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了,就是你,你好甜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非典型角色扮演 02

与我家大宝贝 @陌上云 太太的首次合作!

朋友一生一起走,一起写文一起苟,轰轰烈烈等被挂,被挂以后继续皮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红心和赞属于我和大宝贝的

————————————————————————

 

 

下一章 @陌上云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你们三人之间气氛诡异的沉默着,如果不是被迎面吹来的风糊了一脸黄土,你大概会以为是哪个拥有时间静止能力的参赛者不愿再忍受这种折磨决定一次性端了这里的裁判球,如果是那种情况倒还好,你或许还能在遇上那位参赛者的时候向他招招手,友好的对他说:

嘿,朋友!我帮你一起砸。

但是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雷狮依旧没有从这突发状况中缓过神来,你看了看他衣服上被老母猪踩出的几个乌黑的,似乎能当做生化武器打上马赛克的猪脚印,突然对雷狮生出了骨子同病相怜的感情来。

当然这只是突然间的,事实上,如果谁敢在这场角色扮演中比惨,你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因为没能如愿在迷宫星的比赛中看到参赛者们困兽一样的厮杀主办方恼羞成怒的搞事这种事情,完全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啊,你当时才从迷宫星出来气都还没喘上一口就被直接传送到这个充满了乡土气息的地方的时候,一脸懵逼。

“恭喜参赛者们顺利通关——”你一直觉得那个通知你们的人声之所以打上伪装是因为如果让大赛里那群杀胚知道说话的是谁的话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捅他个对穿把他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观战团与主办方一致认为你们通关的太顺利了所以准备了加时赛——”不对这怎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请各位一定要按照剧本中的人设为人处世,不然将接受相应的惩罚。”

话语间就有一本剧本打在你的脸上,你一开始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兴致缺缺的翻开剧本,书页越往后你脸色越难看,到了最后简直就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你的名字叫彩儿,是十里八乡一枝花,也是凹凸村所有年轻小伙子的梦中情人,你父母双亡从小就将养在舅舅家,小时候舅舅欲对你行不轨之事结果因为自己太激动一下子抽了过去成了中风,舅妈觉得你是扫把星有事没事就要打你一顿出气,想要早早的把你嫁出去,现在正在少女怀春期待你未来的意中人能够开着拖拉机赶着200只羊来你家提亲』

……

你将剧本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最后脸颊抽搐的发现这不是一个玩笑。

……垃圾剧本我敲里吗!你在愤怒中摔了剧本,还在盛怒的当头,就听见耳边响起裁判球卖萌的声音。

“滴——”

“目标确认!”

“14号参赛者无故扔剧本,请接受惩罚!”

“5、4、3、2、1!”

不不不不不你听我解释!你尔康手还想挣扎一下,下一秒天空突然一道闪电打在你屁股上。

想你一生虽然没做什么值得人称赞的好事,但是你也从未做过坏事,怎么现在就被雷劈了呢!你撅着还在冒烟的屁股一脸被玩坏的表情,感觉生无可恋。

与此同时村里的大喇叭响起了冰冷无情的机械音:“14号参赛者因为毁坏剧本已经受到相应惩罚,希望各位参赛者能够起到监督作用,举报破坏公物者将有机会提前离开。”

这还不算完,接下来你又撅着屁股听着广播连续说了四条参赛者的处罚。

“1号参赛者因为不符合人设已经收到惩罚……”

“2号参赛者因为不符合人设已经受到惩罚……”

“3号参赛者……”

“4号参赛者……”

一时间天空接连落下四道闪电,几乎是一道连着一道,你捂着屁股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享受这种销魂的滋味。

当你以为主办方已经起到杀鸡儆猴警醒参赛者的时候,没想到这还没完。

村里的大喇叭停顿片刻,继续说:“另外在此特别提醒1号,2号,3号,4号”参赛者,只有完成隐藏任务‘人生赢家’才能如愿离开副本,不完成者将被永远困在这里,下面是主办方为各位亲自挑选的任务完成对象——”

你还在想是哪个倒霉蛋这么倒霉,就听见大喇叭无机质的声音再次响起。

“14号参赛者。”

这可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你脚一个趔趄,已经看到了自己愁云惨淡的未来。

 

 

