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了,就是你,你好甜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并没有很甜蜜的婚后日常

 @雪雨纷飞 

emmmm,不一定温馨,也不一定如胶似漆,因为我可能会突然的皮一下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金/丹/卡

————————————————

 

 

【嘉德罗斯】

感觉和嘉德罗斯结婚以后这婚就和没结一样。

格瑞照样追,汉堡照样吃,渣渣虫子照样叫。什么婚后男人会变得稳重,什么结了婚就会把男人拴住,假的,通通都是假的!

今天你依旧面无表情的听着雷德和你汇报嘉德罗斯因为堵格瑞而不回家吃饭的消息,气的一个人吃了三个人的饭。并不是有女儿了,只是嘉德罗斯吃的比较多而已。而且,不管嘉德罗斯再怎么早熟,他还是个未成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这点节操你还是有的。

垃圾嘉德罗斯你有本事追男人你有本事哄哄我啊。你盘腿坐在床上将嘉德罗斯的枕头当做他那个人,两只小拳头死命的打在上面。

“你在干什么?”嘉德罗斯一回家就看见你背对着他双拳不断举起又落下。

“没事!”你反应极快的把枕头抄起放在怀里,装装样子的拍打枕头,“我把枕头拍软一点,这样王您晚上就能更好的进入睡眠了。”

这婚就和没结一样,你不仅一点嘉德罗斯王妃的威仪都没有,还是和以前还在交往时一样,又怂又狗腿。

嘉德罗斯盯着你刻意扬起的狗腿笑脸停顿半晌,走进浴室,“多事。”

夜晚依旧是他不停的踹你抢被子,你从睡梦中惊醒,看着将所有被子都抢走,一个被角角都不给你留的嘉德罗斯,一脸复杂,我当初到底是怎么答应嘉德罗斯的求婚的!等等,真的是嘉德罗斯求得婚吗,嘉德罗斯会求婚吗,你是不是记忆出现了问题,说不准是你死皮赖脸求嘉德罗斯娶你然后嘉德罗斯看你还有点意思就随口答应了……这样。

啊啊啊不想了!你业务熟练的从隔壁抱来一床被子铺平了钻进去,就这窗外月色看着嘉德罗斯那张难得没有被嚣张和狂妄充斥的略显稚嫩的脸,小心翼翼的凑上去亲了一下嘉德罗斯的鼻尖,嘉德罗斯鼻翼耸动猛地呼出一口气来的样子逗得你一乐,接着毫无阴霾的翻身进入梦乡,你老公真是太可爱了!

但是你不知道,嘉德罗斯在你刚刚下床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把你逼得去隔壁房间拿被子什么的,王才不会道歉呢,嘉德罗斯暗戳戳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你的行动,然后看见你看着他眼中的爱意都要溢出来了的样子,脸颊也开始发烫起来,这个笨蛋!嘉德罗斯暗骂一声,心跳声这么大是要吵醒我吗!还有,既然都亲了为什么不胆子再大一点亲嘴唇啊!并没有失望,也没有很期待,不要多想!

果然是个渣渣。嘉德罗斯确定你已经进入梦乡以后,掀了被子小心的钻进你那床被子里,环住你的腰将头埋在你一头长发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是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渣渣。

嘉德罗斯的手有些不老实的抚摸着你的侧腰,要做其他事情果然还要再过几年,不过没关系,你已经他的了,他会很有耐心的。

 

【格瑞】

你大概是一个假妻子。

饭是格瑞做,衣服是格瑞洗,房间是格瑞收拾,你存在的意义大概只有坐在沙发上吃着格瑞给你削的苹果高喊666,还有每次出门作为格瑞的大型挂件告诉所有男人女人有生命有思想的东西格瑞是你的。

看见这个帅哥了吗?他是不是很帅?他是不是很酷?我跟你讲哦他不仅人好看而且特别秀色可餐唔唔唔格瑞你不要捂我的嘴我快吹完了,你略带埋怨的被耳尖微红的格瑞拉走,乖巧的像是一只小鸡仔一样。自己又说错话了,但是格瑞那么优秀那么厉害必须让更多人知道啊!毫不留情的吹他,自家的亲爱的怎么吹都不够!

