住那个参赛者的衣领一脸凶狠的对着她大吼,“骗我有意思吗?骗我有意思吗!”

也不知道是在对着她说,还是透过她,对着那个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久的你说。

半晌,他渐渐止住了笑,看着那个明显被吓到的参赛者,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你连在王面前露脸的资格都没有,竟然还想用这种方式祈求王的注意吗?”

“做梦。”血花四溅。

雷德和蒙特祖玛从没见过这么不一样的嘉德罗斯,在他杀死那个参赛者以后皆是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一直走在前面的嘉德罗斯突然停下脚步。

“这场凹凸大赛还真是无聊啊。”他无意义的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中的元力武器,“走了,去找格瑞。”

这种胸口发闷的感觉大概只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打斗才能免去一二吧。

你还真是厉害啊,竟然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扰乱王的心。

他不懂爱是因为之前的知识中从没有提到过这种东西,那么你呢?你又是为什么呢?不懂?还是不说?

真想问一问啊。

tbc


 

为什么上来就给自己开地狱模式呢,我写的这么崩一点都没有把嘉德罗斯那种霸气写出来,写的和小女儿绣花一样,酸不拉几的

评论 ( 15 )
热度 ( 157 )

© 孙·傲天·日天·良辰·凌尘·汤姆苏·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