但是你没有想过现实远比想象的凄惨。

“彩儿我好怕啊!”之前躲在你身后小家碧玉一样小鸟依人的嘉德罗斯这个时候突然撒起了泼,他用着像是要把你胳膊弄脱臼的力气死死向下拽着你的手,那双为了符合剧本中的人物形象而被迫睁的大大的金色眼睛里燃烧着代表主人意志的怒火,你觉得这个表情要是拍下来挂在门上,别说小偷了,就是牛鬼蛇神都要被吓得屁滚尿流,你艰难的吞咽口水,觉得自己的腿又开始抖得和筛糠一样。

“彩儿你哄哄我好不好?”嘉德罗斯像是甩橡皮筋一样左一下右一下极不走心的甩着你的胳膊,哪里有一点撒娇的自觉性,“你以前最疼我了。”

如果嘉德罗斯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吐一个字咬肌就绷一下,你或许还会看在他是一个九岁孩子的份上哄哄他,现在不止是腿,你的胃也开始痉挛起来,你一边默默吸着冷气一边在心里感慨,大赛第一不愧是大赛第一,就这瞪别人一眼别人就忍不住想给他看看自己昨天晚上吃了什么饭的眼神都够其他参赛者喝一壶的,不行,已经胃疼到今天晚上不想吃饭的地步了,救命——

你想起之后的剧本,觉得剧情越是发展,你的死期就越是接近。

你倒吸一口还残留着猪身上诡异气息的空气,结果因为用力过猛一口口水呛在了气管里,你觉得你弯下腰调整的时候雷狮和嘉德罗斯看着你的眼神格外火热,当你止住咳嗦的时候你看到了他们脸上毫不掩饰的失望,估计是在想你怎么这么命大竟然没有被呛死。

你看着嘉德罗斯依旧挂在你胳膊上的手,猛地一甩胳膊反手把他推倒在地,“你不要再胡搅蛮缠了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胸口剧烈起伏着,“我一直把你当成弟弟看!”啊,这智障剧情,干脆死在这里算了。

但你也就想想,你怂的很,眼见着自己的处境一天不如一天既不敢死又不敢活。

嘉德罗斯没有想到你真的敢推他,当即往地上倒去,好死不死倒在雷狮身上,可怜雷狮还躺在地上用绝佳角度观看你们尴戏,结果又遭受无妄之灾,事情已经发生,你再伸出手也无济于事,你看着嘉德罗斯慢动作一样一屁股坐在雷狮肚子上,雷狮因为遭受到巨大冲击头猛地向前一冲额上青筋暴起颈侧的动脉一抽一抽一副活不久已的可怜样子,觉得自己再一次为以后的惨死街头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哇啊啊啊啊彩儿你不喜欢我!你不喜欢我!”就算嘉德罗斯一开始的戏有多么一往情深,但这依然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智障的事实,喜欢的东西撒娇得不到就要撒泼,他丝毫没有想从雷狮肚子上起来的意思,一面双手揉眼睛好像自己有满脸泪水要擦,一面不停踢蹬着两条腿,不断晃动的身子让垫在下面的雷狮苦不堪言,但碍于人设他不能直接把他怼翻在地,只得一边用手推嘉德罗斯的屁股一边一脸困扰柔声细语的说“嘉嘉你快起来……我要喘不动气了……”

“我不,我不!”嘉德罗斯屁股更加用力在雷狮肚子上一坐,好不容易找到出气的借口他还能起?当即更加用力的哭闹起来。

雷狮胸膛猛地起伏了一下,脖子一歪没了声响。

可别真死了啊!碍于嘉德罗斯依旧在尴戏你不好意思打乱剧本让三个人一起撅着屁股挨闪电,内心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你听到了天使的声音。

“呦呦呦这是谁家哭丧呢?”

……这TM不是天使!退货!退货!你听到安迷修的声音喜极而泣的回过头,就看见安迷修拿着一个文件夹穿着乡村里难得一见的雪白衬衣像你们走来,如果不是他走路的姿势人五人六,如果不是他脸上那个和大赛时的雷狮极其相似的邪魅笑容,如果不是他好好一件衬衫就扣了三个扣子露出大片蜜色的胸膛和小半截腰,你差点就以为这是大赛上那个乐于助人的骑士先生了。

你笑容逐渐消失,像是没有上油的机器人一样脖子嘎嘎作响的转回头,想起刚刚看到的安迷修的形象,恨不得自戳双目。

这他么哪里是救场,这简直就是火葬场!