“不要再有下次了。”格瑞一手提着蔬菜袋子一手拉着你,虽然还是那副高冷冰山样,但是已经被你沾染的太有烟火气息了。

你点头如小鸡啄米,像个放学回家的幼儿园小孩子一样乖巧的跟在格瑞后面,信誓旦旦的发誓:“我以后一定不会这样吹格瑞了!”但是你会换一种方式吹格瑞。

屡犯屡改,屡改屡犯。

格瑞看你这个样子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你第一次毫无征兆的吹他的时候他就很严肃的说过,你当时也是这个样子,如果再继续追究下去,就会触发你的耍无赖模式。

你:“人家不要嘛,这是人家爱你的表现哦,格瑞你还不让我爱你吗?格瑞你好坏哦,我要不爱你了。”简直就是吃准了他拿你没办法,不断在他的神经上蹦跶。

“格瑞我真的不能吃冰激凌吗?”你轻轻拽拽格瑞的手,“真的不行吗?瑞瑞?亲爱的?小心肝?小宝贝?”

即使你捏着奶喵一样的嗓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但是答案依旧是“不行。”

格瑞看着你突然一下子泄气的样子,回握住你的手轻轻捏了捏,“你生理期快到了,现在吃太冷的东西以后会肚子疼。”

你大概是一个假女人。你仰头遥想半天,又拿出手机翻日历,好像上一次例假确实是这几天,你都没记住格瑞却帮你记住了,一瞬间你看向格瑞的眼神充满了敬畏,格瑞不仅是那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男人,他还是一个能够准确记住妻子例假的男人。

你最后也没能吃上冰激凌,但是回家以后格瑞给你做了牛奶布丁。

你像一只仓鼠一样窝在沙发里,满脸幸福的吃着布丁,格瑞收拾完逛了一天买的东西,坐到你旁边替你擦了擦嘴,将布丁碟子放在桌子上。

“开心了?”格瑞抱住你,看到你点点头,更用力的抱住你,暗示意味极强的轻咬你的嘴唇。

之所以能准确掌握你的生理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更好的吃上一顿肉,这样的答案,你大概要很久以后才知道了。

 

【雷狮】

以前叫你珍宝小姐,现在改口叫你海盗夫人。有事没事就喜欢拉着你自拍,今天也在想办法喂别人,尤其是他的死对头安迷修狗粮。

你的婚后生活非常的言情小说,有可能今天他突然心血来潮带着你去哪个不知名的小镇上过小日子,明天就挽着你穿着高定出入别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踏入的宴会。

今天醒过来的时候满床都是玫瑰花瓣,你起身捻着一片还带着水汽的花瓣,不自知的露出一个带着傻气的幸福笑容。

雷狮每次都太破费了,这个样子打扫起来很麻烦——这样的话,只会在你心里一闪而过,剩下的都是充盈在胸口仿佛要溢出来一样的炽热情感。

雷狮说他越来越离不开你,你又何尝离得开他。

雷狮就在这时推门而入,“终于醒了啊睡美人。”雷狮带着调侃的声音弄得你微微发窘,你拉高了被子遮掩住自己发红的脸颊,小声的说:“都知道我睡得时间太久还不叫醒我。”

你的声音他当然听见了,他不动声色的挑了下眉,像是什么大型猫科动物一样,一步一步悄无声息,慵懒至极又带着气场的向你靠近,“你这么说我就伤心了。”他沿着床边坐下,伸出手将你整个人往他的方向推,缓慢而不容置疑的将唇印在你的额头、嘴角、颈侧,那双紫水晶样的眼睛现在像是翻滚着旋涡的星河一般,让你情不自禁又心甘情愿的溺死其中。

“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雷狮刻意挑高了一侧眉毛,惩罚性的轻轻咬了一下你的脸颊,要不是因为你抱着他入眠的表情幼稚又幸福,他也不会看着你发了很久的呆最终忘了时间。

哪里还有一点海盗的样子

你点了点头,今天是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这样的日子怎么可能会忘记,你从一个月以前就开始倒计时,巴巴的等着这一天的到来,结果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一觉睡过去,直接让这个很有纪念意义和回忆价值的日子过去一半。“是我不好,让你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想到这里你双手搭在他肩上,将头埋在他锁骨的位置像是撒娇的小动物一般蹭着他,柔软的发丝不断划过雷狮颈侧,那种细微的痒意从脖颈一直蔓延到心里。

“其实也没怎么浪费时间。”他看着你丝绸睡衣下面姣好的女性柔美线条,喉结滚动。

“今年我希望你能送我一个礼物。”暴虐的狂雷终究有平息的时刻,“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安迷修】

你比安迷修更早一点醒来,无所事事百无聊赖的数着安迷修像是小刷子一般细密的睫毛,顺便感慨一下你们家骑士先生不管什么时候都好帅,数睫毛的功夫半个小时过去了,你看着时针已经指到九的钟表,心中纳闷,不应该啊,骑士先生的作息一直很稳定,怎么今天睡到这么晚都还没醒,是最近太累了吗?

