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怼怼

文章除特定人员外,请不要转载
垃圾写文的,就这样
有一只狗子叫云疋
写文无病呻吟

【凹凸世界乙女向】那个孩子废掉了

,刀?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前篇:你是一个没用的孩子

平行结局:那个孩子飞走了

——————————————————




【嘉德罗斯】


你觉得自己无法再面对嘉德罗斯了。

最疼爱自己的兄长实际上是对自己最残忍的人,你无论也不能相信嘉德罗斯之前对你做的事情,即使真相已经摆在你的面前。

圣空星最高贵的王储竟然处心积虑的打压他最疼爱的妹妹,原因竟然只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的妹妹——这种事情只怕最厉害的小说家也想不出来吧。

自己的一生都毁在了兄长的手里,如果不是兄长,你现在或许已经是皇室最高贵的公主殿下,在某一领域有了相当大的成就,你会被国人赞美,也会被父王夸赞,不管怎么样,都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蜷缩在这被人遗弃的皇宫里,受尽冷眼拥抱自己。

这样的兄长怎么可能是爱着你的。

那颗心脏剧烈的鼓动着,如果真的爱你,不是应该看着你变得更好吗?

还真是自私任性啊。

你在一个雪夜逃出皇宫,还没有离开皇城就被嘉德罗斯派来的手下抓了回去,迟到的叛逆期终于到来,你想尽一切办法去逃离嘉德罗斯,结果却都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他拥入怀里,直至被他锁在皇宫严密看守。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嘉德罗斯像以前一样将你放在他的腿上亲吻着你的头发,“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哥哥能给你最好的。”

“下次再逃走的话哥哥就要用链子拴住你了。”

那个孩子曾经有着天人之姿,只要稍加指点就能惊才艳绝,但是即使天赋再高,也耐不住时间的消磨和长久的搁置。

那个孩子一辈子都不能离开了。

泯然众人矣。



【格瑞】


如格瑞所想的那样,父母的确在你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就开始为你紧锣密鼓的张罗相亲,似乎看着你结婚生子、衣食无忧,他们就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你被母亲带去相亲的时候依旧有些懵懂,后知后觉的知道了这是在相亲,还没来得及给格瑞发消息求助,就在男方家长挑剔的审视目光中溃不成军。

回家的路上你的母亲带着些埋怨和遗憾的问你为什么好好打扮,她看着那个小伙子人很不错的,你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晚上等到父母睡下以后再一次推开了格瑞的房门。

“我又不是商品,为什么不问一下我的想法——”你泪眼婆娑的抱住格瑞,恨不得让两人的身体紧密贴合好汲取他身上的温度,以此来压制住你身体的颤抖。

格瑞拍着你的后背默不作声的听着,等到你哭累了以后拉住你的手认真的看着你:“哥哥会保护你的。”末了犹嫌不够又添上一句,“你是独一无二的。”

只是一句话就让你眼中泪水再一次决堤,你睁大了眼睛像是第一次认识格瑞一样。

那之后格瑞去和父母交涉,在他们同意不会过早的逼你结婚以后,二话不说带着你一起出了国,并称之为“放松神经”。

所有人都以为是放松你的神经,但是格瑞清楚的很,他说的放松,是放松他自己。

这个孩子的眼里已经只剩下自己了。格瑞裸着精壮的上身看着身下因为深吻而气喘吁吁的你,手指勾去你身上最后的一层防线。

现在到了收网的时候了。他亲吻着你汗湿的身体,你也热情的缠住他,眼中是仿佛要熔化冰山的热度。

这个孩子以后都只属于他了。



【雷狮】


时间会消磨一切,包括一开始的一腔热情。在最初逃出雷王星的那些日子里你确实是欢快的,就像是终于脱离了牢笼的小鸟,放肆的飞翔在雨夜晴空。

离开雷王星以后你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拥抱着自己,这是自己以前从没有见过的东西。人总是会对未知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和热情,你也不例外,和雷狮卡米尔一起逃出来的最初的那几年,你确实快活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一天,每一天都充满期待。

但是热情总有耗尽的一天。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你厌倦了烧烤,厌倦了胀气的啤酒,厌倦了其他人在你眼里粗鄙的举止,厌倦了那片钻石星辰。

你想要回去,回雷王星去,自由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自由需要负担的代价,以前你愿意付,但是现在你不愿意了。

最开始是在雷王星的人来抓你们的时候故意远离雷狮,以期被雷王星带走,结果那些人连人带船被雷狮轰成了粉末,后来卡米尔再一次掐住你的脖子想要把你扔出羚角号,但是被雷狮制止。

后来你总是会想,那个时候如果卡米尔把你扔出去了该多好。

你越来越忍受不了现在的生活,从一开始的远离雷狮,到后来故意拖雷狮他们的后腿,雷王星越来越步步紧逼,像是一把剑悬在每个人头顶摇摇欲坠。

连日的颠沛流离让你的精神高度紧绷着,最终心一横做出了给雷王星做内应的事情。

雷王星派出了有史以来最多的警备,然后被早已知道他们计划的雷狮利落的一锅端。

“别天真了。”雷狮扳住你的肩膀让你看着眼前无数飞船军舰是如何支离破碎,语气里难掩乖张狠戾。

“你以为做出这种事情以后雷王星还会放过你吗?”

“从你逃出皇宫的那一刻,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安迷修】


凹凸大赛还真是可怕。

你躲在掩体后面看着安迷修和别人超出你等级太多的打斗,于刀光剑影之中再一次庆幸遇到了安迷修,不然自己一定早就死掉了吧。

你将遇到安迷修以后的种种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再次树立了安迷修在你心中高大的,不可撼动的正面形象。

“让小姐躲在这种地方,在下还真是失职啊。”安迷修的声音从掩体上方传来,因为背着阳光,在你眼里安迷修就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边一样,你一下子被晃了眼,慌慌张张的撤开视线,欲盖弥彰的岔开话题。

“您这一次又成功的讨伐了罪恶呢。”你面色红润,眼中满是敬佩:“如果我有您万分之一厉害就好了。”

安迷修听到你的话后微微一笑:“您并不用刻意的改变。”

他将你从掩体后面拉起,过于亲密的伸出手整理你的头发,“您只要做您自己就好了,在下会为您铲除一切潜在的危险。”迎着你不带任何负面情绪的,纯净无暇的眼睛,安迷修将手收回身侧温柔的笑着。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改变啊。

干净无瑕,像是月光一样洁白的灵魂。

他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让那些丑恶血腥的事情无法贴紧你分毫,而作为相应的回报,你要一直用这种澄澈的眼神看着他。

就像是菟丝花一样依附着他吧,直到没有他就活不下去。


End

是我流ooc了,每个人崩的和铃儿响叮当一样

晚间应该还会发点东西出来……干脆直接拖到十二点做五一的贺文得了

评论(4)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