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分手后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不知道别人对于“王”的定义到底是怎么样的,他没兴趣,也不屑于知道那些东西,只是以前跟在身边的那个虫子总是喋喋不休的问他这些东西。他被问的烦了,反问她对“王”的定义。

他还记得当他这么问的时候,她睁大的眼睛和一脸惊诧的表情,确认再三之后,她才用手指挠着脸,一脸的小心翼翼。

“王承担一切,王面对一切,因为所处的高度不同,所以有些时候王做的事情不被人所理解。”她关注着他的表情,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所以对于王,我们那里又有一个专门的词语,叫做孤家寡人。”

许是被他那个沉默不语满脸黑气的样子吓住,她停顿片刻,怯生生的看着他,手握拳放在胸前,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突然凑过来对着他的脸“吧唧”一口。

“但是嘉嘉并不是孤家寡人哦!”她柔软双手缠上他的脖子,将嘴唇印在那颗星星上面,软乎乎的蹭着,“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蠢死了。

他记得他当时语气嫌弃,有伸手揽住她的腰不让她离开。

每次他说她蠢的时候,她就总是一副生气的样子,拼命想做出些成绩来摆脱这个甩不掉的称号。

呵,除他以外谁敢这么说她?

但是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了,不再对着他软软糯糯的撒娇,不再有什么事情都第一时间和他说,她开始学着化妆,淡笑不语就能招引不知死活的人上去搭讪。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她都是躲到他身后看他把那些人赶走的,现在她却笑意不减自如的和不同的人交谈,即使那是她之前一直吐槽的类型的人。

虽然也笑,但是却不再像以前那么没心没肺,眼角眉梢都像是被刻度尺量过一样,像个假人。

后来就连称呼都改了,从满含喜悦的叠字嘉嘉变成了语调平稳的嘉德罗斯。

已经面目全非了,他想。他喜欢的是以前那个她,不是现在这个她。

后来机缘巧合又见面了一次,她明显愣了一下,之后却选择视而不见错身而过。

他在那个时候伸手拦住了她,在她惊诧表情中将一句话送进她耳朵里。

“她已经死了。”

那个傻乎乎的喜欢他的人死了,而他不会再继续停留。

 

 

【格瑞】

格瑞和你确定情侣关系的时间无人可知,分手的时间和契机也是未知。

那天格瑞最终还是松开了你的胳膊,在无限静默之中,你挤出他所制造的窒息氛围,对着他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这之后格瑞果然不再来找你,想想也是,那样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没有脾气,更何况是被人当面做这样的事情,自尊心会很受损的吧。

当然这和你没有多大关系。 

饭还是要吃,觉还是要睡,地球没了谁都还是照样转,还没见它因为什么事情而逼停过。

偶尔也会想起格瑞,不过大多都是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吐槽心里,像是“嘿呀告白谁不好偏偏要来告白你”,“格瑞脑子那么聪明也有抽的时候”。

毫无怀念,满是调侃。

按照现在的说法来说的话,就是十足十的渣女了吧。

不想要提分手,想让对方提,自己好做受害者。不想被人从道德方面抨击,也不想得罪格瑞或者是喜欢他的人,于是做出一副为难又无措的样子。

恋爱这种事情在你的规划里,但是那是未来竞争压力不大时候的备案,而且你是那种,宁愿找一个爱你的,也不愿意找一个你爱的,毕竟如果真的坠入爱河的话,岂不是要被人牵着鼻子走?

你拿不准格瑞对你的喜欢有多少,而且格瑞这种级别你根本就连想都没有想过,太聪明了,总是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而且你想要的平稳安生的小日子,虽然能够培养自己对于格瑞的感情,但是这个变数太大了。

……

所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嘛。

教室投影仪上播放着之前格瑞代表学校参加的英语演讲竞赛,班里喜欢他的女生已经开始悄悄的谈论起他来,他难得的带着眼睛,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透出一股沉稳的气息,你静默不语,鼻尖却似乎又嗅到了之前他在你身边时,身上那股洗衣液的味道。

那边的女生似乎讨论到了关键的地方,隔着几张桌子问你,格瑞好不好相处,她想要去追了。

你听了以后露出一个有些为难的表情,小声的说自己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的。你看着那个女生一瞬间被失望充斥的脸,这样想。

