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人半夜三更
慎重考虑过以后再关注我
文章除特定人员外,请不要转载
垃圾写文的,就这样
有一只狗子叫云疋
写文无病呻吟


【凹凸世界乙女向】关于端午节

我会说这是迟来的端午文吗/doge

身边一群咸党,就我一个甜党真是没爱了,口味不同如何相爱!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

 

 设定上他们并没有经历过端午节,凹凸人和地球人(?),地球人在凹凸(???)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吃肉,不管什么时候都是。

他那小虎牙一亮出来,你就知道带着一大堆红豆粽蜜枣粽来找他的自己轻率了。

“你说这是你们那里的节日。”嘉德罗斯看着那些巴掌大的,还带着糯米和粽叶清香的粽子,不屑一顾,“过节不吃肉吗?”

得到你否定的回复以后,他看起来更加不满,恨不得用鼻孔看你:“既然有肉的为什么要带这种甜兮兮的东西来。”

“因为我是甜党啊……”你弱弱的回了一嘴,接着被他怼了回来。

“怪不得现在还是个渣渣,”他双手环抱一脸嘲讽,“整天不思进取喜欢这些让人软弱的东西。”

哇靠你真的要生气了!

说你可以,不可以侮辱红豆粽!

你趁着嘉德罗斯还在那里吧啦吧啦的说,直接上手剥了一个粽子喂到他嘴里。

“一如爱情甜蜜蜜。”你一脸宠溺的抹掉嘉德罗斯唇边的糯米粒,保持微笑。

……

糯米清香粘牙,红豆甜而不腻,嘉德罗斯鼓着脸咀嚼了几下,避开了你的视线。

姑且……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格瑞】

 端午不只有粽子,鸡蛋,雄黄酒。

就像现在,你用着五色的红线慢吞吞的编着繁琐的结,不时停下将半成品的五色丝线圈在格瑞能看到淡青色血管和突出骨骼的手腕上,然后将丝线收回来继续慢吞吞的编着。

“离端午还有一段时间。”格瑞任由你摆弄着他的手,垂下的纤长睫毛像是鸟类的羽毛。

“但是我想让格瑞快一点感受到端午的气息啊。”你笑眯眯的说,然后将已经编好的五色丝线举了起来展示给格瑞看,“好了,把手伸过来吧。”

格瑞依言把手伸到了你的面前,“……这是小孩子才戴的东西。”

“但是格瑞你以前不是没有带过吗。”你收拾好丝线托腮看他,空闲的一只手随着你接下来的话摆出“1”,“2”,“3”的手势。

“明天我去做个香囊。”你摆了摆手指,“挂在烈斩上好不好?”看到格瑞转头一脸无奈的看着你,你又晃了晃手指,“就几天。”

格瑞和你眼神交流,最后败下阵来。他叹了一口气,木槿色的眼中像是有着白雪窸窣落下。

“依你。”

你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黏黏糊糊的抱住了他,像一只猫一样蹭了蹭他的脖子,你的发梢蹭在他的脖子上带来些微的痒意,不难受,但是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你的存在。

“格瑞你不要嫌我幼稚啊。”你搂住他的脖子又蹭了蹭,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以前度过的节日,我想和你都做一次。”

格瑞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抬手拥住了你,将你整个人更用力的压在他的身上。

 

 

【雷狮】

你觉得像雷狮这样的人,应该对端午这种节日不敢兴趣,所以你也就理所当然的,没有和雷狮说任何关于端午的事情。

哈?我为什么要对那种节日感兴趣?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即使你和他说了,也一定会是这种回答吧。

你眯着眼睛抬头遥想了一下雷狮眯着眼睛一脸不屑的看着你的画面,自己低头继续和粽子缠斗。

独自一人在异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像现在,你要提前一周就开始上蹿下跳的搜罗端午所需要的东西,而且这里的人也没有经历过端午这个节日,换而言之,以前你只需要动动手就能买到的东西,现在都要自己亲自动手做了。

简直是要了你的老命。

再一次,在你好不容易用粽叶包好糯米,手忙脚乱的找绳子把粽子绑好的时候,因为手上用了蛮力,好不容易成型的粽子再一次散开,糯米洒满了厨房。

得,别说抱粽子了,厨房你都要收拾半天。

啊,算了,放弃吧,粽子这种东西,在心里吃过就算是吃过了吧。

你手指颤抖着放下粽叶,再一次被自己蠢哭。

这个时候,雷狮突然出现在了你的身后,他用一只胳膊锁住了你的脖子将你整个人向上一提,凑到你耳边发出一声不悦的气音,“背着我干什么呢?”

包粽子——不对,做食物啊。

“如果你执意把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叫做食物的话,我也不介意把你带去医院做做检查,精神方面的。”

……日哦。

“所以,你到底在做什么呢?”雷狮手掌伸开,指尖在你的肩膀上点了点。

“别想当然的以为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他像是在嫌弃你,又像是在对你感到不满。

“你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感兴趣。”

 

 

【安迷修】

你绝对是脑子抽抽了才去和安迷修科普屈原的故事:)

经过你的随口一提,以及后续安迷修坚持不懈的求知欲,屈原已经成为了在安迷修心中仅次于他师父的存在。

“真是一位高洁的先生啊。”安迷修将手放在胸口一脸憧憬,“这种为了祖国与人民而不断抗争的精神,是在下需要学习的呢。”说完,他偏头看了看你,笑得温柔,“感觉在下又多了需要努力的地方呢。”

内心的小人已经口吐鲜血,你僵着一张脸,笑不出来。

天地良心,一开始只是为了让安迷修更好的了解你们的节日,你本意就是那么随口一提,然后安迷修再随耳一听,谁知道安迷修这孩子这么耿直呢。

“小姐,能请您和在下说更多关于屈原先生的事情吗?”在毫不停歇的和安迷修说了一个小时以后,安迷修端起一杯水送到你嘴边,简直就像是一直大金毛一样一脸期待的看着你,身后的大尾巴近乎实体化,“在下想要更好的向他学习。”

你这张破嘴!

原本你只是想把端午过成一个情调,重点还是和安迷修拉拉小手亲亲小嘴……

怪你自己。

原本应该和安迷修增进彼此感情的一个夜晚,就在你们两个严谨而严肃的学术研究中度过了。

 

End

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写的差了

这还是人写的东西吗,简直不是个东西

—·—— ——— ··—

评论 ( 8 )
热度 ( 166 )

© 孙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