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人半夜三更
慎重考虑过以后再关注我
文章除特定人员外,请不要转载
垃圾写文的,就这样
有一只狗子叫云疋
写文无病呻吟


【凹凸世界乙女向】千层的套路

我觉得我该更神创七日了,但是我还沉迷写段子

网易云给我灵感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

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474739593&userid=424199902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怎么都想不到之前和自己打了一架的小子竟然是这次与圣空合作的家族的孩子,还是一个女的。

有趣。嘉德罗斯看着对面端着细长酒杯像是没事人一样挂着疏离礼貌笑容的你,感觉之前被你狠狠踹了一脚的肋骨又开始疼了起来,撕下她那张完美的假面一定很有意思。嘉德罗斯充满恶意的向你靠近,伸手拉住你被丝绸长手套包裹的胳膊,故意攥着之前他一拳打上去的位置。

“你,陪我跳开场舞。”圣空太子爷的命令无人敢拒绝,你强压下心里的不适露出一个温顺的笑容,“荣幸之至。”你站在舞池中央提着裙摆行礼。

舞蹈起始双方向彼此行礼,这是不容更改的规矩,但是嘉德罗斯只是抱臂站着等你重新站直身子,向前走一步锢住你的腰。

前一次的会面并不是什么值得说出口的事情,当时你不想联姻从家里跑出来漫无目的的街上走着,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碰上了同样在街上乱逛的嘉德罗斯,他撞了你一下,而且连道歉都没有,你心里也憋着气,一看这个撞你的人竟然是你父母刚刚给你看了照片的联姻者,当即一拳头挥了过去。

嘉德罗斯没想到这个头发挺长看起来和根棍子一样瘦的小子竟然会朝他脸上打,当即也扯了围巾和你打了起来,你们两个人最后被两家的人找到各自塞回了车里,车门关上之前你们两个还在隔空互怼,叫嚣着要把对方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你这么打我,圣空的合作不要了?”嘉德罗斯趁着舞蹈贴面的机会凑到你耳边阴恻恻的低语着,说完就拉开了距离一脸不耐烦的继续跳舞。

臭小子!你微笑着看着他,两人因为舞步原因贴在一起的时候脚尖用力一脚踩在他的皮鞋上,看到嘉德罗斯身体一僵,报复性的更加用力锢住你的腰,你像是恋人低语般对他说:“太子爷,你知道是什么合作吗就这么有恃无恐?”

还能有什么,按照往日惯例不过都是一些技术或者财力上的支持之类,这个女人这么狂,是想被他搞到公司破产吗?嘉德罗斯正想着要怎么报复回来,就听见你像是叹息一样,“果然不知道。”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他嘉德罗斯不知道的,这个女人,果然当初应该直接一拳打到她破相。

你要是不知道嘉德罗斯现在在想什么也就不会被圣空的掌舵人相中,亲自找到你父母去说联姻的事情了,当即冷哼一声,趁他不注意一个扫堂腿放倒嘉德罗斯,扯着他的白衬衣直接把嘴唇磕了上去。

最先碰到的是牙齿,疼得要命,你眼角闪着泪花,不顾别人的惊呼,对着一脸暴怒的嘉德罗斯嘲讽的笑,“太子爷,你可不能把我家弄破产,你把我弄破产了谁嫁你啊?”你伸出手指点着嘉德罗斯的胸口“你不会不知道今天是你自己的订婚宴吧?”

他应该直接推开你的,嘉德罗斯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摘下那张假面后朝他笑得一脸嘲讽的脸,竟然生不出半点推开你的念头。

 

 

 

【格瑞】

你坐在格瑞旁边歉意的笑笑,整个包厢里已经没有其他座位了,你只能坐在这里。

联谊这种东西,大概需要双方都有兴趣吧。你咬着吸管偷瞄坐在旁边的格瑞,他从始自终就和你说过两句话,一句是“离我远点”,另一句是“别靠近我”。

……

靠哦还能不能好好的联谊了!你气的想摔手中的果汁,天知道你为了今天做了多大的努力,偷偷地了解格瑞的喜好,创建小号去翻格瑞半年都不会更新一次的空间,在确定要和交朋友以后迅速通知凯莉让她帮忙一起把格瑞拉来联谊,带着小心机的画了裸妆穿了厚胸垫的胸衣,还让别人特意空出格瑞身边的位子,本以为对方怎么着也该和自己说两句,结果没有想到格瑞竟然这么高冷。

“格瑞你不要那么生冷嘛,你这样旁边的女生很不过的!”凯莉旁边的金发男生发现了你们这一对在热气蒸腾的包厢里奇迹一般散发着冷气的组合,瞬间睁大了眼睛,“你和你旁边的女生说一说话嘛,她看起来很无聊的。”

你感激的看着那个男生,然后去看格瑞的状态,格瑞……格瑞依旧格格不入的坐在那里,被你和那个男生两个人满含期待的看了半天终于败下阵来,转头看你,“有事吗?”

