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人半夜三更
慎重考虑过以后再关注我
文章除特定人员外,请不要转载
垃圾写文的,就这样
有一只狗子叫云疋
写文无病呻吟


【凹凸世界乙女向】非典型角色扮演 06

写完雷狮生贺以后去看了SCP基金会,那个,真的好带感,毫不迟疑的一脚跨进去

你们 @陌上云疋连天 太太最近给我安利的东西感觉我都入了

抱住云疋大可爱亲亲抱抱举高高

惯例的,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红心和赞属于我和大可爱的

———————————————

 

下一章 @陌上云疋连天 

 

嘉德罗斯去你家成功提亲的消息像是一阵风席卷了全村,伪装成村民的裁判球们张灯结彩,就差没把你换身衣服直接送到嘉德罗斯床上。就连那个一直汇报处分的大喇叭都很应景的放起了好日子。

全村的人都在为了你们忙活,而两位当事人现在一个双手环胸躺在躺椅上午休,一个蹲在院的角落里抓着头发悔不当初旁边还蹲了一个插着旗子的雷德。

……以格瑞现在的德行估计他肯定是要闹得,你都想好了,他闹,你就跟着他一块闹,反正你不能让嘉德罗斯第一个顺利通关,如果他通关了,估计第一个死的人就是你。自打你进了加时赛以后前前后后抽嘉德罗斯的巴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还只是巴掌,要是加上拿扫帚赶人和指着他鼻子说侮辱性词句,那可就是数不过来了。这才进加时赛多久啊你就下了嘉德罗斯这么多次面子,看着他出了这么多次丑,你要是嘉德罗斯等你出了副本第一个就是要先把造成这一切的渣渣给neng死,然后把所有看过你不光彩事迹的neng死,而且不光把这些人都neng死,还要把主办方neng死,最好是能在凹凸星球上捅一个窟窿的那种。

就算嘉德罗斯现在被迫伪装成了那个没脑子还恋爱脑的小智障,但是你还是很清楚的记着嘉德罗斯是那个身高八尺身宽也八尺,眼能射激光,口能吐烈焰,远可凶煞四方近可镇宅辟凶的狠角色。

这种人要是让他拿回人设来吹吹,那还得了!

你胃疼的看着指着你肚子喊什么“紫微星下凡”的雷德,很想自毁人设抽了他背后的旗子把旗杆撅断,最好还能来点墨水之类的东西给雷德的旗子上多加一个“缺”字。

缺德德(的)半仙,很符合雷德现在的神棍形象。你很想拍着雷德的肩膀善解人意的告诉他大兄弟你肚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今天才落肚的小米粥,临到头了还是只能按照人设抽了雷德一耳光。

“你这个算命的好不知廉耻!”雷德被你扇的东南找不到西北,你暗自咂舌甩了甩发麻的手,感觉自己又给自己竖了一个冤家。

 

你安安稳稳的等着你的娃娃亲格瑞来拯救你,结果反而等到了安迷修。

你现在看到安迷修可比看到嘉德罗斯还要惊慌失措,毕竟现在嘉德罗斯的人设你还能治得了他,安迷修——不敢动不敢动,一动怕是要出老命。

安迷修才踏进你院子就看见你拿着锄地用的大锄头如临大敌的躲在石磨后面看着他,说不伤心是假的,在伤心的同时,他又感到了一股深深地悲凉,想他老安一生好事做尽,没有小姐姐欣赏他就算了,现在进了这个加时赛简直就是想逼哭他,角色扮演就角色扮演,给他些骑士之类的角色他一定能全心全力的去扮演,就算没有骑士,再不济一些其他普通的角色也可以啊,哪怕,哪怕是普通的路人甲乙丙丁ABCD呢?为什么偏偏就要让他演什么对权利充满渴望的心机屌啊,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演,想了一圈最后把主意打在了雷狮身上。

……这个人物虽然不能称得上极恶但是也在恶的范围内,之前他被主办方控制身体的时候曾经去找过嘉德罗斯格瑞雷狮的麻烦,没错,把所有和他同病相怜的人得罪了个遍,雷狮倒还好,不管是在赛内还是赛外他们都是无法改变的对手,但是格瑞——他原本以为他能和格瑞在加时赛里成为能够互相帮助的队友的,安迷修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因为“垂涎”你的美貌带着一众裁判球马仔人五人六的去掀格瑞的理发店,不仅掀了人家店,还特别可恶的在格瑞脸上画王八一边画还一边酷炫吊炸天的说“你叫啊你叫啊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人来帮你!”

