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之前早就听说过这个黑市的厉害,直到真的身历其境的这一天,他才知道为什么整座大陆都流传着“只要将筹码奉上,心中所愿就会实现”的说法。

有些手段和厉害。

安迷修站在那个卖干瘪药材的小贩摊前,借着购买者的身份关注着身后那辆运输车。

那应该是一辆平时用来运输小型魔兽的牢笼,有成年男性大腿粗的木头颇为随意的圈出方寸空间,木桩之间的间隙也大,但是困住那些有着柔滑皮毛和厚实脚掌的魔兽却是绰绰有余。

饲养魔兽在那些上层贵族之间蔚然成风,所以黑市大多会在新魔兽运输过来以后将魔兽关在这种方便观察的笼子,提醒那些有钱的贵族大人们这里有新的魔兽。

作为游侠,游历大陆的这些年,安迷修也是知道一些黑市的规则的。

但是今天这辆运输车却不同,依旧是那种困住魔兽的木质牢笼,其上却盖了一块用贵重金属织就的红色丝绒,麦穗样式的金色流苏随着运输车的前进而顺着一个方向定住,欲盖弥彰而又恨不得向整个黑市宣告那价值数百金币的华盖下藏着怎样的宝藏。

反常必有妖,安迷修在那辆运输车出现在这条街的时候就开始不动声色的向着那边靠近,直到刚刚,有两组人为了争抢一个森林精灵而大打出手,将路边的建筑轰成一堆木渣,堵住了这条路。

立刻有人去清理,但是人群拥堵却也无可避免,给别人造成这样大的麻烦,如果是平常安迷修或许会上去教训他们,但是今天,他在心里小小的违背了一下自己坚持的道,说了一声干得漂亮。

那囚笼里关着一个女孩,只要是稍微凑近运输车一点,就能立刻辨别出来。

因为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香味,像是酸甜可口的覆盆子,像是柔软的纸莎草,不知外界险恶的扩散着。

是精心调制过的香水。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和这散发着腥臭血气的黑市完全相反的香味,借着人来人往,身形一错靠近了牢笼。

是哪家的小姐吗?他看见红色丝绒没有遮住的地方露出的一小片白色纱裙,其上生机焕然绿意葱荣,鲜亮的鸟类羽毛构成枝叶繁茂,让人只是注视都觉得心情宁静,然后他看到那一小片裙摆像是潮水一样褪去,接着一只白嫩的手将绒布挑起一点,他似乎看到绿色像是猫的眼睛一样一闪而过,脊背不由自主的挺直,进入了一种紧绷的状态。

“这位先生,可否告诉我现在的时间?”那牢笼里的人像是那些魔法吟唱者一样,一开口就能吸住人的灵魂。

他愣了一下,接着从怀里拿出那块一直跟着他的黄铜怀表,动作颇有些手忙脚乱。

“还有一刻天就要黑了,小姐。”他看着那只手,修剪的圆润的指甲上有着白色的月牙,指尖透出淡淡的粉色。

“这样吗?”安迷修听到她呢喃一声,毫无留恋的将手收了回去。

“非常感谢您,这位好心的先生。”

那片裙摆也没有回来。

 

在她抽出藏在腰间的软剑,手腕轻巧翻转将那些木栏反手一剑削掉的时候,拍卖场里的人还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等到她提起裙摆从那圈出的一方小天地里出来,裙摆落下扫过那些被她削下的木桩,在木头滚动的声音里,那些人恍然梦醒,一片死寂之后,是要掀翻屋顶的尖叫和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她的目的似乎不是屠戮,你看啊,她只是站在那里,握着剑的手腕腕骨苍白森冷,想是要冲破那层薄薄的皮肤,那双绿色的眼睛像是倒映着两岸翠色的流水凝结成的冰,只单调空灵的映照她所看到的一切,但又像是镜子一样流转而过不会激起片刻涟漪。

她注意到了他。因为在这满屋尖叫逃窜的人中只有这一个不闪不避,站在那里注视着拍卖台,简直就像是鹤立鸡群的那只鹤一样。

远远的,安迷修看不到她面上的表情,看还是能看清她的动作。

她手腕翻转挽了一个剑花,反手将剑束在身后,然后她提起裙摆后退半步,向着远方的安迷修行了一个屈膝里。

他愣了一下,尚还没有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看见她下一秒将背在身后的那把剑划出一道圆弧,寒光一闪之后就是皮肉绽开血液从动脉喷出的声音。


他的判断力还有待提高。

觉得那位小姐有危险而好不容易混进地下拍卖场的安迷修,还没有从刚刚和那些黑工斗智斗勇的刺激中缓过神来,迎面就看到那位之前见过的牢笼里的小姐,在拍卖师将手伸进牢笼撩起她的头发好让买家们更感兴趣的时候,抬起头勾出一个过于炫目的笑来,安迷修被那个笑容晃了一下,再回神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拽住拍卖师的胳膊整个人向后猛地一仰,将那个可怜男人的头卡在木栏之间,然后站起身,看着不停挣扎的人,双手提起裙摆,鞋跟狠狠踩在了他的头上。

噫——!安迷修缩了一下脖子,似乎感受到了那种疼痛。

她机械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表情从最开始的微笑变成面无表情,她的鞋跟不断滴落血腥,裙摆溅上血滴。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所有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看着她将那个男人从挣扎踩到抽搐。

她收回脚,视线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凉薄的绿色像是磷叶石那般。

“一群智障。”如果忽视她裙子上的血迹和过于嘲讽的声音,那她无愧于一个大家小姐的姿态。

没有人能够想到一个贵族小姐竟然还会随身带着尖锐的兵器。

那种束在腰上,像丝绸一样柔软,但又能削金断玉的武器,安迷修曾经见过一次,一瞬间,他明白了之前自己那种紧绷的状态是因为什么。

那种凉薄的颜色他小时候曾经见过一次,他师父带着他去的,那位高人有着和台上那位小姐如出一辙的眼睛,剑气凌厉即便是一段树枝在他手中都能像是神兵利器。

他还记得看过那场比武之后全身的血液奔腾叫嚣,胸口灼热令人不能忽视,强大又骄傲,让人心生向往。

大陆最古老的暗杀者家族,早就淡出人们视线五十余年的幽灵。

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手中的剑,因为兴奋而指尖发麻,如果不是时间和地点都那么令人遗憾,那么他一定会向那位小姐提出切磋。不过现在,他最好还是去帮助一下她。

他抽出剑替她挑开一把向她小腿袭击的刀,双脚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一段踢踏。

“这位小姐,可否给在下这个保护您的机会?”

 

这之后游侠就会去追那位被家族出卖的暗杀者了,不过到底是敌对还是联手,就看他如何教导了。

 

.-- .... .- - 

评论 ( 2 )
热度 ( 62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