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来感受我的爱意吧

我依旧是那个段子写手,开心

那什么的点文,病娇黑化,最不会写的东西了

@陌上云 希望没有找错,但是罗斯的黑化,真的把握不来啊!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圣空星的公主,嘉德罗斯的长姐,万众瞩目的帝国之花突然毫无征兆的去世了。

听说是以前党争的余孽拼尽全力反咬一口这样的消息从皇宫里流出,臣民无不惋惜,可惜了那位公主,那是称得上贤主的存在,更是老国王临死之前指名的嘉德罗斯以后成王的榜样,现在道标没了,只怕那位像小孩子一样任性的王不知道要长成什么样子了。

王在你的葬礼结束之后闭门不出,世人只说嘉德罗斯与你感情深厚,却不知真相为何。

“在世人心里你已经死了。”嘉德罗斯把你压在他的床上撕咬着你的嘴唇,止不住的低笑着。

为了掌握这个万众瞩目的姐姐,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就像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你只有他了。

“你已经死了,只有在我面前,你才是活着的。”

他神态倨傲的压住你挣扎的手,病态的舔舐着你唇上流血的伤口。

“为我而活。”



【格瑞】

格瑞是你的未婚夫,在他家还没有家道中落之前。

据说是因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被灭门了,你父亲和格瑞父亲是过命的交情,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冒着有可能被株连的危险保下了格瑞,让他以远房表亲的身份住进了你们家。

“格瑞!今天是我生日哦,你穿我选的衣服好不好?”爸爸说格瑞经历了不该他经历的事情,平常要多陪陪他,你没什么玩伴,所以也愿意粘着他。

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你不断的凑近格瑞,格瑞再不断把你推远。久而久之你也有些泄了气,但是依旧没有忘记爸爸的嘱托,有什么好东西都给格瑞备一份。

格瑞后来毫无征兆的走了,因为他家的原因你不可能和他在一起,而且你心里对格瑞的态度总是存着微词的。

希望格瑞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你穿着圣洁的白色婚纱坐上伯爵家派来的婚车,然后毫无征兆的,后颈遭受了猛烈的撞击。

再次醒来时你躺在婚床上,看见格瑞穿着和你配套的婚服。

“格瑞?你怎么在这里?”你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格瑞现在看你的眼神好可怕,像是溺水之人抓着浮木时的眼神,直觉告诉你如果现在不离开或许自己一辈子都无法离开,慌张的下了床,慌张的和格瑞说自己今天要结婚,慌张的拉开房间的门把,然后看见了红毯绵延的教堂,和满堂的见证者。

你僵直身体,逃避性的想要关上门,门关到一半被格瑞伸手抵住,格瑞站在你身后轻声喟叹着,另一只胳膊环住你让你的后背贴上他的胸膛。

“我已经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了。”格瑞低头像是情人耳语般,“你也是属于我的。”

他从头至尾都没想放过你。



【雷狮】

你今天也在想自己是不是要被雷狮想起来杀死了。

父母用人不疑将所有产业交到他手里,然后破产跳楼自杀;姐姐深爱着他力排众议下嫁于他,结果被他扔给一群穷凶极恶的手下玩弄。你以为自己一定也逃不过这种像是猫戏耗子的欺凌,却没想到他在那之后收了手,只当你没存在,该干什么干什么。

那种家伙是没有良心的,现在不搞你只能说他在憋一个更坏的后手,打算一次性玩死你。你没有钱,没有住处,所以仍旧住在以前的家,也就是现在雷狮的家里,万幸你上了高中后时间朝五晚九几乎不会遇上雷狮。

但也只是几乎。

“卡米尔,她今年多大了?”雷狮看着你像是回避什么蛇鼠瘟疫一样的表情,看着那扇关上的房门,若有所思的看着茶几上还带着青色的苹果,“已经十七岁了啊。”他喃喃道,双手交叉撑着下巴,周身带上了狩猎者的气息。

你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身体突然感受到了凉意,浑身一耸转而清醒,就看见自己的腿架在雷狮肩膀上,两人坦诚相见,最脆弱的部位紧密贴合着,共享着同一口空气。

“醒了?”雷狮感受到你内里骤然的加紧,皱着眉头将手狠狠拍在你的臀上,“你是想夹死我好为你爸妈还有姐姐报仇吗?” 

雷狮的确憋了一个更坏的大招,自打他以前见到12岁的你的时候,就已经计划着将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摧毁掉。

没了竹竿和温室的菟丝花,不管怎样最后都只能选择攀附着他。



【安迷修】

今天去了一个新的城市,向好心的裁缝店老板询问临时住所,第二天想要去感谢他的时候发现那位老人已经死了。

任何帮助过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愧疚又恐惧的收拾行囊,再一次踏上了逃亡之路。

为什么那个人就是不愿意放过你呢,明明举止温文尔雅,长相也是一流,做什么不好,非要追求着杀死你呢?你不懂,也不想懂。

只是直到今天还依然清楚记得这一切开端的那一天,笑意盈盈眼含暖光的青年递给你一只红玫瑰,像是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平淡而正常的说出:“小姐,在下要杀了你。”

你自然不信,不以为意的过了几天,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再也没有来过,不只是好朋友,所有帮助过你的人,都不见了。

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匆忙的收拾了行李离开了熟悉的城市,你一路都在逃亡,有好几次那个人差一点就成功了,你侥幸之余更加谨慎,生怕被他杀死。

但是你的精力也有耗尽的一天。

你被他抓住了,感受着那双像是抚摸脆弱瓷器一样小心翼翼触碰你的手,你终事是问出了长期萦绕在你心头的疑问:“为什么要杀我?”我甚至不认识你,没有得罪过你。

那个人执起你的发放在唇边轻吻:“在下只是遵从内心所想。”然后他看着你震惊又愤怒的脸,不以为意的笑笑,轻快的眨了眨眼睛。

“小姐今晚和在下睡一觉,在下这一次就放过你。”

但是过了今晚,到了明天,我们又将开始那个不断追逐的过程。

End

我写的这什么玩意儿?病娇?黑化?分明是ooc!

评论 ( 10 )
热度 ( 677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