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分手时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等待嘉德罗斯的途中,一旁的侍者倾身将红酒倒进你面前的高脚杯里,暗红色的液体撞进杯底漫过底部,你伸出手食指与拇指夹住杯梗,在桌面上逆时针画着圈。

以前你是不会这些,或者说不会注意和讲究这些的,但是谁让你的男友是嘉德罗斯呢,圣空的太子爷,女娲造人时多渡了一口仙气的宠儿,为了变成不给他丢人掉面的女友,你曾经恶补过这些东西。

醒酒的动作一顿,你捏着细长杯梗略一低头嗅着红酒的香味,然后抿了一口,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那些被人讴歌的,能够激活舌尖上上亿味蕾的奇妙感觉,在你这里都是不成立的。

你面上不显,放下酒杯。

嘉德罗斯这个时候已经赶到了这里,在侍者的指引下走到了你在的那张桌子。

不合时宜的衣服,漫不经心的表情,还有粗暴拉开座椅时发出的刺耳声音。

你在这一边皱眉又快速放开,仪态端庄。

你和嘉德罗斯并不合适,这一点在决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已经心知肚明。有些人注定不能携手共度一生,即使其中一方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

你已经改变了很多,甚至是几年前的自己站在这里,估计也不能想象到现在这个妆容精致一呼一吸都执着于优雅从容的人是自己。

一开始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到了后来总是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怀疑。

静等侍者给嘉德罗斯添完酒以后,你举起了酒杯。

“分手吧。”

他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除挑了一下眉毛以外就再没有多余的动作,连你预想中那种因为你先提出分手带着被人侮辱自尊恼羞成怒的出言嘲讽都没有。

漫长的等待中你率先坚持不住,伸长手臂身体前倾,用自己的杯子碰了一下他那一碰没碰的酒杯。

“分手愉快?”你这么问。

回应你的是他那标志性的嗤笑。

“你觉得我会碰这杯酒吗?”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你,伸手推翻了那杯酒,暗红色的液体泼洒在洁白桌布上,你看着那些张牙舞爪的痕迹,竟然还分出心思想这块桌布一定没救了。

无法挽回,就像你和嘉德罗斯一样。

推翻酒杯以后,他双手抱臂靠着椅背,冷笑一声:“要滚就滚。”

 

 

【格瑞】

你有意的规避一些东西,拒绝,赞同,发表自己的观点。因为害怕自己的观点与别人相悖变成那个特异的人,所以你总是选择倾听,因为那个一直暧昧不清的态度,所以没有交恶的人,谁都将你当做她们的朋友。

你个人对于这种状态很是满足。

不会因为出众而使人望而却步,也不会因为差劲而整天被人嘲笑,就是最普通和平常的,有友人,有烦恼的女子高中生。

但是总会有变数。

你看着站在前面像是雪松一样挺拔而又散发着疏离气息的少年,及其不理解他刚刚说的话。

我喜欢你。

这里面的每一个字你都认识并且知道它们的意思,组合在一起你也知道它们的意思,但是当这简单一句话四个字从格瑞的嘴里吐出来,却给你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气息。

在做梦吧,你看着对面人长密的睫毛,如鲠在喉。

为什么偏偏是格瑞呢。

你皱起了眉毛,不管是答应还是拒绝都会得罪人的吧,而且在今天之前你甚至都没有和格瑞近距离接触过。

并没有被人表白的无措和少年人该有的那种得意的心情,有的只是烦闷。干脆直接装吓傻了好了,你满脑子都是想着如何全身而退,却连格瑞什么时候拉住了你的手都不知道。

他当你默认了。

这之后像是突然从温暖舒适的树荫下转换成了三伏天里下午两点的毒日头,你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镁光灯下面,无所遁形,无处遁形。

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却又不想做那个先提出分手的人,最后你选择了冷战,有意识的疏远格瑞。格瑞性子冷淡也不是那种黏人的人,所以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这么察觉出来,等到他第二十一次站在你教室门口却发现你早早跑路以后,他抓住机会在下课的时候拉住了你的手臂。

“……就是,那个,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你被拉到走廊人少的地方,声音微小如同蚊鸣。