哦,师傅,这都是些什么台词啊,为什么他会一边觉得羞耻一边又觉得这句话说出来帅炸了。一定是因为他当时被控制了的原因。

他找完格瑞麻烦以后顺路看到了蹲在草垛子里目视前方一脸痴汉笑的嘉德罗斯,碍于他那个喜欢搞事作死的人设,他只好甩着外套一步一晃的凑了过去用皮鞋踹了踹嘉德罗斯的屁股,“哟这不是嘉嘉嘛,怎么到这里来了?”安迷修看着自己弯腰离嘉德罗斯越来越近,语气里带着嘲讽:“可别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来来来只要你求你安哥哥一声我就送你回家,毕竟你爹和我也是平级,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要死。安迷修看着嘉德罗斯突然从痴汉脸变成面瘫脸,感觉自己的衬衫都已经被后背上的冷汗打湿了。

“你懂什么?”嘉德罗斯不屑的扫了安迷修一眼,然后继续双手张开和朵花一样的撑着头,“我在看彩儿隔猪草,刚刚正好看到她逮兔子,要不是你,我就能看见彩儿的腰了。”

出现了!糟糕发言!安迷修内心警钟大作,但还是依照人设提了下膝盖处的裤子屈尊降贵的蹲下,然后眯着眼睛看,他把眼睛都眯没了也没看到你,转头声音里难掩气急败坏,谁知嘉德罗斯只是扫了他一样,用眼神无言的给他堆了个“渣渣”,然后叉着腰得意洋洋的说:“那说明你没有我喜欢彩儿喜欢的深,傻子。”

……为什么天空没有下一道闪来打嘉德罗斯的屁股呢?

至于雷狮,那就更是让他连想都不敢想的经历。半夜偷玉米正好撞上那种大手电筒百无聊赖的雷狮,雷狮一脸“你可算落在我手里了”的表情二话不说就把大手电筒开到最大功率,那光可比村中央的大照明灯亮多了,乡亲们没过多久就赶了过来,也没有几个抓着安迷修不放,都去扒在雷狮身上求他把大手电筒贡献出来照亮全村的路。

虽然这有违一个骑士应有的修养但他还是在看着雷狮那张洋洋得意的脸逐渐僵硬的时候笑出了声,这下可好了,之前裁判球还没有注意到安迷修,这下一群裁判球包围了他统一露出愤怒的表情,安迷修百口莫辩欲哭无泪还要被大赛控制符合人设的一脚踹翻堆在地上的玉米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嚣着“我就拿两根玉米又死不了人你们谁敢动我我可是村支书”这样的话。

啊,师傅,徒儿大概不久的将来就要去一个遥远而缥缈的地方了。

那之后他的日常就是每天逗着雷狮让他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跑,安迷修越是这么干越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这不是他以前讨伐恶党时候的情景吗!

只不过现在双方的立场换了个个儿,他在前面不停地搞事,雷狮拿着本不知道什么玩意的自我修养跟他说五讲四美三好。

雷狮整天叨逼叨叨逼叨的真让人烦!

安迷修今天也在被雷狮追的路上选择性的忘记了雷狮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以前的他整天做的事情。

回归你和安迷修两两相望的剧情。

你看着安迷修那双青空色的眼睛里满是愧疚,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起来,说起来都是被主办方强/奸的人,何苦为难彼此呢,这么想着你手稍稍的松开了锄头,就看见安迷修猛地呼了一口气像是在做什么准备活动。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你也不例外。你带着疑惑从石磨后面探出大半个身体,就看见安迷修和猛虎下山恶狗扑食犯病没吃药一样揪住你的衣服把你整个人往怀里一带。

卧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你心里尖叫着就要直接照着安迷修的脸糊上去,手还没碰到安迷修的头发丝就被他一把拦住。

“彩儿妹妹还真是热情啊~”他语气荡漾的拉着你的手往唇边一送,陶醉的眯起了眼“我就知道彩儿妹妹你是被村长家的小智障威胁了,不过不用担心~”他的手不老实的往你后背上摸,“未来这个凹凸村我说了算,有我给你撑腰你就不用嫁给小智障了。”

安迷修手放到你后背上的时候你本来是要直接挣开的,但是随即你感受到后背上他的手有规律的轻轻摩擦着,手上当即收了力,像模像样的“奋力”挣扎起来。

『小姐我们结盟吧』

ojbk啊。

 

因为剧情需要,格瑞被迫被关在理发店里,一直到你和嘉德罗斯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不管是为了人设还是为了顺利通关他都要立刻去找你。

立刻。

马上。

刻不容缓。

结果他到了以后发现竟然有人到的比他还早,现在还在踩着墙角想要扒窗户,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雷狮。

同任务的人是冤家,即使在这之前他和雷狮无冤无仇,现在也只能挥舞着剪刀和他打上一架。

“好你个老雷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格瑞一脚就把雷狮从墙边踹到地上,与冷静面孔很不相符的指着雷狮声音直发抖:“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一直惦记我媳妇,真是瞎长了这幅浓眉大眼的憨厚相!”

