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非典型ABO

后宫pa……写不出来,神七……还没捋完

感觉这个社情的设定要给我写成搞笑段子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金

————————————————————





【嘉德罗斯】

不知道是不是人造神的原因,嘉德罗斯太早熟了,各种方面都是。

你十四岁才觉醒了第二性别,嘉德罗斯九岁就觉醒了,还是个A!

啊,不如说成A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吧,毕竟他还没觉醒之前就已经很好的继承了一个alpha的行为特征了,比如说和标记领地一样在你脸上贴小星星,或者是你一和其他雄性凑在一起就死亡凝视,又或者是表面上大度的说他不会干涉你的日常生活然后派雷德或者祖玛悄咪咪的跟着你。

如果分化成了beta或者omega才会惊掉所有人的下巴吧,B的话倒是还好,O的话谁敢标记,谁能标记!

你一方面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另一口气又提了上来,你是个O,就是那种闻着A的味都有可能发情的体质,嘉德罗斯现在才九岁,就算再早熟有一些事情在你心里也是明令禁止不能做的。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不说你自己放不过你,就是圣空星那边也是绝计不能忍的。

结果嘉德罗斯的发情期还是来了,你被他扑倒在地上的时候愣了一秒,但接着就清醒过来照着他大腿上给他来了一针抑制剂。

肆虐的信息素逐渐消散下去。

“冷静下来了吗?”你看着趴在你身上的嘉德罗斯突然没了动静,突然有些不安,“你还太小,我不想把这种事情全部交给冲动。”

你撑起身子,才想再说什么,就被嘉德罗斯按回床上。

信息素再一次肆虐起来,比刚刚更加浓烈,“你以为抑制剂对我有用吗?”他双手撑在你头的两侧,一直看到你被他的信息素拨撩的面色绯红才去扯你身上的衣服。

“我是想着你才会发情的。”嘉德罗斯撕咬着你的脖颈,想起了什么,突然低笑,“我到底小不小,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格瑞】

格瑞是你见过的最不像alpha的alpha,有你这么漂亮可爱的omega待在身边,他竟然一次发情期都没有。

不是性冷淡就是不行!

今天又一次用信息素勾引格瑞不成反被他喂了一管子抑制剂的你气哼哼的砸着手中的枕头,临时标记都不给你,你求他他都不给你,这算什么意思啊,不是说A都对自己的O有很强的占有欲吗?你们不是情侣的吗?

天知道你一个没被标记过的O走在街上有多么心惊胆战,即使是身边有格瑞陪着,那些人的眼睛也总是往你身上乱瞟,让人愤怒又让人无可奈何。

其实别人的眼神倒还好说,最让你难过的是格瑞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要标记你的意思。

难道格瑞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喜欢你了吗?

如果格瑞真的不喜欢你了,你该怎么办啊。

你的发情期快到了,如果再不被标记,到时候估计能闻到味的alpha都会赶过来,格瑞虽然会把那些人都打跑的,但是一直不标记你,始终是你心里的一个结。

结果没有想到你发情期还没到,格瑞的发情期倒是先来了,而且来势凶猛,抑制剂都控制不住的那种,也是那个时候你才知道格瑞之前一直都有用抑制剂。

有你在身边还不用!你火立刻就上来了,猛的扑倒格瑞身上。

“格瑞我爱你,我想被你标记。”你这么说着,再一次释放了信息素。

发情期的格瑞自然受不住这样的勾引,信息素接着就主动的开始纠缠。

“你要想好。”他抱住你,一脸认真,“alpha的占有欲是很重的,我害怕伤着你。”

【雷狮】

“你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来着?”

有一天,雷狮若有所思的看着你,你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还是如实告诉他,“你是不是傻,我还没分化呢来什么发情期啊。”

如果是平常你骂雷狮傻的话多半是要被他接着动手欺负回去的,但是这一次没有,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你,直看的你浑身发毛,才摸了摸下巴,“那还真是可惜了。”

可惜?可惜什么?你一脸疑惑的看向雷狮身边的卡米尔。

“大哥的发情期快到了。”那位深深地爱着他大哥的少年拉了拉脖子上的红围巾,对他大哥的一切了如指掌。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觉得自己刚刚接收到了卡米尔的藐视,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这样啊。”

到时候用抑制剂就行了吧,反正之前也是这么度过的。

你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是不是写在脸上了,卡米尔只是看了你一眼就打断你心中所想。

“抑制剂使用的次数太过频繁,现在能起到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了。”顺着你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卡米尔气都不带喘一个,“也就是说接下来大哥的发情期如果到了,就只能靠omega来疏解了。”

???!!!

