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结婚时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的

嘉/格/雷/安

现代设定,吧

————————————————

 

 

 

【嘉德罗斯】

知道嘉德罗斯是圣空独苗的时候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事实证明,你这种贫民还是太天真了。

只是去试穿结婚当天所需要的礼服和首饰就花了三天的时间,因为圣空上下都在为他们太子爷的婚礼做准备。你一进嘉德罗斯家的门看见左右两排站着的“一看就很牛逼的社会精英”的时候腿就已经有点软了,但是嘉德罗斯丝毫不给你反应的时间,你笑都还没摆出来,就被嘉德罗斯拉着,像一阵风一样的消失。

考虑到嘉德罗斯的身份和圣空的影响力,婚礼是要提前精打细算进行演练的。

你不记得你那几天换了多少身衣服,反正就是从一开始穿上婚纱时的兴奋逐渐变得不耐再到无感,那些闪闪发光的首饰也从一开始小心翼翼碰一下都不敢碰再到它们跌地毯上你眉毛都不带眨一下,你在这边辛辛苦苦的换衣服做造型,嘉德罗斯就在外面的沙发上半躺着,像是指点江山的皇帝一样,对你指手画脚。

“这套露的太多。你想热死她?脖子空了。太晃眼……”

你还要我怎样,后来还是他母亲过来把他赶走,才将你从那一堆沉重的礼服和宝石中解救出来,不过后来听嘉德罗斯说,那还是筛选过的,不然更多,感恩戴德吧。

之后为了不给圣空丢脸所以被按在室内苦练仪态,嘉德罗斯来找你十有八九都要自己一个人沉着脸回去,练什么练,练这半个月她还能把身体扭出花来?他冷笑一声,走了一半又折回去,不顾大家的阻拦抱起你就走。

“嘉德罗斯少爷,您不能把她带走啊!”教礼仪的老师在一边急的跳脚,但是嘉德罗斯才不会管她,他颠了颠怀中的重量,头也不回,“让她就这样吧。”

这几天都被折腾瘦了。

 

 

【格瑞】

原本以为自己会和格瑞领了证就结束,完全的裸婚,结果那天从民政局出来以后,他拉住你的手,一脸认真的说他很期待你们的婚礼。

之后就开始把家人和朋友都动员了起来,为之后的婚礼做准备。

即使是全能如格瑞,在婚礼这一天,也会出现有苦难言插翅难逃的可能,毕竟,在婚礼上调戏新郎官,可是这么多年来雷打不动的规矩。

即便是冰山这一天也要被强制性捂化,不管同意不同意,同意当然更好,有人或许会良心发现那么一下下,但是如果抵死不从,那就是臭流氓路遇美娇娘的翻版了。

你叫啊,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格瑞不让你碰酒,这可就被你家那群半大孩子抓住,一口一个姐夫甜甜的叫着,红的白的看也不看就直接往格瑞杯子里倒,只一会功夫你就看见格瑞脸上出现不正常的红晕,有心想要帮他挡酒,但是一开口,不管是男方家的人还是女方家的人,都跟着一起起哄,说才结婚就这么疼丈夫,以后还不是被吃的死死的。

都结婚了还能怎么吃的死死的啊……你语结,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却接着不争气的闹了一个红脸,看上去比喝了酒的格瑞还像个喝醉了的。那些赴酒席的人还想调侃几句,在格瑞环住你肩膀的住了嘴。

众人:……不玩了!

之后就很顺利的回家,收拾好自己以后瘫软在床上。结婚会只是累一天吗?当然是要从很久之前就开始累了啊!你将头埋进松软的枕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洗衣液的味道,格瑞比你洗漱的时间晚些,现在才从浴室里出来,你感觉到床垫陷下去,却懒得抬头。然后就听到格瑞叹了一口气,在你身边平躺下,握住你放在枕头上的手。

“快睡吧。”他的声音干净清冽,让人忍不住想去看看他这时候的样子。

银发现在散开垂在他的脸侧,他现在侧卧着,睡衣最上面的那粒扣子没有扣上,露出一小片光洁的肌肤,他握着你的手,眼睛里像是有窸窣落雪。

“晚安。”以后每天早上醒来,我看到的第一个人都会是你。

 

 

【雷狮】

因为你,和雷狮家里双方面的坚持,雷狮本人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在家里举行婚礼的提议。雷狮的家人很欣慰觉得孩子终于长大了不会没事就和家里唱反调了,而你则是一颗悬在心口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因为雷狮之前说,要带着你两个人一起出海,很浪漫对不对,属于两个人的蜜月甜甜蜜蜜对不对,你一开始超级期待,直到询问了雷狮他打算去哪片海。

雷狮当时把你抱在怀里,下巴压在你头顶,声音难掩兴奋。

他说他打算让帕洛斯帮他搞一艘游艇,带上枪和你就出海,看见哪好看就上哪里去,如果没钱没淡水了就直接拿着枪上去抢。

是不是很期待?他伸手捏住你的颊肉,难掩笑意。

哈哈哈是啊好期待啊……你干笑几声,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以你对雷狮的了解,如果你表现出一点不期待的样子,那么就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不想细想。

雷狮当天就派人开始准备了,你看见他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你,朝你招了招手让你选一把自己看着不错的手枪傍身。

你看着地上的弹夹机枪,心如死灰。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雷狮家里听到他要结婚怎么着都要他回家。

自己虽然应该支持雷狮,以及他的想法,但是,荒野行动那样的出海对你这种跑800米都喘的人来说还是太吃力了。

不过你还是太低估雷狮了,他虽然妥协了会在家里办婚礼,但是婚礼一结束,他就抱着你上了飞机。

“满足了你的心愿,现在是不是应该也满足一下我的?”你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而他把之前梳好的背头揉散,靠在座椅上眼中满是揶揄。

“原计划不变,我要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蜜月期。”

……现在跑还来得急吗?

 

 

【安迷修】

 安迷修站在红毯尽头,有光斜照进来,将叶片式五彩玻璃窗的色彩打在他那身合身的白色西装上,他背对着光,整个人像是渡了一层金边。

他的眼睛像一汪水,倒映着岸边生机勃勃绿意葱荣。

原本他看人时眼中就带着三分笑意,现在在看你的时候,眉眼弯弯,眉宇间说不尽的欢喜,被那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你只觉得他眼中情绪浓烈像是潮水将你淹没,毫无反抗挣扎之心的沉浸其中。

这就是以后和你相伴到老的人。

你将手放在他干燥温暖的掌心,指尖微弯勾住他的手掌。

他注意到你的小动作,笑着回握住,低头看你白纱下露出的纤细脖颈,眉宇间尽是喜悦。

交换戒指之后,他伸手去摘你头上的白纱,眼中划过一抹艳色。

他伸手将你收进他的怀里,弯着腰将唇凑到你耳边,把那句难掩激动与喜悦的话送入你耳中。

“我会永远记住今天。”

他的手由下向上滑过你的脊柱,最后绕到你的锁骨,让手掌覆盖在那之上。

“我的挚爱——”他的发丝蹭过你的耳尖,语气仿若撒娇。

然后他捧住你的脸在你仰头的时候,低头吻上你的眉心,睫毛轻颤。

 

End

评论 ( 7 )
热度 ( 774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