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了,就是你,你好甜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我爱的人不见了

梗源自于“卡普格拉妄想症”(Capgras delusion),患有这种病的人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

感觉就很带感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他一定要捏碎这个胆敢冒充成他王妃的渣渣的头!

嘉德罗斯一脸烦躁与厌恶兼有的表情,毫无保留的向外释放着威压。

这又是哪个阴险的虫子不入流的计谋吗?手指不耐烦的敲击着胳膊,嘉德罗斯啧了一身,又是哪个家伙觊觎他的地位和积分,做出这种事情吗?

谁给他们的胆子!

金色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像是漂亮的金色琉璃一样寒光四溢。

他斜斜的瞟了一眼面前这个不断向自己解释,简直就像是复刻了他的爱人的家伙,再一次嗤笑出声。

模仿到这种地步还真是费心了啊,但是即使再像,那也不是她。

你不知道为什么,和嘉德罗斯一天不见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明明你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你都快要哭出来了,他看向你的眼神没有任何感情,冰冷刺骨的就像是二月的井水。

什么叫“不知死活的虫子”,“恶心的伪装者”,“把她还给我”,你就是你啊。

为了证明你就是你,是嘉德罗斯独一无二的爱人,你拿出了一直随身携带的、嘉德罗斯给你的定情信物。

在那枚戒指刚刚被阳光晒到的时候,你的脖子猛地一紧,身体脱离地面。

“你们把她藏到哪里去了。”嘉德罗斯看向你的眼神似乎能沁出血来,“马上把她带回来,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他从你手中夺过那枚戒指,“别脏了它,冒牌货。”

 

 

 

【格瑞】

格瑞回家了,听说是因为家里有事情要去处理。你百无聊赖的拿出终端打发时间,掐着表给格瑞发语音消息骚扰他。

“格瑞,你什么时候到家啊。”“还要再过一会,现在还在车上。”

“格瑞你等会到家以后能给我拍几张照片看看吗?”“可以。”

“格瑞你能和我先描述一下你的家乡吗?”“好。”

你静静的等待着格瑞给你发来的消息,结果左等右等怎么也等不到。

信号不好吗?你嘟着嘴一遍又一遍的刷新着终端,是不是已经到家了啊?现在是在忙吗?你又翻了一遍格瑞之前发给你的日程表,翻身把终端放到了一边,现在应该是到家了,而且还要处理事情,应该是很忙吧。你揉了揉脸,那就先不骚扰格瑞了。

一天之后你收到了格瑞的消息,短短的只有几个字,组合在一起却让人反复阅读。

“这里不是我的家乡。”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吼吼的给人打过电话去,电话那头格瑞的声音依旧冷静自持,似乎刚刚经历精神刺激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的父母被很像他们的人代替了,家里的东西也是……去像亲戚求助了,结果发现亲戚也全部换掉了,嗯,整个城市都被替换掉了,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为我准备的……我现在还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又是谁这么做。”

“我想找到我的父母和我的家乡,你能陪我一起吗?”

你想也没想的答应了。

你们汇合以后坐上了最近的一班列车,格瑞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你还是紧紧拉住了他的手,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安慰他。

旅程中途格瑞起身去其他车厢,你坐在靠窗的位置耐心的等待着他,半晌,从车窗玻璃中,你看着格瑞定定的站在你身后,一脸被压抑很好的探寻。

而后他离开了这节车厢。

“你好,我想报警。”

“我女朋友不见了,和我同一车厢的乘客也都被替换掉了。”

 

 

 

【雷狮】

 今天你被雷狮抓住了五次,其中佩利帮忙了一次,帕洛斯帮忙了两次,卡米尔全程跟进。

然后今天也是,每一次,在雷狮对你显露出杀意的时候,你都在海盗团的帮助下顺利的逃跑。

这样提心吊胆颠沛流离的生活你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头。

忘记是从哪一天开始了,好像雷狮上一秒还揉着你的脑袋,游刃有余的看着你挣扎着想要逃脱他的控制,你则半真半假的拿捏着力道捶着他的胸口让他松手,然后下一秒,雷狮在你头上胡作非为的手突兀的停下,尚且停靠在他胸口的手被人用像是要脱臼的力道撤开,你的疑问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他打断: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周身有细小电弧不断游走,似乎你说出的话稍有不和他心意,他就会接着了结你。

卡米尔亲自为你作证,证明你就是雷狮的爱人,,然而雷狮并不相信,在雷狮对你显露出杀意的时候,你逃跑了。

那之后海盗团连发两条悬赏,一条是寻找所谓雷狮不见踪影的爱人,另一条是抓住那个胆敢伪装成雷狮爱人的人送到海盗团,生死不限。

你想要和雷狮回到过去,你也在为此做着努力。

但是即使你搬出无数种证据证明你就是他的爱人,雷狮依旧偏执的认为你是一个替代者,即使知道他的每一个嗜好,即使和他的爱人一模一样,但是他就是知道,你不是他的爱人。

怎么办。

再一次被雷狮抓住的时候,你已经没有了解释或者是反抗的想法。

好累啊。

不想再继续了。

 

 

 

【安迷修】

“小姐,您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在下很想您。”终端那头安迷修毫不掩饰他的失落。

“还要再过一阵子了。”你用力的掐住大腿上的肌肉,才压抑住了那种想要哭泣的念头,“很快,我很快就会回去见你的。”

“真的吗?”他的声音难掩雀跃,“那在下会等着您的。”

安迷修不认识你了,他总是把你当做另一个人,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人。

每每他看见你,一脸惊喜的向你跑来,呼喊着你的名字时,那种惊喜的笑容总是在你转身的时候凝固,“抱歉啊这位小姐。”最后的骑士摸着后脑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在下认错人了。”

一开始你以为他是故意这样,就顺着他的动作礼貌的笑着,对他说着不要介意。

但是时间一长你就觉察出不对劲来了,不止是被错认成其他人,即使你主动凑上去和安迷修说笑,他也会一脸错愕的和你拉开距离,顾左右而言他。

这副样子你曾经在其他人身上见到过,那是安迷修面对和自己不熟的人时候的样子,因为不熟所以想要拉开距离,但是又害怕伤到别人所以自己一个人别扭着。

但是很神奇的,安迷修的眼睛不相信你是他的爱人,但是他的听觉却不是。

安迷修总是因为把你“错认”成他的恋人而自责着,为了让他显得不那么尴尬,你后来都会有意识的避开和安迷修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的几率,当然同时,有那么一段时间,你把终端也给搁置了。

等到你想起终端,打开终端翻看消息的时候,里面满满的都是安迷修的留言。

你看到那些留言,内心百转千回,终是忍耐不住回复了他。

『在下想要听一下小姐的声音』

只是一句话就让你踌躇不已。

听到声音的话,安迷修还是会觉得你是一个冒牌货吧。你将安迷修的请求一拖再拖,最终耐不住他的请求。

完了。你当时想,自己和安迷修这最后的一点联系也要失去了。

然而并没有。

隔着终端,你依旧是那个安迷修深爱的姑娘。

自己大概是疯掉了。

你一边在终端上回应着安迷修的爱意,一边琢磨着自己明天如果遇见安迷修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迎接那个“陌生”的骑士先生。

到底谁才是疯的那一个啊。

 

End

开始还债???

·—·· ——— ···— ·

评论 ( 10 )
热度 ( 251 )

© 孙·傲天·日天·良辰·凌尘·汤姆苏·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