“哟!这不是村花吗?”你内心的小人尚在飙泪,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那只手极不老实的捏了捏你的肩膀,你往回看,嘴唇正好擦过安迷修凑上来的脸,他摸着被你亲过的侧脸调高眉毛一脸调侃,“哎呀,彩儿妹妹还真是热情啊——”

打住打住,你看着面前完全就是在模仿以前雷狮的安迷修,有一个槽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吐起,而且,彩儿,妹妹,噫,恶心。

你瞪大了眼睛推开安迷修揽着你胳膊的手,倒退了几步,“安书记我敬您是城里来的大学生一直对您钦佩不已,今天见到真人才知道那都是放屁!”

安迷修摸着被你打红的手,露出一个充满深意的笑容,把那只手放在鼻尖狠狠一吸,接着满脸陶醉的发出一声带着颤音的长音,“香,真香!彩儿妹妹你这一下可真是往我心尖尖上打过来的啊,我这颗心啊,又疼又痒还有点甜,哎,别一脸不相信,来来来你摸摸,你摸摸。”说完还真的拉着你的手往他露出的大块肌肤上按,一副“大爷来嫖”的荡漾表情。

夭寿啦这里有人耍流氓啦!

你想要抽回手,安迷修感受到那股力冷笑一身,直接一个大力把你扯进他怀里,不顾你的挣扎,不顾这里还有其他人,低头就要强吻你,“彩儿妹妹你就从了我吧,我家可是城市户口,我是村支书,家里有钱有势保你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

安哥,安哥,人设崩了,人设崩了啊!你还记得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的了吗!你推拒不成眼看着安迷修嘟着嘴照着你嘴唇印,悲凉感油然而生,一股深深地无力浸透了你的四肢百骸,完了,初吻,就要这么交代给恶霸安迷修了。

“哎呀有蚊子!”正当你都已经放弃治疗像条咸鱼等待那个审判之吻落下的时候,你耳边突然想起了一个更加荡漾的声音,你还没辨别出这声音时谁的,就看见一只带着白色套袖的胳膊从你耳侧划过直接一掌把安迷修的脸怼到一边,与此同时你腰上多了一只手带着你整个人向后弯腰。

在逆光的骄阳下你看不清来人的脸,但是你认出了他的头发,是银色的。

“格瑞!”你双手扒住格瑞胸前的衣服,这一次是真的喜极而泣了,你就知道,在这场加时赛里,总有那么一个人是正常的,你情不自禁的贴紧格瑞,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感觉太阳更亮了,呃,有点晃眼。

格瑞胳膊用力一推把安迷修怼翻在地,好巧不巧这次安迷修打了个转头还有点晕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雷狮大腿上,原本已经陷入昏迷的雷狮身子猛地一挺,接着再没了声息。

格瑞改成双手环抱住你的腰,像是电视剧里那样带着你一个漂亮的旋转然后让你撞进他怀里,如果不是你俩一个围着块蓝色碎花的小围裙一个戴了副绣着花的套袖,那这场面还真挺赏心悦目。

“抱歉啊我的未婚妻,我来迟了,哦~~~不哭不哭啊,瑞瑞在这里呢。”说这话的时候他身侧还有那么两三颗小星星挂在他身上,现在正布呤布呤的发出闪烁的光芒照亮格瑞的美,刚刚你感觉有些灼眼的光芒就源自这些小星星。你看着这样的格瑞,内心是崩溃的。

不是,别,等等,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二郎神的第三只眼吗?你怎么还拍上了!你感受到后背上轻柔有节奏的拍打,听着格瑞拖着恶心巴拉的长音和哄小孩一样的哄着你,恶寒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场加时赛里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你回想了一下之后的剧本,这段貌似写了个(略)。

……主办方到底请的什么垃圾编剧,等你从这里出去一定要一枪毙了他!

