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关于他们最喜欢的你身体的一部分

想努力咸湿一把……

想要短小精悍……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金

————————————————

 

 

 

【嘉德罗斯】——【脖颈】

嘉德罗斯很喜欢用牙齿去啃噬你的脖颈,就像是猛兽画出自己的领地,在那里留下青紫色的吻痕与淡红色的牙印。

你的脖颈会随着他将头伸过来而高高的扬起,从下巴到锁骨之间的地方像是绷紧的弓弦,在他触碰的时候轻轻的颤动,他金色的发尾蹭过你的皮肤,头顶上方是你细细的抽气声。

很多时候他口鼻之前呼出的热气都会让你下意识的躲避,那个时候他就会伸出一只手绕到你的后背,指尖轻轻的捏住你后颈细腻的皮肤。

“乖一点。”他抬头安抚性的轻吻了一下你的嘴角,邪肆一笑。

“你乖一点,明天我就允许你穿高领的衣服。”

 

 

【格瑞】——【手】

你的手足以让任何一个手控疯狂,纤长的指骨,白皙的皮肤,指甲透出淡淡的粉色,一双手都泛着莹润的光泽,像是玉一般的温润。

即使是在最炎热的夏天,你的手也依旧带着凉意。

格瑞习惯无言的握住你的手,他的手指挤进你的指缝,两人十指相扣,手心贴着手心,脉搏相映着鼓动,你们两个似乎通过这种方式建立了某种联系,似乎连两个人并不平稳的心跳,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趋于平缓,无限接近。

当你的手被格瑞手上的温度所感染,变得也不那么冰冷了以后,他会抬起手将你的手印在他的额上,闭上眼睛像是心满意足。

“暖了。”

 

 

【雷狮】——【耳朵】

其实比起耳朵,他更喜欢你的身体,喜欢你看着他时一脸娇羞,喜欢你任由他攻城略地,将所过之处尽数打上他的标签却不加阻拦。

但是,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总是习惯去触碰你的耳朵。

那是你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只是贴着耳朵对你低声细语,都会让你半边身子麻掉,面色绯红,眼神湿润,耳朵上的温度热的烫人,明明可以推开他,却只是无言的咬住了下唇,将手中的衣服布料攥的更紧。

“这就受不了了?”他看着你因为受不了刺激而瑟缩着肩膀,嘴唇贴紧你的耳郭,刻意的压低了嗓音拖着长腔,将短促的笑声送进你的耳朵。看着你脸色更红,他满意的拥住了你,亲了一下你的耳垂,,“站好了。”

 

 

【安迷修】——【眼睛】

你的眼睛是非常罕见的琥珀色,像是下午三点温暖的阳光,被那双眼睛注视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而那双眼睛,现在是属于安迷修一个人的。

安迷修和你面对面侧卧着,你背着光,眼中的色彩与身后的阳光辉映着,安迷修不得不眯起眼睛才能去好好的欣赏你的眼睛。他总感觉你的眼睛像是封存了上万年的琥珀,就连眼中晃动的光都带着说不出的感觉,当他被那双眼睛注视的时候,他屏住呼吸心跳似乎都静止了,生怕你因为他呼出的气太重而眯起双眼。

“安迷修的眼睛像是宝石一样美丽呢。”同样注视着安迷修双眼的你由衷的赞叹,就像是平静的湖面,两岸的树木将其染上茂盛的绿色,仅仅只是一片叶子落下都能带起湖面阵阵涟漪,被这样的眼睛注视,心脏简直都像是要揉碎了。

您也是啊。安迷修揽住你,躬身闻着你发顶洗发露的香味,即使是变成标本,能够被存留在那双眼睛里,他大概也会同意吧。

 

 

【金】——【嘴唇】

作为贫苦星球出来的孩子,金从来都不挑食,但是最近他看到你以后,却总是感到一阵饥饿感,这种饥饿感就算是吃一桌子肉也无法抵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呢?

大抵是你醉酒以后抱住他主动将唇贴上去的时候吧。

那个时候你一身浓重酒气,嘴唇殷红,金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小心的舔了一下你的嘴唇,然后尝到了水果的香甜气息。

唔啊,好甜。

金看到你,就联想到那一天你们接吻的时候,你的嘴唇柔软而富有弹性,比他吃过的任何甜点都要美味。

真的好想再尝一尝啊,金那双天蓝色的眼睛中满是渴望。一次就好。

不对,一次不够,两次——两次也不行……三次你或许就该生气了吧。

哎呀不管了,下唇直接在亲吻的时候不松嘴就好了嘛!

 

End

··—· ——— ·—·

评论 ( 6 )
热度 ( 834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