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疋8346yrt9348r%^U%^&

依旧是不会起名字系列(抄手)

其实是写一个类似于“狐假虎威”的段子,直接打上狐假虎威也可以,但是谁让我就想用“疋”来开头呢(持续抄手)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卡

—————————

 

 

 

【嘉德罗斯】

“我和你讲,我可认识嘉德罗斯!”你把一个落单的参赛者堵到角落,抬腿非常潇洒的腿咚了他,露出一口小白牙阴森森的笑着,“立刻把积分交出来,不然我一个消息就有一百根大罗神通棍怼到你大腿那里让你生不如死。”

也不知道是你的姿态过于凶狠,又或者是说出来的话太过于猥琐,那个参赛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身体抖得和筛糠一样,抬起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你。

你看着面前这个连人都指不好的参赛者,握住他的手指,皱眉一脸的不耐烦:“既然害怕就快点把积分交出来!”

那名参赛者似乎翻了一个白眼,继续一边哆嗦一边指着你,不对,这个方向——你回头想要查看情况,鼻尖堪堪擦过嘉德罗斯的脸颊。

“嗤!”嘉德罗斯看着你从刚刚的威风凛凛变成现在这幅小鸡仔的样子,毫不掩饰的嘲讽出声。

完蛋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被正主抓了个正着,嘉德罗斯现在是不是接着就要用他的棍子给你做一套大保健了??

是不是现在接着跪下叫他大王比较好?你低头看着嘉德罗斯的大腿一脸若有所思,才要告饶,抬头就看见嘉德罗斯一脸凶相的将手中元力武器怼到了你背后的岩体上。

“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嘉德罗斯高傲的抬着下巴,恨不得用鼻孔看着这个想要趁乱跑路的参赛者,“积分给她,然后滚。”

 

 

 

【格瑞】

你的能力是复制别人的长相,拥有这种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元力武器,似乎只要一眨眼的功夫,你就能死无葬身之地,因为无论是复制成哪个人的样子,能力和气势不足的话,最后都还是死路一条。

该怎么办啊。

你咬着手指苦思冥想,然而依旧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乎你放弃了思考,选择在周围闲逛,然后再一次被碰巧遇上的参赛者追杀。你慌不择路直直的往寒冰湖那里冲,结果才进入寒冰湖的范围就脚底打滑,摔了个狗啃泥。

完蛋了,这次跑不了了。你想着这次注定在劫难逃,直接趴在地上不起来,结果等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回事啊。

你抬起头看向身后,追着你的那几个参赛者像是冰雕一样站在你几步之遥一动不动,顺着他们打从心底流露出的恐惧目光,你转而又扭回头来看向面前。大赛第二正扛着他标志性的武器站在你们面前,似乎因为你们堵住了他的去路而不耐烦着。

原来还有这种只靠一张脸就能吓退别人的人吗?你看着抱头鼠窜的其他人,嘴巴张大似乎能塞下一个鸡蛋。

从那以后你一直复制着格瑞的样貌,直到你再一次和他碰面。

“格瑞大人我错了!我只是想活下去啊!我并没有亵渎您的意思啊!我皮您的这段时间一直替您积德行善,您看在我那么努力的份上饶我一条狗命吧!”

格瑞看着还没有接除元力状态,用着他的脸直接扑上来抱住他的腰开始求生的你,手中烈斩举起又放下。

“……不要用我的脸。”

丢人。

 

 

 

【雷狮】

“雷狮老大我们今天去哪里踩鶸啊?”你握住双手放在胸前一脸期待,接触到雷狮带着揶揄的眼神,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开始翻着。

“今天是以收积分为主,还是以踩鶸为主呢?我昨天晚上和卡米尔讨论了一下,卡米尔觉得我们该去收积分了,但是我觉得我们还能继续接着浪!”你合上本子继续一脸兴奋。

雷狮将一只手放在腰上,不耐的“啧”了一声,然后微微欠身,另一只手压在你头上用了力气的向下压着,“随你吧。”

“哎?让我来决定吗?不去听一下卡米尔的意见吗?”

“无所谓。”雷狮抓了一把手中顺滑的头发,笑声闷在胸腔,该死的沙哑性感。“反正都是海盗狩猎的对象。”

“那就玩鶸吧!”你被雷狮压着抬不起头,抬高了手臂举起大拇指,“最近发现了几个还算有趣的参赛者,我带您去。”

“嗯?”

“……我觉得挺有趣的,如果老大您觉得无趣的话,左不过我一刀抹了他们脖子直接收了他们的积分——我的小本子上还有很多人选的!一定有能让您满意的?”

“哦?”雷狮听到你的话以后勾出一个兴致勃勃的笑容,放开了压制住你头的手,“那就试着让我尽兴吧。”

 

 

 

【安迷修】

 “我觉得你们现在离开比较好哦。”你站在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个人对战团体的,极为不公平的战况,歪了歪头真心实意的劝说他们,打算让他们改邪归正。

你的话他们自然是不听的,不仅不听,他们看你一个小姑娘站在荒郊野外连你都想一起打。

你侧身躲过一道向你袭来的攻击,一边打着嘴炮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边撒腿就跑。

开玩笑1V4!活腻了哦!

结果最后你还是被他们堵住了,你看着正不算缩小包围圈狞笑着打算围剿你的参赛者,气沉丹田:“安迷修救我!”

……

“刚刚不是很厉害的吗,继续横啊。”你踩着其中一个参赛者的脚,一脸的小人得志,“都说让你们早点离开了,不听,你看看,不听成什么样了?”

说这话的时候安迷修就握着元力武器一脸无奈的看着你,被那种宠溺纵容的眼神注视,你想起自己刚刚狗仗人势的样子,久违的老脸一红,为了掩饰自己现在窘迫的样子,你胳膊一伸搂住了安迷修的胳膊把他往前拉了拉,空闲的那只手举起大拇指一脸骄傲的指了指自己。

“我可是有后台的人!”说完以后犹嫌不够,你又加了一句:“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弱小,安迷修饶不了你们!”

参赛者:???

安迷修:???

你:我傻啊说自己饶不了他们,有事安迷修上啊。

 

 

 

【卡米尔】

你喜欢打游戏。

你打游戏手残脑子慢。

你打游戏手残脑子慢所以每次组队打游戏你都被喷的很惨。

以前还只是匹配到的队友喷你举报你,后来怎么就变成连对面的敌人都跟着一起同情你的队友,说你坑逼菜鸡了呢?

好累,感觉不会爱了。

你趴在沙发上像是没有骨头的猫一样一脸的丧样,反手就把手机上的游戏给卸载了。

垃圾游戏败我青春费我钱财!别人打游戏都是享受游戏里死生一线的刺激感觉,绚丽的技能与流畅的操作,怎么到你这里,游戏就变成聊天室了呢?

虽然……虽然你游戏打得真的很差劲,但是!你也已经很努力了啊!啊啊啊!

“今天不打游戏了?”卡米尔看见你没有像往常一样举着手机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哀号,略显疑惑的出声。

“太菜了,被嫌弃了。”

“……”

“卡卡我真的这么弱鸡吗?”

“没有。”他坐到你旁边轻而易举的解开了你的手机锁,“你只是不懂罢了。”

“游戏下回来,我教你。”

 

End

我真的,复建很不成功啊……

— ···· ·· ···

评论 ( 4 )
热度 ( 253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