你现在整个人和块木头一样,亏得格瑞还能抱着你不假辞色的说着骚话,“我的小亲亲,我的小乖乖,哭哭就不好看了哦。”说着他还真的有模有样的擦了一下你的眼角,如果他不是冷着一张脸说骚话的话你或许还会被这让人面红耳赤的直男撩弄得耳朵发烫,但是当你看到格瑞那张性冷淡的脸,内心才被激发的那点荷尔蒙接着又变成了胆固醇。

真的,尴戏不可怕,谁崩谁尴尬。

见你半天没有反应,格瑞叹了一口气,冷着一张脸用很心疼的语气说,“彩儿你和我说到底是谁欺负你了,瑞瑞去给你出气!”

你的胃又痉挛起来。

我希望你离我远点。

“哎,你总是这样有什么事都闷在心里,看见你这个小可怜样子我的心就疼啊,一抽一抽的。”格瑞持续尴戏,只不过这次因为羞耻的台词,他也微不可见的皱起了眉,冰山美人面带忧愁的样子真鸡儿好看,但是你现在已经没有心思看了。

尴尬,真尴尬,救命啊,谁能来救救我啊,这剧本接不下去了啊。

你想起之前屁股挨电的经历,那股触及灵魂的酸爽你简直不想再试第二次,不知道是不是创世神听到了你触及灵魂的哀号,这个时候之前转的蒙圈的安迷修站了出来。

“格瑞我告诉你,你完了!”安迷修用手指着格瑞的鼻子毫不掩饰脸上的阴霾,“敢和我抢女人,活得不耐烦了吗!”不得不说雷狮的表情安在安迷修脸上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格瑞伸手握住安迷修的手指,反方向用力一掰,在安迷修突然拔高的惨叫中帅气的弹了一下刘海,“连乡镇报纸都没上过的小喽啰还敢跟我叫嚣,不怕我的粉丝们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你吗?”话音刚落,格瑞身边的小星星从三颗变成了五颗。

还带增加数量的!你站在格瑞怀里看的目瞪口呆。

“嘶——”安迷修捂着被掰折了的手指非常猥琐的弯着腰,还不忘抬起头对着格瑞放狠话,“我呸!什么乡村非主流创始人!给小爷小爷都不要,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看了!”

“哼,除了城市户口和大学生这个身份,你有什么比得上我们凹凸村的青壮年?”格瑞终于放开了你,非常妖艳贱货的双手抱臂对安迷修不屑一顾,“我告诉你,别瞧不起谁,就是你屁股底下躺着的老雷都比你强十倍!”

“人家老雷当了保安队队长以后多敬业啊,整天就往玉米地里跑,他家帕娃子拉都拉不住,整天就抱着狗蛋等老雷回家,他家卡米尔也不知道帮衬着些,就这样人家还天天睡在玉米地里生怕乡亲们少了一根棒子!”格瑞说到激动的地方脸都红了起来,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挥舞着双手,唾沫星子横飞,“你看看你,到了凹凸村就知道看小姑娘,为凹凸村办过一件实事吗!”

格瑞说的掷地有声,安迷修指着他连说了十几个“你”也没憋出个屁来,最终落荒而逃。

格瑞的小星星变成了六颗。

他像只斗胜了仗的小公鸡一样扑领着羽毛趾高气昂的目送安迷修远去,看着坐在雷狮肚子上呆呆傻傻的嘉德罗斯,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他弯着腿伸手撸了一把嘉德罗斯要垂不垂要立不立的黄毛,像是摸自家狗一样将嘉德罗斯的头发揉成了几个鸡窝。

“这不是嘉嘉嘛,今天又来找我家彩儿玩啊。”

如果是平常嘉德罗斯大概不等到格瑞撸完他的头就准备和他打一局了,但现在,碍于还在加时赛中,他打了个冷噤,缩了缩肩膀一副被人欺负了的小可怜样子,惨兮兮的越过格瑞看着你,“彩儿,要抱抱!”

简直没眼看。你捂上眼睛,自己再这么下去迟早要长针眼。

“闭嘴!”谁知道这时之前还算温柔的格瑞猛地一拽嘉德罗斯的头发,宛如白雪公主的后妈,又像是灰姑娘的后妈,反正不管哪个剧本只要是恶毒女配都能和现在的格瑞拉上点关系,他抬着下巴脸崩的和失帧了一样,“彩儿你是配叫的吗!就你这小智障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当我和彩儿的娃娃亲是喝酒吹出来的吗!”

