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手部重伤抢救无效的千鹤 还是没赶上时间……不过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

用的是你的女儿,因为写的很片段,而且也不会写打斗,所以我就这么悄咪咪的写,你悄咪咪的看啊

然后就是,大纲流、片段流了,请不要打我

前略。

千鹤将还在状况外的金挡在身后,嘴角要弯不弯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虽然她是好心想要帮金更快的熟悉他的元力武器,也多亏了金是一个小天使,不然估计她在提出带着金去一个神秘偏远的地方的时候,她就应该被矢量箭头穿个对穿了。

金和她一起去了地图的角落,千鹤还没怎么跟金讲解元力还有如何突破元力,就有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哎呀哎呀,这不是平常跟在安迷修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吗?”面容妖冶的骗徒弯着那双像是淬了毒液的眼睛,食指轻贴嘴唇:“还有那边那个小朋友,好像和大赛第二还蛮有一些渊源的。”

帕洛斯看着千鹤逐渐紧绷的身体和越发透出敌意的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别这样,你们可是有两个人,”

“双拳难敌四手。”

后颈突如其来一阵诡异的寒气,像是寒冰凝聚成的长针直直的贴着肌肤扎进骨头里,千鹤先是一惊,然后浑身一悚,一直被庇护在安迷修羽翼下的神经还是晚了一步。

她狼狈的一歪身子躲过身后暗黑使者伸过来要束缚住她的手,因为惯性连走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大意了。千鹤看着已经被两个黑暗使者架起来双脚悬空不断挣扎的金,肠子因为纠结和紧张拧作一团,眼前发虚喉咙犯苦。

帕洛斯不是什么好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在千鹤心中的危险指数比雷狮更深,狮子的獠牙与身躯都是可以被看见的,他们威风凛凛地动山摇,但是毒蛇不一样,柔软冰冷悄无声息的将毒液收容在身体里,只是从他身边经过都有可能被他咬上一口。

和帕洛斯没什么好说的。

千鹤得出这个结论以后,直接催动了元力技能青之炎。

八颗泛着青色的光球像是被太阳吸引的行星一样环绕着她,千鹤深深的吐息,张开手看着已经主动凑近掌心的蕴含着可观破坏性的光球,已经一脸严肃。

她对于元力技能的运用或许没有那么炉火纯青,但是她也不是完全的小白!

她手指向前一指,环绕周身的光球就像是流星一样一颗接一颗的砸了出去。

光球划过空气两方摩擦带出了绚烂的青色光晕,像是一层轻薄的纱在视网膜上留下惊艳的色彩。

光球还没有接触到帕洛斯就被主动撞上去的黑暗使者带着一起爆炸。

音爆声让耳朵嗡鸣不止,两方爆炸带出的强烈冲击在这一方角落里掀起滚滚浓烟,千鹤用手捂鼻,顺着强大的冲击倒退了几步,然后趁着浓烟滚滚而起阻挠视线,凭着方向感和之前的印象向着金的方向跑去,再次成型的光球缓缓旋转着为她驱赶周身的浓烟,并在这人为的黑暗中为她散发出温润的光来。

还差一点!

千鹤看着已经逐渐在视野中显形的金色,心中一喜将手向前一伸。

“bingo!”

那只手被人握住,冰冷的触感让人感觉像是被毒蛇缠绕一样。

千鹤看着那双带着笑的妖异眼睛,头皮一麻慌不择路的将周身光球再次投掷到帕洛斯身上,而且是照着他的脸去的。

 

 

……

不行了不会写了

ORZ

 

然后后来千鹤在打架途中给安迷修发了个消息,安迷修赶来了,一看哦吼恶党的狗二话不说拿着冷流就是干,帕洛斯打不过,在心里对着千鹤比了个中指二话不说也对着终端叫雷狮爸爸,然后雷狮一听呦呵傻逼骑士打狗还要看主人(帕洛斯:……)拿着雷神之锤也开始干,两个人和老母鸡互啄一样你砍我一剑我电你一下,看起来和打太极一样

千鹤趁这个功夫和抱崽子一样抱住金,两个人抖得和小鸡仔一样看着安迷修和雷狮神仙打架,千鹤看着帕洛斯那张脸就觉得他没安好心,又开始撺掇着金找格瑞抱大腿,格瑞来了嘉德罗斯还远吗

然后格瑞和嘉德罗斯神仙打架,雷德祖玛刚海盗团

千鹤和金趁乱跑了

 

评论 ( 1 )
热度 ( 51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