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作为弟弟的他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明明你才是嘉德罗斯的姐姐,为什么总是会产生一种你才是被照顾的那个人的想法呢?清晨,你往嘉德罗斯的便当盒里多放了几块肉,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叹了一口气。

家里出了一个神童,真不知道该是喜是忧啊……

你拿着两个打包好的便当盒走出厨房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背着他的书包一脸不耐烦的站在玄关那里回头瞪你。

“慢死了!渣渣!”那双金色的眼睛瞟了一眼你手上的两个便当盒以后收回视线,不耐烦的踹开了自家的房门。

“你下次再这么慢我就不等你了!”

小祖宗,我也没求着你等我啊——你提着便当盒一脸苦瓜相的跟在嘉德罗斯身后,深深的为自己拘了一把同情泪。

家里出了一个神童,三岁称霸幼儿园,六岁横扫小学部,现在九岁,整天吵吵嚷嚷着初中部待不下去要来高中部上课,老师问他你行不行啊别勉强自己,这熊孩子眼睛一瞪接着给怼了回去!

“别拿那群渣渣来和我比较!”

想你家世代书香,父母还是高级知识分子,平常被惹急了连个“混蛋”都要憋上好久,怎么现在就出来一个张口“渣渣”闭口“虫子”的混世魔王了,谁教他的啊,也没见谁敢招惹他啊。

面对嘉德罗斯,你不知道该说是祖上积了几辈子德,还是祖上倒了几辈子的霉。

你们家的小神童,从小所有人就恨不得把他放手心里舔着,小时候你看着这种差别待遇还颇有微词,直到有一天还是小学的他做了你正在写的模拟中考卷子,分分钟吊打你吊打你当时年级的级部第一,从那以后你就变得和个鹌鹑一样了。

或许妈妈在生你的时候把脑子都留给嘉德罗斯了,你这么想,没事,我是姐姐!姐姐就是要让着弟弟!

不,这已经不是让着弟弟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左手拿着两人份的盒饭,右手拉着嘉德罗斯的手,家里总是不放心嘉德罗斯,所以父母都耳提面命要你多看着他些,嘉德罗斯这孩子野得很,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转身就看不见他了,在经历了几次一扭头嘉德罗斯就不见踪影心脏超负荷跳动之后,你也不管嘉德罗斯怎么怼你,出了家门就直接上手,一开始嘉德罗斯还怼你一路,时间一长现在已经变成了,你不去拉嘉德罗斯的手,嘉德罗斯还要再瞪你。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等你被他提醒想要去拉他的手的时候,他又把手收回来,“晚了。”

那行吧那就不拉了,“你这个渣渣怎么这样!”,说着就自己拉住你的手,末了还不忘使劲的捏一下。

……

小祖宗你到底要干什么?!

今天你也在被嘉德罗斯逼疯的边缘徘徊。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格瑞】

其实很多时候你都在想,其实格瑞才是哥哥,只是他现在被封印在了一个小孩的身体里,总有一天,哥哥格瑞会冲破封印出来找你的!

这么想着,你一把抱住了给你端茶送水的格瑞的腰,仗着他身体还没有长开,直接把人按到你两腿之间的沙发上,“瑞瑞啊——”你鬼哭狼嚎,“你什么时候才能冲破封印啊——”

格瑞见怪不怪的将泡好的茶水放到茶几上,屁股往前挪了挪和你离开点距离,“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格瑞冷静分析,然后你鬼哭狼嚎的声音更大了。

“我想要做妹妹不行吗!满足我一下就这么困难吗!?”

你也很想要那种比你高,长得帅,头脑聪明,运动神经也好,最重要的是疼妹妹的人啊!但是你似乎选择性的忘记了,当初说想要一个弟弟的人,可是你自己。

在格瑞光临你们家之前,你作为独生女一直都是被娇惯着成长的,格瑞的到来是一个意外,一开始你的父母还在犹豫要不要生下这个孩子,但是听你母亲说,你当时抱着个洋娃娃甩着两条小短腿跑去看动画片的时候,跑到一半突然顿住,然后向她跑来。

“妈妈,我想要个弟弟。”你奶声奶气的说着,将小肉手放到了母亲还很平坦的小腹上,眼睛亮晶晶的。

然后,格瑞就出生了。

小婴儿的身上都有一股奶香奶香的味道,很好闻,你小时候总是喜欢凑到格瑞旁边闻他身上的奶香味,后来格瑞的眼睛终于能够睁开的时候,你看着格瑞那双剔透的木槿色眼睛,觉得这个弟弟长得真是好看,带出去肯定特别有面子。

和娇惯着长大时不时犯病的你不同,格瑞从小就很让人放心,在父母外出你以为你只能和格瑞靠着外卖度日,蔫了吧唧的躺在床上翻外卖的时候,格瑞已经自己搬着小板凳到厨房,下了两碗面条。

你闻着香味到厨房一看目瞪口呆,然后也不管厨房有没有关火,抄起格瑞就是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

“瑞瑞瑞瑞,你好厉害啊!”你使劲的吸了一下格瑞像是剥壳鸡蛋一样光滑的脸颊,然后使劲蹭了蹭。

“别胡闹。”小大人格瑞对于突然悬空感到极为的不自在,他晃了晃腿拍拍你的胳膊,“快放我下来。”声音里依旧带出了窘迫。

你当然不愿意轻易的放下他,抱着他又哼哼唧唧了半天,才意犹未尽的放下了他。

所以说格瑞是被封印在小孩子体内的哥哥吧,你吸溜吸溜的吃完面条,满足的抹了一把嘴目送着格瑞收拾碗筷,脑内头一次出现了这个念头。

然后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

你看啊,在家里,收拾房间的是格瑞,扔垃圾的是格瑞,做饭的还是格瑞,你只要负责坐在沙发上刷朋友圈,不给格瑞带了更多不必要的工作就好了。

虽然现在还是小孩子,但是你相信你家瑞瑞长大以后一定是世界第一帅哥!

