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如果你们去鬼屋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卡/金

——————————————

 

 

 

你特别胆小,怕黑,不敢看鬼片,陌生人靠近你一点,你就像是被人踩着尾巴的猫一样,全身的汗毛都树立起来,

那么面对想要去鬼屋,但是又怕的要死的你,他会如何解决呢?

 

 

 

【嘉德罗斯】

“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嘉德罗斯看着你磨磨唧唧半天,既不离开也不进去,赏了你一个大大的白眼,夏日灼热的温度让他免不住的暴躁,他扯了扯衣领,让风灌进衣服。

“可、可是我还是害怕……”你看着嘉德罗斯这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抖了下肩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啧。”他看见你像是鹌鹑一样低着头不敢看他,似乎他比这后面的鬼屋还要可怕的样子,上去就是一把捏住了你的脸颊,看着你吃痛皱起眉毛一副不解样子的看着他,他咧着嘴笑了起来。

“怕什么?有我在呢。”

结果你们进了鬼屋以后一路畅通无阻,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他妈废话!扮鬼的工作人员看着被牵着走的女孩傻乎乎的走远,松了一口气。

她男朋友可是一脸杀气的进来的啊!

 

 

【格瑞】

你被自己脑补出的鬼屋画面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捏着票根的手一紧,欲哭无泪的后退半步。

……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你将视线投放在格瑞身上,像是寻求关注的小动物一样一双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感受到你的视线,格瑞转过头,“害怕?”

“……”

“不要怕。”他伸手将你的手包在他的掌心,比常人更低的体温让人甫一接触就想自己贴的格瑞更近。

你被他安抚,双手抱住他的手臂,像是一个树袋熊一样。

“回去想吃什么?”

“嗯……牛肉煲!”

“要吃蛋糕吗?”

“要要要!”

“出去就买。”

“那我们走快点。”

工作人员:这是我最没有存在感的一次。

 

 

【雷狮】

“我说,”雷狮一手掐腰看着在售票口徘徊的你,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是你说要来鬼屋练胆的吧。”

你走路的步子一顿,沉默片刻,迎着雷狮嘲讽与不耐兼有的目光,煞有介事的敲了一下掌心:“其实我觉得回家看鬼片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然后再像上一次一样鬼还没有出来你就把电视关掉?”雷狮毫不留情的取笑了你。

你脸一红才要反驳他,就看见他的眼睛像是星河一样发着光,嘴角勾起了撩人但又危险的弧度,对雷狮的了解让你知道这个人现在肯定又憋着一肚子坏水,当即警戒起来。

但是你没有想到雷狮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把抱起你,像是抗麻袋一样甩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大步流星的向着售票口走去,“两张票。”

“卧槽雷狮!雷狮!!”你拍打着他的后背,不断挣扎着,“你放我下来,我不进去!”

“乖。”

“我不!”

“哦?那你是想尝试一下,临睡前讲鬼故事吗?”

“……你是魔鬼吗?”

 

 

【安迷修】

安迷修很适合撒娇,不管是什么时候。

就像是现在,你双手环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领口的布料上,不断发出哭哭唧唧的声音,“我不应该收到蛊惑去买那个全球巡礼的票的qnq”

安迷修站在那里任由你抱着,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伸出手轻轻拍着你的后背给你顺毛,“没事的小姐,”他微微躬身将侧脸贴在你的头发上,闭上眼睛,“只要您开心就好啦。”

“但是我现在好害怕啊,我去逛论坛,看到好多去过的人都说自己有心理阴影了(ಥ_ಥ)”

“在下也去看过那个帖子了,”他的声音更加轻柔,就像是清风吹过树梢带走嫩芽上的水露,“虽然确实很逼真,但是那些也都是工作人员啊。”

他笑呵呵的抱住你,眉眼弯弯:“在下会一直在您身边的,寸步不离。”

“就请您,放心的把自己交给在下吧。”

 

 

【卡米尔】

卡米尔智囊之名名不虚传,这不仅体现在他出谋划策审时度势上,就算是去鬼屋,他也能推断出哪里将有惊吓,然后提起一步让你做好心理准备。

但是就算是这样,你还是被那些扮鬼的工作人员吓得不轻。

当然这并不是卡米尔的锅,是你没有想到那些鬼竟然能丑的如此吓人,即使已经做好了下一秒鬼就要扑到你身上的心理准备,但是这不代表,你看到一个拖着肠子满地走、还发出一些奇奇怪怪声音的,人(重音),而不内心激荡的。

 然后当天晚上,卡米尔抱着他的电脑敲响了你房间的门,你兴致勃勃的凑过去看电脑屏幕,想要知道他在干什么,然后就被屏幕中心的鬼脸吓得心肝一颤。

“今天下午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所以现在来适应一下这些,以后就不会害怕了。”

你十动然拒,然而盛情难却。

那天晚上满脑子都是鬼脸的你抱着卡米尔不松手,还求卡米尔和你一起睡。

卡米尔:“嗯,好。”

答应的十分干脆。

 

 

【金】

“你没去过鬼屋啊,我也没有去过唉!”金天蓝色的眼睛像是被雨水洗过的天空,干净的不像样子。

“你怕鬼?唔……还是怕黑?”

“啊?都有啊。”他睁大了眼睛,淡色的嘴唇微微张开。

你羞耻的点了点头,而金则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拉住你的手,空闲的那只手挠了挠后颈。

“其实我也超级害怕这个呢。”金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来,不过接着,他又一脸兴奋的指了指那边的鬼屋,回头看你。

“我们一起去克服它好不好啊?”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609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