你一脸无语与震惊混合的看着雷狮,对方只是耸了耸肩,看起来无所畏惧……可不是无所畏惧嘛,他一个A又吃不了亏,就算和别人睡了,别人也不可能怎么着他。

但是你就很在意了啊!让雷狮忍着吧,你难受,不让雷狮忍着吧,你更难受。你第一次嫌弃起自己这总是不觉醒的身体。

又是卡米尔,他看出了你的纠结,给你提了一个叫做“强迫觉醒”的建设性意见,让你每天抱着雷狮吸一吸,说不准哪天吸着了就直接觉醒成omega了。你大概是脑子短路了才觉得可行,每天抱着雷狮吸吸吸。

然后雷狮就把你睡了,信息素一刺激你还真的觉醒成omega了。

“你们雷王星的就没一个好东西!”三天以后你瘫软在床上,连咬牙切齿的力气都没有。

“我要伤心了珍宝小姐,”雷狮红光满面靠在床上,手指不断摩擦着你脖子上的腺体。

“你可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唯一一个。”





【安迷修】

掐指一算小姐的发情期应该快到了,安迷修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能像以前一样解决。

在下已经和小姐在一起这么久了,临时标记也做过很多次了,在下觉得已经可以和小姐更深入的了解一下彼此——好吧其实是在下已经不满足于咬脖子上的腺体注视信息素了,在下想让小姐从内到外都散发着在下的气息!

但是如果小姐不愿意就不好了,在下总不能直接去问小姐能不能标记她吧,不要说这不符合的骑士道了,这简直就和那些专门调戏小姐姐的恶党没什么区别。

啊——到底该怎么办啊,安迷修郁闷的头上呆毛都没有那么翘了,在下是绝计不会去调戏小姐的,所以还是像以前那样先看看你的态度吧。

于是安迷修开始了他艰难的求证之路。

像是故意将一直收敛很好的信息素“不小心”放出来,又或者是在给你的腺体里注射信息素的时候故意厮磨着你的脖颈,还有平时有事没事就抱住你到处蹭蹭蹭直蹭的你逐渐散发出omega信息素的香甜气息。

安迷修看着你眼含春光有些无措的看着他却又不推开他的动作,心中一喜。

在下这次一定能标记小姐的。现在只要等小姐的发情期到了在下就可以向小姐提出永久标记的事情了。

你的发情期毫不意外的在安迷修推算出的日期中到来了。

“小姐——”安迷修将头埋在你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你香甜的信息素气息,才要说话,就看见你迅速的打开了一瓶抑制剂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咔嚓。安迷修感觉什么东西好像碎掉了。

“没事的安迷修,不要担心。”你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一脸认真,“我知道你还不想标记我,我可以等的。”

原来早在之前安迷修拨撩你却又没有下一步动作的行为的时候,你就断定安迷修还没有想好该如何让两人的关系过渡,为了不让他为难,你特意出去买了强效抑制剂,就怕安迷修一个忍不住扑倒你然后他自己悔不当初。

安迷修听着你的理由,感觉心在滴血,又要等到下一个发情期了。

【金】

“金,你的信息素味道是阳光的味道啊!”你扑到金身上,用脸蹭着金的下巴,“果然是小太阳,暖暖的,我超喜欢的!”

“哎,有吗?”金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睛里全是认真,双手张开回抱住你,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也超喜欢你的!不管是信息素的味道还是你,我都最最最喜欢了!”

“嘿嘿。”你开心的眯起眼看着他,手同样换住了金的腰。

而金也同样会给你一个傻兮兮的笑容,两个人像是在比谁的笑容更灿烂一样,都用力的抱住对方。

突然金收敛了笑容,像是小动物一样朝你这边拱了拱,那双眼睛看着你的唇,满脸渴望,“我……我可以亲亲你吗?”只是一句话就让这个纯情的少年羞红了脸,想看你又不敢看你,像是被你欺负了一样。

你一颗心接着就被少年小动物一样的行为萌的软成一滩水,当即凑到少年嘴边用力亲了少年一下,“当然可以了金!我们可是情侣啊!”

少年的脸变得更红了,“那,我能再亲亲你吗?”

你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金的请求。

……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你被金亲的晕晕乎乎头脑发蒙,满脑子都在想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是怎么开始的来着?

哦,金先问能不能亲亲你,你当然答应了,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舌尖纠缠,然后金又问能不能摸摸你,情侣之间是可以做这种事情的,你点了头,然后金又说好热,要不要脱衣服啊,你也感觉到热了,就和金一起脱了衣服。

在后来——

已经覆在你身上坦诚相见的少年,又用那种可怜兮兮又带着渴望的眼神看着你。

“我真的可以进去吗?”

可以。

End

你们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都说安迷修人生赢家,让我忍不住想刻意的欺负他一下

评论 ( 10 )
热度 ( 864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