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告白时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应该是和那些风花雪月、儿女情长半点关系也无的,随便在大赛里拉一个人出来,问他们整个凹凸星球谁最不可能谈恋爱,那么嘉德罗斯多半会上榜。

并不是说他的魅力不够大,实际上不管是大赛第一,圣空星王储,人造的半神,还是他像是有焰火飞絮的金色眼睛,灿烂的像是无价金丝一样的头发,以及那难得一见的精致面容,随便拎出一个来都能够让那些或者重视地位财富或者重视模样美丑的人为之疯狂,更何况这些全部都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你知道的大赛里的嘉德罗斯后援会就不下三个,这还不加大赛外那些看着这群参赛者的。

不过倒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找他倾诉衷肠,因为真的就是跨服聊天啊。

从他面前经过,如果很弱的话他眼皮都不带眨一下,就好像刚刚是一只虫子飞过去一样。而且他一视同仁,不管是长得好看的还是长得难看的,男的,女的,老的,幼的,触了他的霉头,就是一棍子打死不带商量,有什么好商量的吗,全凹凸大赛他最大。

对于那些让他感兴趣的东西,那么他或许还会有那么一点耐心,但也仅仅只是一点,不会一棍子把人打死的量。

所以说这样的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会和情啊爱啊之类的挂上边嘛。

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啊。

你一脸复杂的看着手上还沾着些泥土的信封,犹豫着要不要把这封信给嘉德罗斯送回去。

这是他那个红发跟班送来的,当时他一副计划通的样子,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你一定要充满感激的拜读这封信。你看着那个被揉的皱巴巴的,还沾着泥土疑似被人狠狠踩过的信封,心想这真的不是恐吓信吗?

还真不是恐吓信。

你读完以后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嘉德罗斯,和你,告白,了。

不过从那杂乱的书写和明显带有命令口吻的语气看来,这是一封被遗弃的情书。

……根本无法将嘉德罗斯和情书联系在一起啊。

你伸手抱头蹲下,痛苦的哀号——

“喂,渣渣,你在做什么?”嘉德罗斯的声音像是平地惊雷炸的你浑身一个激灵,你手一抖,情书落到地上,被嘉德罗斯接着拿了起来。

嘉德罗斯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他不自然的咳了两声,将情书团成一团。

“……嘉德罗斯啊……”你心存侥幸的开了口,还没有问出口就被嘉德罗斯打断了接下来的话。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如果不是他潜藏在头发下的耳尖红的滴血,你差一点就以为他此刻稳的一批,“你的答复。”

 

雷德:我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格瑞】

你幻想过很多次格瑞未来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子,又是什么样的女生能够降服格瑞这座冰山,结果最后思来想去,你得出的结论是,像格瑞此等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男,早晚要回天上去,是不屑于和你们这种凡夫俗子为伍的。

开玩笑,就算格瑞再仙,也一样吃五谷杂粮,而且还和你吃的一样,因为你家和格瑞家邻居,远亲不如近邻的那种邻居。

格瑞的父母都从事科研项目,是你们那一个大院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不过人红事情也多,你听你妈说,格瑞妈妈生下他没做完月子,就又去研究所里做记录,那个时候格瑞都是放在你家里,由你妈妈一起照顾你们两个。

据说你们两个还共用过一个奶嘴,你以前还因为妈妈哄格瑞睡觉哇哇大哭。

这一定是假的。

和格瑞家不一样,你妈生了孩子以后就开始安心做全职太太,也多亏有她,不然格瑞家就要把距离他们有半个国家的老母亲请来照看孩子。

你和格瑞是从小玩泥巴的交情,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青梅竹马。

不过,当然了,格瑞在很小的时候就显露出他那冰山酷哥的气质,他和整个大院里玩泥巴的小孩都不一样,小小年纪不去看动画片,而去专门看那些在当时的你看来会让人昏昏欲睡的科学视频,问他为什么看这个,他说想要知道爸爸妈妈每天在做什么。

哇,厉害。你和你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小孩子嘛,大家都很崇拜格瑞,每次他出门,都有一群小尾巴跟在他后面叽叽喳喳的叫,场面尤为壮观,后来大抵是闹得烦了,他干脆不出门,每天宅在家里看书,只在你敲他家的门让他过来吃饭的时候,他才会出来。

你们那里上学什么的都有分配,所以理所当然的,你们一起上学放学回家吃饭,和早慧的格瑞不一样,你的脑子简直可以说是不开窍,尤其是在数学方面。很小的时候格瑞就被他妈赶到你家让你们两个一起写作业,不会的你问他,一开始你也不耻下问,不过学神的思想不是你等数学弱智能够参透的,久而久之,你就放弃了数理化,改为——

格瑞格瑞你数学写完了吗!借我抄一下,快!

