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如果让他们跳宅舞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BGM:让其响彻

——————————————

 

 

 

【嘉德罗斯】

随着音乐前奏响起,他抬手抓住围巾向上提了提,微微的低头,额前的金色碎发遮住那双眼睛的光彩,在注意到你火热的视线以后,冷笑一声,向你走近。

明明没有一点跳舞的样子,表情也像是即将入室行凶,偏偏向你走进的步子却奇异的踩上了音乐的节奏。

走到距你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你看着他抓住领间围巾用力一扯——

明黄色的柔软布料挡住你的视线,你下意识的伸手去阻挡,却被他抓住了手,半强迫的让你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还未长开的身体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青涩,常年见不到阳光的脖颈白的让你心尖颤抖,你瞳孔颤抖的看着他锁骨的弧度,唇齿开合几次却说不出话来。

嘉德罗斯皱着眉冷哼一声,将那条围巾绕到你的脑后,双手用力拉住尾端,你的鼻尖撞在他的肩膀上,听着你痛苦的哼哼,他左眉比右眉挑的更高,露出一个嘲弄的表情。

“满意了?”他的手指按压在你的后颈上,感受着你逐渐升高的体温,咬住了你的耳尖,将笑声送进你的耳朵。

“那就轮到我了。”

 

 

 

【格瑞】

美人就是美人,即使不刻意的拿捏表情与动作,也能让人血流成河。

格瑞眉眼微垂,细密睫毛半遮半掩着木槿色眼睛的光彩,只在随着音乐而偏过头去的时候,能够看到他眼睛流转间所带着的光泽。

你被他眼角余光拨撩的给予把持不住,手因为兴奋几次都抓握不住手机。

即使是在这么撩人的歌声中,格瑞依旧是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清冷表情,少年还没有完全长成的身体像是一颗正在向上生长的竹子,并不粗大的骨骼上覆着一层好看的肌肉,衣服下隐藏的光洁肌肤随着他的动作在不经意间露出,让你鼻子热热的。

这种时候,越是看不到的地方,才越让人有想要看的欲望。

音乐不知道什么停了,你站在一边怔怔的看着他,脑袋短路说不出一句话来。

才跳完舞的原因,格瑞裸露在空气中的小半截胳膊结着一层薄薄汗意,看起来亮晶晶的。

你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格瑞拿起毛巾擦汗,看到你依旧一副木木的样子,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很小心的掌握着力道。

“没什么要说的吗?”他的眼神说不出的无奈。

 

 

 

【雷狮】

海盗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无所畏惧的,即使是在自己从没有涉猎过的领域,也依旧游刃有余的按照自己的步调行进着,像是狮子不紧不慢的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你看他随着音乐的节奏将手放在胯骨的位置打着节拍,哼着伴奏的调子,紫罗兰一般颜色的眼睛慢慢的扫视过视线所及的所有区域,最后将视线定在了你的身上,嘴一咧露出尖尖的虎牙。

那只放在胯骨上的手随着他身体的摇摆慢慢向上移动,从胯骨到肌肉紧实的腰腹,又从腰腹滑动到胸膛,他笑得不怀好意,你还没觉出他又憋了什么坏招,眼前忽的一黑。

手忙脚乱的遮住你视线的衣服拿开,抬头看到的,正好是他弯腰,戏谑着,将指尖放在唇上亲吻了一下,遥遥的对你比了一个手枪的手势。

“peng——”他浅色的唇碰在一起又迅速的分开,看到你瞬间爆红的脸,得意的笑了。

——沦陷吧。

 

 

 

【安迷修】

安迷修听了你为他选的曲子以后面红耳赤,结结巴巴了半天说不出一句有建设性的话来。

你笑眯眯的提醒安迷修愿赌服输,摇了摇手中的眼罩,开始忽悠他。

觉得难为情的话,看不见不就行了吗?你一派软硬兼施,又是撒娇又是和他侃大山,丝毫不给他思考和反抗的余地。

随着音乐声响起,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僵硬起来。你看着他不得要领,几乎将舞蹈当做武术修炼,忍不住出声提醒他,想要给他远程指导一下。

安迷修理解能力很好,你看他很快就跳的有模有样,在心里给安迷修竖满了大拇指。

……人似乎是不能夸的,你看着安迷修忽的又回到一开始状态,再次出声提醒。

“是这样吗……在下做的还是不好……小姐您的声音好小啊。”

你忍不住凑的更近些,下一秒就被安迷修抓住了胳膊,整个人撞进了他的胸膛。

黑色的眼罩在你靠近的时候轻飘飘的落下,安迷修眼中盈满笑意,像是生机勃勃葱荣旺盛的森林。

“在下还是有一些地方不太懂。”他的手克制的放在你的腰上,将你的右手举起,十指紧扣。

是华尔兹。

适合耳鬓厮磨的姿势。

 

End

 

- .... .-. --- ..- --. ....

评论 ( 13 )
热度 ( 498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