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你最喜欢的他们身体的一部分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你偏爱着嘉德罗斯的那双眼睛。

像是将太阳击碎把那耀眼灼热的光封存在他的眼睛,像是让世间最昂贵的黄金都自惭形秽无法类比三分的颜色。当他用那双焰火纷飞的眼睛注视着你的时候,一瞬间你就知道,你以后都将跟随者这个人。

你十分喜欢着他那双任何事物都无法驻足其中的眼睛。

没有东西可以引起那双眼睛的涟漪,也就没有东西可以破坏那双眼睛的美丽。

“王,您的眼睛,真是神赐予的珍宝啊。”你双手捧住他的脸,一脸狂热。

嘉德罗斯抬起他那双被你用贫瘠语言讴歌无数遍都无法描述完全的眼睛看着你,满脸趣味。

“只是这样?”他问。

你有些疑惑的歪了一下头,然后吻住他的眼睛。

“如您所想。”你的拇指摩擦着指下的皮肤,浅淡的笑了。

你看着他嘴角一弯,伸手按住你的后颈,眼角余光里,你看到了那双眼睛里的你自己。

然后你们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格瑞】

在你眼里格瑞什么都是好的,就连他递给你的牛奶,都比寻常店里卖的要好喝,即使格瑞就是在寻常店里买的牛奶然后再递给你。

不过要说自己最喜欢的——果然还是脖颈吧……

下巴到锁骨之间的距离,常年隐藏在衣服下面的白净皮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牛奶的原因,他的皮肤手感极佳,光滑而富有弹性,诱惑着你将手放上去流连忘返,即使这并不是他本人所愿。

他的体温比常人更低,你将头抵在他的颈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格瑞,你真冷啊。”你圈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衣领拉下。

所以染上我的温度怎么样?你啃咬他的锁骨,舌尖勾勒那里的精巧,然后唇齿向上,一手向下拉着他的衣服,一手向上抬高他的下巴,让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乖顺的仰高了头。

“别闹了。”他在你舔吻他下颌利落的线条时,喉结滚动,语气带着一丝喑哑。你分神抬头看他,正好欣赏了一派冰雪消融好春光,于是眼角带笑,与他十指相扣。

“我不。”明明说着让你不要胡闹,但是又是谁将手压上你的脊背,让你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啊。

 

 

【雷狮】

和那些喜欢他眼中肆虐雷光的人不同,你更多时候,都是看着他的嘴唇陷入自己的世界。

雷狮的嘴唇像是桃花花瓣,浅淡的粉色,饱满的形状,他勾唇一笑时眼中三分笑意七分不屑,好似在嘲讽那些因为他出众外表而陷入呆愣之人的浅薄,又似乎只是单纯的觉得那些人那副蠢样子取悦到了他,能够博他一笑。

他才运动完,一瓶水没喝多少,全被他举高后反手淋到头上来解暑。即使接着甩头将发间的水甩掉,却依旧避无可避的在身上留下凝结的水珠。

像是沾着露水的桃花花瓣等待别人采摘。你看着他饱满的唇瓣,突然口干舌燥。

他向坐在等候区的你走来,看到你目无焦距,弯腰弹了一下你的脑门。

“看我看入迷了吗?”他打趣道。

你捂着额头上被他弹红的地方,也不恼,反而认真的点了点头:“没办法你太帅了啊。”

他笑出了声,将你拉起来以后,轻而快的亲吻了一下你的嘴角。

“这里起皮了哦。”他眼睛半阖,指尖点着你现在附上一层水光的唇。

 

 

【安迷修】

当你拽着裙角低头一脸羞怯的问他能不能摸一下他的腹肌的时候,安迷修并不知道,他一时的心里期待会让他长久陷入一种甜蜜的刑罚之中。

除暴安良,惩恶扬善,如果骑士没有强健的体魄的话,那么上述词语只能是词语,而不能付诸行动。

你必须要承认,从你不小心看到安迷修换衬衫之后,就对他那一身肌肉充满了欲望。

上手摸的欲望。

比肌肤更加坚硬,比骨骼更加柔软,带着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弹性。安迷修现在用手遮住半张脸,眉毛皱在一起,被棕色碎发遮住的前额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汗珠,他刻意的避开了你的视线,但是从他绷紧的咬肌可以清楚的知道,他至少不像他现在表现的那么冷静。

他似乎是觉得自己被你触碰就脸红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想要用默不作声的方式保住自己在你心里的形象,殊不知他的沉默也助长了你越发大胆的动作。

有些想摸其他地方了。你砸吧了一下嘴,指尖带着修剪的圆润的指甲或轻或重的按压他还处在沉睡状态的肌肉。

然后在他闭眼忍耐的时候,你一鼓作气将手绕上他的后背,去摸他在你眼中更加充满诱惑力的后背肌肉。

你能感觉到掌下肌肉猛地收紧,然后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请您不要再拨撩我了!”他耳尖红到滴血,撑起身子将你困在他和地板之间,“在下也是一个正常男人啊。”他的眼神湿漉漉的,像是小鹿的眼睛一样。

 

End

评论 ( 8 )
热度 ( 783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