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我英乙女】不香艳ABO

ooc我的,人物官方的

爆豪/轰/死柄木/治崎

——————————————

 

 

 

【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分化成alpha是众望所归的,他就应该是个alpha,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他分化成beta或者omega的样子,不管是攻击力极强的个性还是智力超群的大脑,爆豪胜己从来都是那个独一无二,而且只有那个独一无二才配的上他。

你还记得他第一次发情的时候不管不顾的朝你冲过来,气息不稳,赤色眼睛里沉淀着浓重情欲,他像是那些有着锋利牙齿猛兽的还没有长开的幼兽,才长出牙齿就张牙舞爪的扑向猎物,毫无章法不得技巧的在猎物身上乱拱乱蹭,看到猎物裸露在外的脆弱皮肤就会大脑一片空白的在那些洁白皮肤上留下牙印。

看似充满威胁,但是实际上却依旧是一只不得要领的幼兽,只要一个充满安抚意味的拥抱和信息素的引导安抚就能稀释到身上因为发情期而带起的热意。

“烦死了。”他用像是要把你肋骨勒断的力气紧紧拥住你,将头埋在你的颈窝,如果你能看到他的脸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这个人平常总是被不耐充斥的脸上现在满满的都是懊恼。

真差劲。他皱着眉毛,脸上是还没有完全褪去的红色,然后他低下头,头发扎在你的脖子上让你不自觉的歪着脖子避开,他察觉到以后难得的没有爆炸,只是伸手扶正了你的脖子让你不能逃避。

“剩下的事情成年再做。”他将手指压在你的腺体上,感受到你身体的紧绷以后松开那里,却又在你放松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着你的脖颈迫使你露出后颈的腺体,然后咬住了那里。

“但是标记还是要打上的。”他舔去嘴角血迹。

 

 

【轰焦冻】

你以前闻到过轰焦冻信息素的味道,是在食堂里,你心血来潮想要吃荞麦面,排队的时候却没想到站在你前面的就是一年级的风云人物。

那个时候潜藏在食物香味下面的,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让人忍不住联想到冰山,冬风,出鞘的剑,让人闻到就忍不住打个哆嗦的味道,总之绝对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你扬起脖子又用力吸了吸鼻子,然后打了个喷嚏。

味道太重了啊。

你想,如果不是现在这篇地区只有你和轰焦冻两个人,只怕你要以为叶隐或者其他有着隐身能力的人藏在暗处。

“……轰同学?”你下意识的将手放到腰间的急救包上,小心翼翼的问,“我能帮你点什么吗?”

没有错的,现在空气中躁动,像是燃烧的火一样给人以灼热感的信息素,对面少年大敞开的领口和不停喘息的动作都在昭示着这个人正在进入发情期。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轰焦冻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信息素味道,但是现在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这个。你拿出急救包里的抑制剂,握着容器低端一点一点慢悠悠的将抑制剂递到轰焦冻手边。

你看他伸出手才要松一口气,却不想他竟然伸手更进一步的握住你的手腕将你整个人拉到他面前。

“咦咦咦咦咦!!??”

“就这样站一会。”他改为双手一边一个拉住你的手腕,他低着头发丝遮去了半张脸,只能从那些喘息里分辨他现在的状态。

握在你手腕上的力道越加重了。

“就这样过一会就好。”

 

 

【死柄木弔】

今天依旧加班加点到了深夜,所以理所当然的,离开事务所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身后是室内白炽灯打出来的光,身前则是暮色四合时的暗,你站在事务所的门口捏紧了斜挎包的带子,深吸了一口气走入夜色当中。

夜晚总是会滋生黑暗,更何况是在现在这个极度紧张的时期。你想起敌联盟前几天才引发的大骚乱,即便有着很大一批充满希望的新兴血液,英雄的信誉度和民心也大打折扣,嘛,如果不是这样,你也不可能加班到现在这个时间。

每盏路灯之间有一段短暂的黑暗,已经快到家门口了,理所当然的放松了警惕,然后就在那一段短短的黑暗里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

像是太阳永远找不到的死角,沾满雨水黏在身上的衣服,让人喉咙发紧,打从内心里感觉到不舒服,也绝对不止是夜晚阴冷那么简单的事情,你能感觉到自己因为这股气息而发自内心的烦躁和恶心,就像是你遇见其他和你一样的alpha一样的情形。

察觉到是其他alpha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你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只手,常年不见光的惨白,食指上抬不落在你的脖子上,是死柄木,让你工作至今的敌方首领。

是要杀了你好给英雄试压吗?你强自镇定,却也做好了和他拼死一战的觉悟。

敌方首领站在你面前这件事情甚至让你选择性的忽视了他身上浓重的alpha信息素味道,然后你就看到他兜帽下的半张脸露出一个颇为诡异的笑来。

他的手依旧按在你的喉咙上,像是感觉不到你身体的紧绷,亲昵的低下头去将话送进你的耳朵,“不请我喝杯茶吗,英——雄——”

 

 

【治崎迴】

事情只发生在一瞬间,身体比大脑更快一步做出反应,omega本能让你此刻匍匐在地大口喘息着,腺体不受控制的散发出清甜气息去迎合那股霸道的信息素。

在感受到这股信息素之前你一直以为,所谓“感受到那股强大信息素就腿软”的说法是那些自己想要发情的omega可笑的说辞……原来不是说着玩的啊。

你像条没有骨头的虫子一样趴卧在地,冰冷地面与火热躯体形成强烈反差,身体内部蒸腾起无限热意,被那股信息素拉扯着强制发情,大脑也因此变成了一锅浆糊,目光所及之处只能看到前方白色的鞋尖,多余的便再看不见。

对方不紧不慢的朝你走来,不经意间透露出的压迫感让你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却不想那人走进以后一脚踩在了你的肩上。

“别动,不想死的话。”

事情似乎失控了,你明明只是路过啊……

男人拉扯着你的头发将你的上半身提起来,看向你的眼睛空明的似乎留不下任何东西。

“发情了?”你听他呢喃自语,空闲的那只手摘去脸上面具,露出浅色的唇。

对方嗅了一下空气中的味道,接着带上面具,毫无留恋的将你扔回地上。

自生自灭吧,他毕竟不是什么好人。

 

End

 

改了一下治崎的结尾

评论 ( 12 )
热度 ( 649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