格瑞当然不会给你堕落的机会,不过你每次都故意在老师收作业之前才去找他,在感受命悬一线的同时,你一脸胃疼的和他说如果数学老师这周再找家长,你妈就要不让你上桌吃饭了。

到底还是发小,不忍心看你连饭都吃不上,格瑞叹着气把作业给你,当天晚上就抱着一堆书去给你辅导数学,即便你鬼哭狼嚎都不为所动。

这一辅导就辅导到了高考结束。

当你看到格瑞又拿着数学题向你走近的时候,立刻就开始讨饶了,而他这次意味深长的看了你片刻,将题推到你面前,对你说这是最后一道题。

r=a(1-sinθ)

你眼中的小仙男也有着意想不到的浪漫啊。

 

 

【雷狮】

雷狮的告白就很像之前你在网上看到的那个100%告白成功的漫画,已经完全脱离了告白应有的样子。

面色绯红,头脑发胀,气息不稳,四肢发麻。

当然是被吓得,不是激动的。

他雷狮大爷一路把你逼到墙角,仗着体型优势形成人墙堵住你的去路,双手抱肩头微微抬高露出一截在黑色紧身衣衬托下显得格外白的脖颈,眼睛眯起似笑非笑。

“告白,挨打,选吧。”他尾音提高,看着你被他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嗤笑一声,又向前走了一步。

完全没有可选性好不好!你内心咆哮,眼睛四处乱瞟想要找一个能够从雷狮制造的,令人窒息的小空间里出去的缝隙。

残念的是,没有。

你头上冒出了冷汗,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你怎么敢和雷狮在一起哦,纠结了半天,你抖着嗓子颤颤巍巍的说:“我觉得我配不上您,所以还是——”挨打吧。

他眯起一只眼睛,调高了眉毛,“你确定?”

你缓慢而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在雷狮将手伸向你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落下。

你眼前的世界猛烈晃动了一下,然后倒立过来。

不对,不是世界倒立了,而是你被雷狮拦腰抱起抗在肩上。

“雷狮大人啊啊啊!!!”你发出一连串惨叫,费力的抬起上半身,“大人我自己有腿,有腿的啊!”对方不理你,反而越走越快,你的小腹压在雷狮的肩膀上,那里几乎没有皮肉,硌的你肉疼,但是你又不敢说,怂了吧唧的趴在他背上,像是被抽了筋一样,双手随着他走路的节奏一晃一晃。

因为实力差距的悬殊,完全生不起反抗的心思。

路上似乎也遇见了其他参赛者,可以想象雷狮路边强抢民女这样的八卦肯定会很快传开。

“……雷狮大人,您要带我去哪里?”

“回家。”

???

“原本有更温和的一起回家的方式,但是谁让你不选呢。”他的声音带着嘲笑。

过了今天,你对海盗团宗旨又有了新的认识。

原来真的是,想要就去抢啊……

 

 

【安迷修】

完美主义者安迷修,会在告白之前翻遍中外文学与诗集进行情话筛选,提前打好草稿进行背诵与修改,对着镜子捏自己的脸练习到时候和你见面以后的言行举止,还会考虑到天气湿度甚至当天的阳历阴历……

总而言之,安迷修觉得自己已经考虑到方方面面,只等到时候见到你,他将一开始准备的花和告白给你,你们就会在一起了!

不得不说安迷修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当时对着镜子练习的时候,自己都被帅到,甚至不得不停下当时的练习对着镜子摆pose。

不过安迷修同学,似乎忘记了一个,叫做见到本人就舌头打弯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可能。

毕竟安迷修先生,也还没有实际的告白经验与恋爱经验啊(笑)。

 

练习中,“小姐请收下这一束玫瑰吧,在下相信它们在您这样美丽的小姐手中能够更好的绽放,”将玫瑰递到你手中,停顿片刻眨一眨眼睛“自然,它们不及您。”

现实,低着头双手举着玫瑰花到你面前,脸红的不敢看你。

 

练习中,将你喜欢的文学作品中的名句背诵下来,并且,去翻看别人的解读,力求在去电影院的路上欢声笑语,意犹未尽。

现实,“嗯……您也喜欢《雪国》吗?”“还行啦,其实我更喜欢东野圭吾哈哈哈。”“……哈、哈、哈……”

 

去电影院的时候特意挑了你喜欢的电影,提前在网上看了评价,听说是一部催泪的电影,所以带了充足的纸巾,如果小姐难过的话,他也可以顺势让你的头按在他肩膀上,轻声安慰你,完美!

然而现实是,“……安迷修你不要忍着了,我听到你抽鼻子了。”

这之后被小姐拉着手,像是安慰小孩一样拍着他的手背一直到电影结束。

 

实在是太差劲了。

一天下来没有一件事情做好,小姐应该也觉得他很幼稚吧。安迷修颓废的头顶呆毛都有几分萎靡。

“安迷修。”你走在他旁边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状态,头都不转一下,“你知道《越人歌》吗?”

他愣了一下,眼睛异彩连连。

“但是我会告诉您,我喜欢您。”

 

End

评论 ( 5 )
热度 ( 669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