这个时候不该问“有事吗”的吧,你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强制自己维持笑容,说什么都好,为什么说的是有事吗呢,现在在联谊哎,你说有事吗?!你产生了深深地无力感,但是人是你自己选的,联谊是你提的,所以即使是跪着,你也要跪完整场联谊。

“我们聊会天吧。”你挂着笑容,想起之前格瑞关注的那些东西,为了增加可爱指数头往左八度,笑得像是一个傻白甜,“比如说像是剑道之类的东西啊。”为了引出话题你之前还专门去搜索引擎上查过关于剑道和剑的知识,虽然做不到滚瓜烂熟,但是懂这些东西的女生也不是很多,所以不用太担心。

格瑞深深地看了你一眼,点了点头。你心里一喜,以为马上就要春暖花开了,结果又被现实打脸。

格瑞不是理论派的,他的剑道第一是靠着训练和实战一步一个脚印打出来的,你的理论放在他这里一点用没有,经常是你一个人说的口干舌燥,格瑞在旁边听着,间或一脸严肃的挑出你说的话中的错误。

尴尬得很。

你借着去卫生间的时间透气,感觉自己在度了这小十七年间最大的一个劫。

“看起来很不顺利啊。”早你一步来卫生间的凯莉看你愁眉苦脸就知道你出师不利,拍了拍你的肩膀回到包厢,“继续加油啊。”

我大概是交了一个假朋友。你看着凯莉离去的小背影,满心悲凉,回到包厢还没和格瑞打招呼就端着杯子一口气闷了,大概是喝的急的原因,你忍不住咳嗦起来,而且咳得很凶,需要格瑞帮你拍后背的那种程度。

超逊!你将头埋在胳膊里,感觉脸热的不正常,怎么可以在喜欢的人面前出现这种丑事,啊啊让我死在这里吧。

格瑞看见你半天都没有要从桌子上抬起头的意思,也低下身子,结果正迎上你红的不正常的脸,想起刚刚凯莉新端来放到你座位前的饮料,心里一跳,坏了。

“格瑞——”你伸出手指委屈巴巴的扯住格瑞要抽回的手,轻轻拽了拽,“你好冷淡哦。”说完抱住了格瑞的手臂,感觉自己和要哭出来一样,“你这么冷漠我都不敢和你多说话了,嘤嘤嘤,早知道你这么不喜欢联谊我就想别的办法接近你了……嗝,嘿嘿嘿格瑞你真好看……”

呼吸间全是你说话时吞吐出的酒精的味道,只是闻着这个味道格瑞的耳尖就有点红了。他看着你像是被人遗弃的小动物一样委屈巴巴的眼睛,突然想起金说过有个女生想和他交朋友。

“笨蛋。”格瑞看着因为喝了烈性酒变得判若两人的你,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抽出自己的胳膊。

 

 

 

【雷狮】

你妹妹最近和一个社会人成了好朋友。你大学放假回家的时候你妈妈愁眉苦脸的和你倒着苦水,“虽然家里有了你我们倒是没有强求她的学习了,但是她也不应该早恋啊,就算,就算实在拦不住,她也应该找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啊,找一个混社会的算什么事啊……”

你安静吃饭,决定吃饱了就会屋里躺着,不涉入你妹和你爸妈的战争。

你一边启动电脑一边轻笑,只是朋友而已你爸妈也太紧张了吧,你了解你妹,那小妮子还是很注意分寸的。

你熟练的打开摄像头打招呼,“嗨,各位小可爱晚上好啊,上次受到很多私信说一个人单排怎么才能吃鸡,我想了想,决定今晚不直播寂静岭了,来来来,我今晚给你们直播一个单排吃鸡。”说完利索的打开steam等待游戏加载,在等游戏加载成功的这段时间里,你还不忘对着镜头说,“单排的时候一定要苟,最好以老阴比为主伏地魔为辅,走位要骚,射击要准,我把摄像头对准我的手——你们就别刷什么盛世美颜了我看着都臊的慌。”说完你就不再关注弹幕,转而将精神投入到游戏里边,一边蛇皮走位一边解说现在的战况。

不得不说你技术是真的好,单排吃鸡这种事情你还真的做到了。

“没想到竟然能杀死Ray,”主播Ray的大名你是听过的,在你还没想要可以打游戏直播的时候你的室友就曾经向你安利过他,当然安利的理由并不是什么游戏打得好之类的理由,而是听到他的声音耳朵接着就要怀孕了,你曾经去看过他的一次直播,当然只是看他的各种走位和游戏技巧,你相信,如果不是自己这一次将猥琐发挥到了极致你一定不是Ray的海盗团的对手,虽然很想吐槽那个直播组合的名字,但是Ray毕竟是你敬佩的前辈,所以不能吐槽。

