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电话来访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的

安迷修单人,全篇以对话表现一个突发奇想的,不怎么样的故事

乙女向很淡薄,但是还是有一点,就一点点

——————————

 

 

 

“嘟——嘟——嘟——”

“嘟——嘟——嘟——”

“嘟——(接通)喂?您好,我们是星际电——”

“啪!”(挂断)

“嘟——嘟——就打扰您几分钟的时间!求求您了,我们只是想要知道您父亲的近况!”

“……(呼吸声)”

“(小心翼翼)真的只有几分钟,不会耽误您其他事情的……我们也可以看您的时间,您什么时候方便我们时候采访,只要您愿意……”

“(暴躁)一个两个都往家里打电话,打打打打打,不知道别人要睡觉吗!啊!!??”

“……………………抱歉?”

“那家伙没死,活的好好的,放心——(恶劣的拖着长音)。”

“(吞口水)可是,可是您面对之前的二十三家电视台和十八家报社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语调古怪)你倒是知道的清楚。”

“!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并没有监视您的私生活,只是现在星际上到处都是——都是那种污蔑您的报道……”

“反正都是一群垃圾记者。”

“呃,嗯……”

“(挂断)嘟——嘟——”

 

 

“嘟——嘟——嘟——”

“嘟——嘟——(接通)你们有完没完啊!嗯?叔是你,抱歉了小子不懂事。我爸?您放心,他只是年纪大了,身手不大利索了,我估摸着他歇一个月就又能生龙活虎了……我?我怎么可能不恨他……但他毕竟是我爸,我妈也不想看他老无所依……您要来家里?行,那我随时候着,您来的时候小心一点,这些媒体选择和狗一样!好,那叔再见。”

“嘟——嘟——嘟——”

“嘟——(接通)喂?这次又是谁?”

“您好,我们是安康保险,我们——啪!(挂断)”

“嘟——嘟——喂,我是安雅,我要和安迷修说话……你到底买了多少保险!我和你说过我有钱,我不要你的钱!你恶不恶心啊,你知不知道你买了一堆保险的事现在捅出去了,别人都以为是我买的!艹!……(怒极反笑)不要讲脏话,我他妈就是因为以前听你的话才离开我妈的!你这个老王八蛋!(喘气声)”

“喂,您好安雅小姐,我是安迷修先生的护工,安迷修先生刚刚昏过去了,不能和您通话了……虽然由我说挺多事的,但是小姑娘,我这个过来人得和你说一声,别和你爸置气,而且你爸现在还——”

“我知道(瓮声瓮气)他死不了的。”

 

 

“嘟——嘟——嘟——”

“嘟——(接通)您好。”

“您好,我们是康复中心,我们想要了解一下安先生出院以后的近况。”

“好的,你们问吧。”

“……”

“人呢?(语气不耐)”

“在的(汗颜)就是有点意外,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的打通电话……”

“(不悦)现在是你的工作时间,把你的嘴巴放到该用的地方上面,不然我可以立刻挂断电话。”

“抱歉抱歉(慌张)那我就问了?”

“快问。”

“啊啊……安先生之前对敌时肋骨骨折,就诊期间又外出对敌导致了气胸,安先生现在康复怎么样了?他之前一直急着要出院,我们怎么劝都劝不住。”

“(沉思)还可以,那次之后他呼吸动度受限,这个你们知道,他不太敢咳嗦,有时候咳嗦会引起局部疼痛,不过——托这个玩意的福,他现在不敢那么乱来了。”

“哈哈哈(干笑)安小姐对安先生的关心还真是独特啊。”

“不是关心(突然)还有什么要问的,快点,我现在很忙。”

“(急忙)哦哦!安先生之前还在我们这里医治过几次枪伤,嗯?具体几次我不太清楚了,您也知道的,骑士先生总是行走在危险的一线,现在还值得关注的枪伤只有三处,一处是穿透肩膀,一处是擦过侧腰,还有一处就是这次的打在胳膊上。”

“之前的伤我不太清楚,我之前不和他住在一起,(回忆)还好那家伙伤的是左边胳膊,不然我就要给他喂饭了——你不要紧张,他恢复不错,虽然不像以前可以提着剑像个二愣子一样到处跑,但是在家摆弄花草还是绰绰有余。”

“这样吗(松了一口气)那真是太好了,说实话之前我们康复中心都很害怕安先生再也不能使用剑——这已经可以称得上医学奇迹了,啊不过也对,安先生和圣空方面也是很深的交情呢。”

“和嘉德罗斯无关。”

“诶?”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还有一个,安先生之前在我们这里检查的时候查到体内存在大量毒素,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说实话安先生体内的毒素维持的太微妙了,多一点少一点都会损坏机体,但是那些东西却保持了十年!您能想到吗,十年!”