你认真思考了一下,并没有得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索性将其抛之脑后,偶尔睡久一点也是可以的,唔,今天就不要吵到骑士先生了。你想要起身,与你十指紧扣的安迷修手忽的用了力让你挣脱不开,想要用不吵醒骑士先生的力道挣脱是不可能的,你只好再次躺下。

你还在吐槽安迷修的手劲真大,没看见安迷修微微勾起又迅速拉平的嘴角。

不正常,很不正常,你看着指针指向十的钟表,揉了揉眼睛,安迷修是被施了什么魔法吗?为什么现在还不醒,好害怕骑士先生醒过来以后头疼啊。

你决定离开这张床,但是无奈安迷修拉你拉的很紧。

你无奈的看了安迷修一眼,怎么也狠不下心来叫醒他,但是你又实在气不过,最后想了个折中的方法,伸直了食指轻轻点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我要生气了o(*≧д≦)o!!”

“再睡脑袋都要睡大了<(`^´)>”

“你变难看我就不要你了,我就去找其他小哥哥了o(≧口≦)o”

你说这话的时候一直观察着安迷修的表情,你发现,当你说你不要他了的时候,他陷入睡眠时脸上淡淡的笑容有所僵硬,当你说你要去找小哥哥的时候,安迷修的嘴角好像弯了弯,不过是向下弯,这种表情你很熟悉,每当你故意欺负安迷修的时候他都会露出那种带着点委屈的表情。

你心里逐渐明朗起来,为了证实自己心中所想,你搂住了安迷修的腰,吐字清晰“安迷修我最爱最爱你了。”

安迷修果然没有绷住。

“你笑了!你早就醒了!”你使劲推了推安迷修,气哼哼的说:“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骑士先生了,退货!”

“抱歉,公主殿下。”安迷修眼含笑意的回看你,“货物售出,概不退换。”

 

【金】

“媳妇儿这是我送你的小花花!”

“媳妇儿这是我送你的巧克力!”

“媳妇儿我想把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金结婚以后更加黏人了,有时候你觉得自己不像是找了个老公,反而像是收养了一只黏人的小金毛。

金今天也在努力讨你欢心,但是其实只要他站在你面前,你就止不住的开心,恨不得答应他的所有要求。

但也不是所有请求你都会二话不说的点头答应的,比如说现在,金又眨巴着他那双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企图通过卖萌来打动你同意他的请求。

“媳妇儿我们好久没有睡觉了,今晚可不可以啊——”金软着嗓子摇着你的手,看到你脸上复杂的表情,突然举起一只手对天发誓:“我这次一定会关注你的状态啦,也会给你好好泡澡的,答应我好不好媳妇妇 (*◎v◎*) ”

你信了金的鬼话,你就是被金小天使的样子蒙蔽了才会任由他胡作非为!

你想起上一次苦不堪言的情爱经历,现在恨不得把金扔出去锁在阳台上。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才尝过腥的男人,你闺蜜曾经在你大婚前夜这么告诫你,以一种过来人的眼光看着你,你当时羞得满脸通红当场怼了回去,结果新婚当晚就被啪啪打脸。

金不仅体力很好,他还很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让你软下心来好让他兴风作浪胡作非为,你每每想叫停就被金那双带着水汽的眼睛看的说不出话来,而且金睡完你以后很不乐意将你体内的体液清理出去,哼哼唧唧磨磨唧唧在你身上蹭来蹭去,等到你有些烦了语气严厉的让他把你抱去浴室,才不情不愿的将你抱去浴室。事后你在床上躺了一天,金碰你哪里你都喊疼,从那以后你就不敢和金再尝试情爱了。

……虽然确实很舒服,但是结束的时候感觉半条命都要交代进去了。

金看你迟迟不答应,渐渐失落起来,“媳妇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说完眼中还含上了泪水。

没有!怎么会!你赶紧否认,但是金的眼泪依旧没有止住,“呜呜呜媳妇儿一定是不喜欢我了,现在我连碰都不能碰了呜呜呜——”

金的眼泪并没有作假,你头脑一抽,将金的手往你胸上一按“我当然喜欢金啦,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想怎么碰我都行!”