你妹这天又出去玩了,你一边感叹年轻就是好,一边躺在床上当咸鱼,刚刚要进入梦乡,你妹就一个电话打给你,急吼吼的让你出来,说什么雷狮——哦就是她那个朋友是你的粉丝,她看到他手机上在播你的吃鸡视频为了朋友当即就卖了你。

垃圾亲妹。你迅速的洗漱完就奔向你妹定位的地方,远远地就看见你妹向你招手,“姐,这是雷狮。”她急吼吼的拉住你像雷狮介绍,“这是我姐,游戏玩的贼溜,你们没事可以打一局啊。”

那个青年一双罕见的紫色眼睛充满兴趣的看着你,拿出手机晃了晃,“可以和你的小粉丝合照一张吗?”

虽然感觉他咬字有一些重,但是你对于自己的粉丝一直都是以不过分的就全部答应,所以现在虽然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

青年二话不说揽住你的肩膀,下巴很亲密的压在你的头上,手机调整成自拍就是一顿狂拍。

“可以发动态吗?”雷狮眯起眼睛,露出小虎牙像是猫一样惬意的问你。

反正也没什么名气,你就同意了雷狮的请求。

他笑意更深,手依旧搭在你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在手机上一顿敲打。

“叮——”是你直播软件的特别关注提示音,这个时候有谁会发动态啊不是应该都在睡觉吗,你掏出手机解锁,眼睛瞬间睁大了,发动态的竟然是Ray!你兴冲冲的点进去,最近的动态上竟然是你和雷狮的合照!

“人我找到了。”图片配字只有五个字,你却看了很久,这些字每个你都认识,但是为什么凑到一起你就不明白意思了呢?

你手指上推,Ray的上一条动态是“今晚直播遇到的这个家伙引起了我的注意力”配图是你苟在草丛里打枪的图片。

……假的吧!你笑容逐渐消失,像是人偶那样僵硬的转头去看雷狮,他对你笑得更加灿烂了,“走吧,打游戏。”他不由分说的拥着你往前走,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像是野兽那样露出一口白牙,“这次要是再苟,我就敲碎你的脑壳。”

我知道的Ray大概是一个假的!你欲哭无泪,雷狮把你创建的所有游戏角色都按在地上打了一顿出气,你像个菜鸡一样被雷狮虐的怀疑人生,离开网吧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或许都是假的。

“鶸你往哪走呢?”雷狮叫着虐你的时候给你起的外号,一挑眉,“你以为被我打一顿就能了事?你知道我昨晚一下子掉了多少粉吗?”

“我不管,你要陪我打游戏,想走?打赢我再说。”

 

 

 

【安迷修】

安迷修是你的同桌,你是一个很无聊的人,有事没事就喜欢逗安迷修玩。

最近你在进行一项有趣的实验,就是想知道如果用网上说的那些撩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遂每天都拿着安迷修做实验对象。

穿上特意买的有着蕾丝花边的白色长筒袜去学校,做到座位上的时候会去问安迷修你今天有什么不同,在他猜出你今天穿了新的长筒袜以后,开心的拉了拉裙子露出大腿上的蕾丝花边说“你看啊我今天的袜子是带蕾丝的。”

安迷修惊慌失措的将自己的校服外套罩在你腿上,一脸严肃的教育你以后不能这样。好好好是是是,你点头称是,下一次照犯不误。

“安迷修我护手霜挤多了。”你伸出手将手上多余的护手霜涂在安迷修手上,指尖状似不经意的划过安迷修的手心,安迷修手抖了一下,忍住了抽回手的欲望。

“安迷修我懒得去接水了,借你口水喝。”你知道安迷修不会拒绝,故意将刚刚安迷修嘴唇贴到的地方靠在你的水杯上,安迷修看见了,伸出手欲言又止。

借来的课堂笔记到还的时候,要显示出自己圆润的指甲和皙白的指节,当时你没怎么注意安迷修,所以不知道他手指无意识的摩擦着你刚刚拿着笔记的地方。

你前后试了无数种方法,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安迷修是块木头,撩不来的。换一个人撩,反而很容易就能要到微信号之类的东西。算了,不做实验了。

你泄气的想,自顾自的收了手。

就这么放置play了一个星期,安迷修忍不住了,放学的时候拉住了你。

“小姐你,是在测试在下的真心吗?”安迷修拉住你的手一脸隐忍。

???

你一脸困惑。

“小姐你太任性了,自顾自的让在下动心又自顾自的收手。”安迷修一张俊脸憋的通红,你也从他语无伦次的语句中明白了他说的话的主旨大意,脸也变得通红,半天憋不住一个屁来。

“在下喜欢小姐,在下想要做小姐的骑士保护小姐。”

 

End

评论 ( 9 )
热度 ( 302 )

© 孙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