格瑞现在的脸就和暴走漫画一样,你觉得自己要是把格瑞现在的样子拍下来发在凹凸圈里,只怕又有一群精致的猪猪女孩要在失恋的痛苦中流泪到天明了。

嘉德罗斯被格瑞吼得一愣,一头头发散下来真的和个智障一样,他胸膛剧烈起伏着,大概从小到大都没被人这么吼过,他深深的看了格瑞一眼,又目光如炬的瞪了你一眼,终于从地上捡起自己的人设吹了吹,:“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喜欢彩儿,我就是喜欢彩儿!哇啊啊啊彩儿!”

“还叫彩儿!”格瑞打了嘉德罗斯的头一下,一脚踩在嘉德罗斯屁股旁边的位置,还又用鞋碾了碾,“别说叫彩儿了,叫村长也没用!我们是村里长老一起认同的娃娃亲,彩儿一成年我就拉着牛去她舅舅家提亲!”

嘉德罗斯这下也没话说了,他最后“饱含情义”的看了你一眼,呜呜啊啊的跑走了。

随着嘉德罗斯离开,格瑞身边的小星星涨到了九颗,整个人看起来就和被闪光灯包围了一样。

这时一直安详的躺在地上的雷狮像是突然尸变的僵尸一样猛地坐起身发出了一声濒死的可怕的抽气声,格瑞看着已经恢复意识的雷狮,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踩在他腰上的脚,极其热情的笑着拉起了雷狮。

“哎呀老雷你怎么睡在这里了,地上凉啊,受冻了以后身体不好可怎么找媳妇啊。”

雷狮被他说得面上一冷,身上隐隐有白色电流流窜,他看向对他笑得一脸热情洋溢的格瑞,一脸的嘲讽的张开了嘴。

难道说雷狮终于忍受不了这种酷刑准备动手了吗!哦哦哦哦!你站在格瑞身后一脸激动的握紧拳头,看到雷狮举起书激动到有点想去凹凸圈发一个帖子普天同庆。

雷狮举起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格瑞的肩膀,露出一个爽朗真诚不做作的灿烂笑容来,“哎呀这不是村口瑞师傅吗?久仰久仰啊!”说完他还握着格瑞的手晃了晃。

两个人相视一笑,开始对戏。

“哎哎哎,都是虚名!”格瑞一副不堪其扰的样子连连摆手,如果能把那一脸得意的笑容收起来或许你还能以为他是真的不堪其扰,但这完全就是缺啥说啥就等着雷狮夸他啊。

真诚的汉子雷狮确实上了套,一脸认真的说:“哎,可别这么说,瑞师傅你现在可是十里八村的红人啊,想结交你的人多了去了。”

格瑞身上的小星星逐渐有了要晃瞎人眼的趋势,“那是!”他骄傲的抬起头,“也不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雷狮一副被人喂了十只苍蝇的样子,正想要开口在奉承几句,突然看到裁判球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当即心中一凛,露出一个标准的安迷修式笑容傻呵呵的往外飞着小花花。

“滴——”

“目标确认!”

“2号参赛者过度崩坏人设,请接受惩罚!”

一道雷劈下,你看着格瑞撅起来的屁股和他那截销魂的小腰,身体剧烈颤抖着,憋了半天,没憋住,捂着肚子笑得满地打滚。

“14号参赛者未遵守剧本,请接受惩罚!”

——你给我等会!又是一道雷劈下。

“呵,弱鸡。”雷狮看着你和格瑞朝同一个方向撅起的屁股,鬼使神差的按照往日习性嘲讽了一句,接着如临大敌的拿出已经变成大手电筒的雷神之锤。

上一次被电是因为毫无防备,这次他不会了!绝不再同一个坑里摔两次的雷狮,全身冒电的等待着从天而降的闪电,结果等来了一盆盐水。

盐水,绝佳的导电体。

 

tbc

 

颤抖着手打下了tbc,感觉明天就要被人挂了,但是皮这一下真的超级开心

不知道该怎么写了,等待云疋的更新了,抱膝敲碗

评论 ( 14 )
热度 ( 209 )

© 孙·傲天·日天·良辰·凌尘·汤姆苏·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