长得帅√

格瑞可是年年都往家里带奖状奖杯荣誉证书的人,脑子能不好使吗?

头脑聪明√

你现在摸格瑞的胳膊都能摸到一层薄薄的肌肉,运动神经肯定也非常的棒!

运动神经也好√

你今天也在想着如何打破格瑞的封印让他变成哥哥,格瑞回头一看到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么,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坐到你旁边,在你因为果盘里有自己喜欢吃的水果还欢呼一声的时候,他伸手捏住了你的脸。

“即使不是哥哥,我也能照顾你。”

 

 

【雷狮】

雷狮,大院里的老大,你的亲弟弟,你的噩梦。

三天不闹上房揭瓦,五天不吵得寸进尺。

很多次,你都想和雷狮断绝姐弟关系,但是他只要一用那种带着些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你软着嗓子叫你姐姐的时候,你又接着毫无原则的原谅了他,不仅原谅了,你还为他当牛做马,赴汤蹈火。

你被雷狮吃的死死的。

一点姐姐的威仪都没有!你提着一袋子烤串往家里走,唉声叹气。明明只是被雷狮要求晚自习回来的时候从夜市上买烤串,结果去了夜市以后,看到水果就想着雷狮如果吃烤串吃腻了可以吃一点解解油,看到奶茶就就想着他可能也想喝奶茶,脑子里混混沌沌的想了一大堆东西,等买上烤串的时候你手上已经挂满了食物袋子。

没办法啊,谁让你疼雷狮呢:)

到家的时候照例没有人出来迎接你。过分了啊,你想,自己好歹给雷狮买了这么多东西,小兔崽子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你脱了鞋子提着两兜子食物哼哧哼哧的上楼就打算当着他的面把所有烤串扔到地上。

结果这小兔崽子竟然不在他房间里,你一脸凶神恶煞无处安放,对着空气重重的哼了一声,转头鼻尖就怼到了雷狮身上。

“唔啊——”雷狮装详被你撞开,一脸做出来的心有余悸“你终于要谋杀我了吗?”他犹嫌不够的揉了揉胸口,用那种甜腻的,带着丝邪气的声音叫你:“姐姐?”

“别胡闹。”你柳眉倒竖将两袋子食物怼到雷狮手里。

开什么玩笑,你要是能谋杀他你早就谋杀了,要不是知道玩不过他,你早就动手了,明明你才是姐姐,竟然被自己的亲弟弟搞得多次下不来台,丢人。

“行行行我不闹。”即使隔着三岁雷狮的个头也已经超过了你,他毫无压力的揉了揉你的头看着你炸毛以后,低头去看你买的东西。

“这么疼我啊。”雷狮扬了扬手中的袋子笑得开怀,“你是口嫌体正直吧。”

臭小子!

你最后瞪了雷狮一眼挥挥手就要走,却不想雷狮拦住了你。

“你个小兔崽子——”一串鸡肉串就在你说话的时候伸进了你的嘴里。

你咬着串一脸不解的看他,他却像是没事人一眼做到地上把食物放了一地,招呼着你一起坐下。

“一起吃。”

“要胖也是你先胖。”

 

 

【安迷修】

你只比安迷修早了半个小时从母亲肚子里出来,在之后的十九年里,这一直是一根梗在安迷修心里的刺,连同他那差一厘米就能上180的身高一起。

而那个时候,你就会坐到安迷修身边,一副“我懂我懂”样子的拍着安迷修的肩膀。

“在下为什么没有早出生半个小时……”

“没事没事做弟弟也很好啊,姐姐宠你嘛。”

“……但是在下想要像其他人疼妹妹那样对待姐姐啊。”

“没事没事安迷修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但是在下还是好不甘心啊……”

“来来来,顺毛顺毛,乖啊,我们安迷修是最棒的小朋友了!”

“……”

“别不开心啦,来来来抱一个,啊,那再亲一个。”

以上,就是两个十九岁的大学生三天两头就要在家里上演的事情。

明明都是一些很辣眼睛的东西,但是配合上安迷修那种心无杂念的人,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你和安迷修从小就很黏着彼此,还是婴儿的时候两个奶团子就会互相扒拉着对方,要是父母把你们其中一个抱起来,那么不仅怀里的那一个会哭会闹,另一个安稳稳在床上睡觉的也会和通了心电感应一样。

大了一些也是这个样子,父母当年让你们两个分房睡的时候你们哭的和生离死别一样,不仅吓着了爸妈,就连楼下老爷爷都上来敲门,和爸爸妈妈说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打孩子。

当然后来还是分房睡了。

安迷修从小就很黏着,即使是长大了也不例外,只不过区别就是,小时候安迷修是正大光明的黏着你,长大了以后就是悄悄的跟着你。

安迷修一直觉得,如果让姐姐知道他还想小时候黏着她是会被取笑的,所以他就一直暗戳戳,不想让姐姐看到他。

但是实际上你早就看到他了,只是不说而已。

“呜哇,你身后那个,是跟踪狂吗?”和友人出门逛街的时候,友人握着奶茶拉了拉你袖子。

真的是太不会伪装了啊,安迷修。

你咬着吸管诽腹道,想要黏着就直接说嘛,你也很享受被小奶狗黏着啊。

但是同样的,你也害怕安迷修知道你还想小时候一样他一不粘着你你就胡思乱想的话……绝对会被当成笑料的吧!

所以你们两个,到底谁先开口啊。

笨蛋姐弟。

 

End

—— ——— ——— —·

评论 ( 6 )
热度 ( 686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