“彩儿又不喜欢你,你凭什么一直拴着她!”雷狮被格瑞踹到地上还是蒙的,但是他反应极快,接着就拿起人设做好人好话少一往情深的男二号戏份。

“屁!”格瑞挥舞着剪刀就要去剪雷狮的刘海,在雷狮躲过去以后面色更冷“你这种从小到大连女孩手都没摸过的糙汉子有什么资格对我和彩儿的感情指手画脚,我告诉你,我和彩儿是真爱!”说完尤怕雷狮不信,更加大声的重复了一遍,“真爱!”

“我确实没有摸过女孩子的手,”雷狮缓缓从地上坐起,像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一样目光坚毅的大力拍着胸脯:“但是我对彩儿的心,天地可证!”

“我去你娘的天地可证,我和彩儿还海誓山盟呢!”

两个人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也不知道格瑞和雷狮怎么想的,他们一路扭打着从你屋的窗户底下一路打到了猪圈,嘉德罗斯送来的三头老母猪哪里见过这种等级的神仙打架,当即被吓得觉也不睡了粮也不吃了,和中了邪一样目视前方连动都不敢,至于后来做你舅母的裁判球找上嘉德罗斯说他坑人他送来的三头老母猪连崽都下不出来两家因此打了一架的事情,就是后话了。

因为剧本的原因格瑞最后赢了。

他气喘吁吁的叉着腰看着同样胸膛剧烈起伏倒地不起的雷狮,得意的晃了晃额前的刘海,“不过是个渣——渣——还想跟我斗。”话一出口不止是雷狮,格瑞的脸都黑了。

之前念羞耻台词就算了,现在直接照搬嘉德罗斯以前的“名言”是几个意思?

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迅速的跑到你窗下开始敲窗户,看到你睡眼朦胧的打开窗户二话不说就是纵身一跃。

“彩儿我们私奔吧!”格瑞拉着你的手捂在胸口一往情深,“我们跑得远远的让嘉德罗斯他们找不到我们,我这些年也攒下来不少钱,只要你点头,我现在就带着你走。”

等会,不是,哥——

你还没睡醒就看见格瑞戏精上身,瞌睡虫一下子就跑没了。

“但是我不能丢下我舅舅他们不管——”

短暂的沉默后,你听见格瑞无奈的叹息:“哎,那就没办法了,”

他握住你的肩膀,“那我们生米——”话还没说完,他脸色忽的一变,不同于你之前见过的像是带了张面具的冷漠,而像是忽的给精美的雕塑度了一口仙气让它活了过来,鲜活的不行。

“不演了。”你听着格瑞唇齿轻启间像是有山巅细雪飘落的声音,一下子缓不过神来,你懵逼的看着格瑞,看着他将自己的剧本猛地往地上一扔,毫无留恋的翻窗而出。

你带着疑惑就这月色翻开格瑞的剧本,在看清里面的内容后面色大变。

『深夜私定终生,生米煮成熟饭』

就是那个意思,没有任何其他意思。

你想起格瑞刚刚反常的表现,心说坏了急吼吼的穿上鞋就往外跑。

格瑞这次不被主办方电死才怪!

既然他没有为了通关而不顾你的生死,那你也不能不管他的死活。

出了院子你脚步一顿不知道该去往那里,这时天边突然炸起了一道惊雷。

你二话不说的朝着那里跑去。

 

格瑞看起来被雷击打的奄奄一息,全身都冒着青烟,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你连迟疑都没有迟疑的跑到他身边一下子扑在他身上,死死地抱住了他。

“你来干什么?快走!”格瑞难得带了责备,他想要去把你的手扒开,换来的是你更加用力的紧抱。

“我是不会走的!”你在雷落的间隙贴着格瑞的耳朵扯着嗓子大喊:“我自愿帮你扛雷!”

说完你就发出一声闷哼,因为一道雷打在了你的后背上。

喉中带着铁腥味,你咳嗦了几声不屑的笑笑,撑着胳膊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格瑞,只要我和你都没被电死,回头我就拒婚。”

格瑞张了张嘴想要骂你笨蛋,但是看到你认真地表情,最后也放弃一般的移开了视线,半抱住你和你一起咬紧牙关默默地忍受着这漫长而痛苦的刑罚。

等到别人终于发现你俩的时候,你们应经被雷电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要不是格瑞风骚的剪刀,估计那些裁判球就要直接就地刨个坑把你俩埋了。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陷入昏迷,你们两个握在一起的手也没有松开。

 

后来村子里就多出来一个传言,说村花和瑞师傅因为私奔才被雷劈,这是做了多大的缺德事啊。

那之后所有人看向嘉德罗斯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同情。

 

tbc

感觉把未来的大型修罗场扔给了大可爱,但是我相信以大可爱的能力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评论 ( 4 )
热度 ( 152 )

© 孙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