说完这句话以后,你感觉手臂被握住的地方像是要被人捏碎了一样,良久,你听到格瑞压抑的声音。

“你了解过我吗?”那只手依旧没有松开。

 

 

【雷狮】

散漫肆意惯了的人偶尔看到别人出双入对也会心生羡慕,进而产生一种“我要不要也去找一个对象”的想法,你是那种想到了就会付诸行动的女性,所以当你产生了这种无法磨灭的念头以后,你立刻、马上就给自己的朋友发了消息,让她们帮忙物色着合适的人选。

一直独自一人的原因,你不愿意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短暂的几次相处最后也都是面上微笑的不欢而散,就在你逐渐放弃这个念头的时候,雷狮走进了你的视线。

像是嗅到了同类的气息,你欢喜鼓舞的向雷狮靠拢,并不出预料的和他走到了一起。

你个人对于这段恋情很是满意,因为你觉得,同样都是追求自由不被束缚,雷狮一定会理解你,一开始也确实是这样,当你满心以为这位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散发出霸道气息会干预你的生活的时候,他却什么也没有做,该吃的吃该玩的玩,纵情享乐,就像是你们还没有确立恋人关系的时候。

逐渐的你就放下了一开始端着的态度,任由两个人的生活不断浸染。

这之后你却逐渐感觉喘不过气来,因为雷狮那越来越强的占有欲。

你一开始决定和雷狮在一起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不会干涉你的生活,因为你一直觉得,人不能为了别人而活,即使是处在热恋期的情侣,也不能将所有筹码都压在对方身上,当然,也就要留下最后百分之三十的隐私。

但是现在你感觉雷狮连百分之三的隐私都不给你留了,虽然他说这样会让他更容易保护你,但是你从来就不是那种需要人保护的哭哭啼啼的小女生,所以对于雷狮的解释,你不能苟同。

决定要分开就要直接快刀斩乱麻,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只带着最重要的身份证件信用卡一类的东西离开,去车站随手买了一张距离发车时间最短的车票,看着窗外的风景,你将分手的信息发给了雷狮,反手就是拉黑删除。

这样一来应该就可以了吧。你脱了力一样的瘫在座位上,旁边一直空着的座位这个时候有人坐下,你一转头,就看见了雷狮的脸。

他晃了晃还亮着的手机屏幕,牙齿森白,“我说,这种话还是当面说比较有诚意吧。”

 

 

【安迷修】

和安迷修说分手简直就是一场煎熬。

你一脸僵笑,不知道该不该抽出被他包住的手。

不得不说,看着安迷修皱起的眉毛,像是要揉碎了一样的湖绿色眼睛,还有那被悲伤和无助所笼罩的脸,真的会让人打心底里产生一种愧疚。

但是分手还是要提的。

……安迷修固然好,可以说是理想中的恋人,情侣中的模范,但是你们两人现在除了同住一个屋檐下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交集了。

一开始是瞒着他向他不看好的公司递了简历,到了实习的那一天安迷修没有找到你,才知道你去了别的公司,这之后两个人也有谈过,你说想要试着不去依赖他,不给他多增加负担,他虽然嘴上说着尊重,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开心的。

没有安迷修帮你打理所有以后,你确实手忙脚乱了一阵子,却也因此误打误撞的有了新的朋友,你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你和安迷修的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少。

你知道安迷修总是不放心你,害怕你被什么东西伤害,但是他越是这样,你就越是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来,不服输吧。

这之后他也有游说你,想要像以前一样照顾你保护你,但是你却不想。

安迷修的占有欲就像是温水,不知不觉就会被把人软化。

他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放心你,什么时候都想要帮助你的行为,在你看来,已经变成了一种变相的驯养。

但是你并不想做菟丝花。

所以你非常冷静的提出了分手。

安迷修执着的想要知道你决定分手的原因,但是却又不愿意相信你只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就决定分手。

五年啊,真的不是说说的。

或许是看你有了不耐烦的迹象,他将你那只被他包住的手拉到面前,将自己的额头抵了上去,声音干涩:“我尊重您的选择,但是,也请给我一点时间缓冲。”

“在下需要适应您不在的生活。”

 

End

 

-.-- --- ..- 

评论 ( 4 )
热度 ( 202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