……

你被金扑到的时候依旧是懵逼的。

 

【丹尼尔】

你今天有一个槽不吐不行,你的丈夫是机关要员,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机关单位的影响,你丈夫非常的老干部做派,整天和个五六十岁快退休的老大爷一样乐呵呵的接受着上级领导的批评和底下属下的搞事,你一直觉得他那头头发就是愁白的,但是这要悄咪咪的说,不能让他听见,不然,他又要拿出干部作风教育你了。

你丈夫他虽然过得是朝九晚五的日子,但是耐不住上级和下级一样喜欢搞事,所以每天都在加班,你有时候一天连个小手都拉不上,就更不要说什么更深层次的交流了。

今天也在无欲无求的过着老夫老妻的生活。

多泡脚。不要吹风。用枸杞泡水。你丈夫的话你句句都听,但是你的话你丈夫就不一定听得进去了。

应该让他和他的文件结婚去。你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被出书房喝水的丹尼尔看见又是一顿教育,什么一直嘟着嘴又可能会长腮腺炎,什么人生有什么看不开呢多开心一些嘛这样屁用没有,或许学术价值很高但是你一个字都不想听的长篇大论。

不是把你当闺女养,就是那你当小孩看。

你这么一想更来气了,当天晚上就穿上性感内衣骑坐在丹尼尔身上。

“丹·尼·尔·大·人,我和其他人不一样。”你用尽全身的勇气去勾引他,结果发现他依旧是纵容的看着你,什么表示也没有。

你看到这反应心凉了半截,没想到丹尼尔还是一个想搞柏拉图式恋爱的家伙,你嘴一扁想要翻身下床,大腿被丹尼尔的大手压住。

“本来是想忙过这一阵子我去请一个长假的。”丹尼尔依旧眯着眼睛笑着,手顺着你的大腿创通无阻的滑进更隐蔽的地方。

“但是现在我等不及了。”

 

【卡米尔】

和卡米尔结婚以后每天你都在接受投喂,你们两个是因为都喜欢吃甜食有了共同话题才走到一块的,所以对于卡米尔推荐的蛋糕,你基本上都是二话不说就吃进肚里。

卡米尔每天都在给你带各种好吃的蛋糕,久而久之,你忧伤的发现自己肚子上多了一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肥肉。

你想要瘦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卡米尔的蛋糕,卡米尔深深地看了你一眼,端着蛋糕一言不发的走了,你看着卡米尔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如果卡米尔继续坚持,你或许会把持不住。

第二天你看见在自己家里开烧烤派对的海盗团,内心是崩溃的。

“哟!弟妹回来啦!”雷狮喝了一口啤酒花,将一盘烤的滋滋冒烟的肉串递到你面前,“才烤下来的。”

你落荒而逃。

第三天海盗团在煮火锅。

第四天海盗团拿了一条金枪鱼做日本料理。

第五天海盗团又烧烤派对。

第六天——

第六天你坐在佩利对面,两个人不停夹着盘里的肉手速快到飞起,雷狮和帕洛斯看向你的眼神中满是敬佩,敢和佩利抢肉吃的人,你是第一个还活着的。

“卡卡怎么办。我觉得我又胖了。”送走海盗团收拾完厨房以后你忧伤的捏着肚子上的肉肉,哭唧唧,“再胖下去我就不好看了。”

卡米尔给你递了一杯奶茶,抱住你捏了捏你肚子上的肉肉,“但是我爱你啊。”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回这一句但是确实被治愈到了是怎么回事……

卡米尔看着靠在他肩上计划明天瘦身流程的你,低下头用刘海遮住眼睛,再吃胖一点也没关系,这样外面那些男人就不会一直盯着你看了。

 

End

 

我要回家一趟,接下来几天产出不定

 

评论 ( 12 )
热度 ( 709 )

© 孙·傲天·日天·良辰·凌尘·汤姆苏·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