“(长久的沉默)我不知道这个。”

“怎么会?”

“从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个,十年前?”

“嗯,对……”

“好的我知道了,毒素的问题我建议你去问问他自己的事务所秘书,我想他们的关系要比我们这父女关系亲密的多。”

“等一下小姐——啪!”

 

 

“嘟——嘟——喂,是我,安雅,你之前说我妈妈的元力技能是治愈是吧,有什么上限吗?有?没有?把话说清楚啊干!”

 

 

“嘟——嘟——嘟——”

“喂,妈妈。”

“嘟——嘟——嘟——”

“我最近知道了一件事情。”

“嘟——嘟——嘟——”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恨他了。”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喂?您好。”

“是我,小雅。”

“(惊讶)你,不对您?”

“嗯,你知道我为什么打电话。”

“……您知道了?”

“你妈妈的死和安迷修无关。”

“……我不这么觉得。”

“嗯。”

“叔,这已经属于我们自家的家事了,您一个外人不该插手。”

“我和你父母都是朋友。”

“但是我妈妈不在了。”

“我知道,他也很痛苦。”

“但是他连我妈最后一面都没见。”

“……”

“您知道的吧,我是听我爸说我和我妈分开住别人更不容易发现我才和我妈分居的,但是结果呢?”

“我很抱歉。”

“您道什么谦啊(笑)所有人都说他是英雄,但是他不是,至少我不认为他是,他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

 

 

“嘟——嘟——嘟——”

“嘟——(接通)我没想到最后来劝我的是你……”

“臭小鬼赶紧给安迷修滚回来!”

“你们不是宿敌吗?还有不滚。”

“啧,我早说安迷修那智障的教育方法有问题(挂断)啪!”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你还敢挂我电话!”

“你好烦啊。”

“听着,安迷修没多少活头了,你最好不要再给他留第二个遗憾。”

“(无所谓)反正不是我自己的遗憾。”

“喂,小鬼,你感觉给我滚过来!”

“啪!”

 

 

“嘟——嘟——嘟——”

“嘟——喂?啊,你看过新闻了啊,不用道歉,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说实话他能继续拖着那副身体到处蹦跶才违反科学(深呼吸)最近是挺忙的,整理他之前留下的烂摊子之类的,我之前都没发现,他那个老家伙打架这么不要命……嗯?我没事,真的没事,你放心吧,嗯,有事我会和你说的,好,再见。”

 

 

“嘟——嘟——嘟——”

“喂,妈妈。”

“嘟——嘟——嘟——”

“你和我爸都是笨蛋吗?”

“嘟——嘟——嘟——”

“你明明那么弱,如果不是那么弱也遇不上我爸,你怎么还往里面冲呢?”

“嘟——嘟——嘟——”

“哦,对,我和他置气,自己跑出去了。”

“嘟——嘟——嘟——”

“但是谁知道那么巧呢?”

“嘟——嘟——嘟——”

“我那个时候小,不懂事,怎么你们就不打我一顿呢?现在好了吧,你们就在那边看我干傻逼事吧。”

“嘟——嘟——嘟——”

“(叹气)你们到底是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彼此多一点啊。”

 

 

“嘟——嘟——嘟——”

“爸,安迷修,大傻子。”

“嘟——嘟——嘟——”

“你果然是个大傻子,让你光蹚浑水,你看,自己被人报复不说,我和我妈也被连累的睡不好觉。”

“嘟——嘟——嘟——”

“对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那群朋友也是,恶心又垃圾,正常情况不应该在你临死之前告诉我一切好让我放下仇恨吗?一群傻逼。”

“嘟——嘟——嘟——”

“不过你放心,虽然你和我妈都傻,但是我可不像你们那么傻。”

“嘟——嘟——嘟——”

“我会活的好好的,跑的远远的,让那些臭水沟里的家伙再也找不到我。”

“嘟——嘟——嘟——”

“所以,再见咯,最后的骑士。”

 

End

说实话写完以后我在想要不要打亲情向tag,凹凸世界亲情向?凹凸乙女亲情向?

然后不知道有没有看懂,就这里说一下,女儿小时候闹脾气跑出家,然后被盯梢的敌人盯上了,然后就想绑架她,结果后来弄巧成拙搞成了化工事故,孩儿他妈战五渣跑出去救孩儿结果沾上了,安迷修看孩儿和孩儿妈都在里面也进去了,结果也沾上了,然后孩儿他妈能力是治愈,安迷修之前受的伤在医院正规做完以后回家再做一遍,所以医学奇迹,但是孩儿他妈救不了自己,就这样。

一开始只想搞一个对话体,后来这是搞出来一个什么哦。

评论 ( 2 )
热度 ( 82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