毕竟你从没有想过去了解他。

 

 

【雷狮】

你知道雷狮喜欢掌控,但是你没有想到他能掌控到这个地步。

当时一扭头看到雷狮就坐在你旁边对你似笑非笑的场景,比你之前一个人看《致命弯道》更加的惊吓。

你以为他会在列车上做出什么事情来,但他只是坐在你的旁边,双腿交叠随意的坐着,低头玩着手机,你一路坐立难安,不停的换着坐姿,而他就像是一个宽容的邻座一样,连一个烦躁的眼神都没有给你。

到站的时候你想要趁着人多赶紧跑,但他却卡在座位上,不让你出去,你声音带着恼怒,问他还要在座位上坐多久,以此来掩饰内心越来越重的慌乱。

“你还怕我报复你?”他哼笑一声,看向你的眼神里满是玩味,“之前不是很行的嘛。”

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还是让了路,不过却是你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也有给卡米尔发过消息让他赶紧把雷狮拉回去日理万机,但是对方却秒回了“大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种有些呛人的回复。不过想想也对,没有哪个深爱着自己哥哥的弟弟知道自家哥哥被甩了以后,还对着前女友有好脸色的。

自己在内心默默自嘲了几句,你扭头去看雷狮,就看见他拿着之前路过的小店橱窗里的摆放点心,看见你回头以后他嘴角微勾,向你晃了晃袋子。

吃吗?

你想了想,终是叹了一口气去给他买了一杯饮料。

你语气无力的问他到底要怎么样,他眉毛一挑,回答的理直气壮,和女朋友出来玩啊。

但是你已经提出分手了,你这样反驳他,得到的回复是他不认可那样的分手。

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他直接往嘴里塞了一个点心堵住嘴……分手就是分手,还需要什么别的仪式感吗?

你内心几近崩溃。

许是看出了你内心所想,他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饮料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你:“你可想好了,我这个人可是不会回头的。”

那就不回头吧。你这样想。身为一个成年人,你最引以为傲的优点就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从不后悔。

那之后你果然再没有见过雷狮,他就像是从没有来过一样。

 

 

【安迷修】

在你看来安迷修是那种虽然很轴很坚持自己的理念,但是还是会做出后退一步之类的事情来。

就像是现在,你正在收拾着待会让家政公司拿走的行礼,安迷修就端着一杯茶站在门后,神情复杂,想要将茶递给你,却又不敢出声打扰到你。

差不多你收拾了多久的东西,他就端着茶在你身后站了多久。

你起身的时候被安迷修吓了一跳,他就像是什么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站在那里,低垂着头,棕色发丝落下掩住半张脸,只能看到他现在看起来有些惨白的下巴以及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他拿着茶杯的手骨节因为用力而透出不正常的白来。

“安迷修……?”你皱起眉,小声的叫他的名字。

他手一抖,茶水落到手指上让他瞬间从那种神游太虚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看着你,半晌,露出一个满是苦涩的笑来。

“要喝茶吗?啊……这杯已经凉了,我去重新倒一杯来。”说完不待你回应,他端着茶杯扭头就走。

……伤害到他你真的很愧疚,但是如果两个人继续这样在一起的话,也会出现很多隐患和问题的吧。

安迷修很包容你,虽然也会给你讲道理,但是那是在你能冷静的听他说的时候,如果你在生气或者就是不想听的话,那他也不会说,多半是上前抱住你,伸手轻轻拍着你的后背,语气宠溺。

“我的小姐,笑一下嘛。”

你不想以后回忆起来都带着无奈,所以率先提出了分手。

但是其实,你们两个人从没有发生过大的摩擦,好好先生安迷修,面对你的时候从不发火。

自己真的是个混蛋了……

这么想着,你将收拾好的行李放到门口,刚刚家政公司已经到了楼下,马上就能上来把东西都带走了。

看到你站在玄关系着鞋带,安迷修愣了一下,带着些不可思议。

“要走了吗?”

“喝完这杯茶再走吧。”

你当然是婉拒了他。

“安迷修,”一只脚踏出房门,你握着门把手回头看他,真心实意的说,“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啊。”说完带上了房门。

而安迷修站在那里,良久,双手捂住脸弯下了腰。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够这样啊。

 

End

 

-- -.-- 

评论 ( 9 )
热度 ( 221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