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清风兑酒,为我一解千愁


【凹凸世界乙女向】毒占欲

卡了,全卡了,写个段子轻松一下

网易云给我灵感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BGM:毒占欲

————————————————————





【嘉德罗斯】

你无时无刻不想逃离嘉德罗斯身边,那个暴君!你躲进学校的储物柜里,凝神屏息等待着寻找你的人离开。

碰触到其他人就要被拉着洗手,对别人微笑就要被骂到哭出来,不准你有朋友,不准你出去玩,不准你有自己的空间,明明他只是你父母临终前托付的世伯家的儿子,明明两个人还是平辈,怎么总是一副高高在上颐气指使的样子啊!

你委屈到眼角湿润,之前你喜欢一个人待在卧室里,因为你觉得那是你一个人的空间,要不是你自己闲来无事收拾房间,你大概都不会发现你的房间被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包括浴室,包括床头,一共有三十个。

无时无刻,无处可藏。

你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然后不可自抑的尖叫着将视线可触及范围的一切东西扔到了门口。

祖玛和雷德试图阻止你,但是他们又害怕伤着你,所以只能在一旁干看着,一边小心注意着你的情况一边请示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很快就赶了回来,但是他不仅对此毫无悔意,还一脸理所应当的承认了这一切。

“你这个变态!”你气的浑身发抖,“我要去告你,我要离开这里!”

一直冷眼旁观的嘉德罗斯听了你的话后忽的一笑,姿态强硬的抓住你的手腕,那双黄金瞳里满是怒意,“你去告啊!你看看谁敢查我!”他手上用了大力气,捏的你一脸痛苦,“谁给你的胆子!”

你从没见过嘉德罗斯这么凶狠癫狂的样子,一时之间也忘了挣扎,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却不知道这幅哭的惨兮兮的样子哪里触到了嘉德罗斯的点,他“啧”了一声拉起你的衣领以不容抗拒的姿态吻住了你。

那之后的日子都是噩梦。

你在长期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濒临崩溃,终于不顾一切的逃离他。

只为他一人而笑,只为他一人而哭,眼中只有他一人,心里只有他一人……做不到!你又不是什么小宠物或者人偶,你有自己的意识和意志!

外面沉静了好一阵子了,你侧耳,那些人应该已经去别的地方了,看来你成功了,你心中雀跃,小心翼翼的推开柜门,然后看见了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你身子一僵,心怀侥幸的抬起头,正好撞上嘉德罗斯眯起的带着不满的眼睛。

你的心沉入谷底,“你一直在这里?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嘉德罗斯蹲下和你平视,满脸的戏谑,“怎么找到你?闻着味我就过来了。”





【格瑞】

格瑞看起来对你新交的朋友很介意,只是男闺蜜啦,明明之前也和格瑞提起过,那个时候格瑞看起来也没什么表示啊,难道是因为没有提前和他报备所以才生气了吗?

你恍然大悟,放学以后讨好的买好牛奶回家。

“格瑞你是生我的气了吗?”你抱着抱枕一脸无辜的看着格瑞,“没有。”,他闭上眼睛停顿片刻,反常的多说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

“不会吧。”你惊讶的抱紧抱枕,忍不住为自己才交到的朋友几句,“他人很好的,格瑞你只是还没怎么和他接触过啦,你多和他交流几次就会发现了。”

你一脸认真,他看你的态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你应该叫我父亲的。”

“才不要!”你立刻回他,“你的年龄又不大,叫你父亲我觉得好羞耻啊。”

没有父亲的威严,也没有朋友的随性。格瑞垂下眼睛遮住他眼中晦涩不明的光,他比你要更清楚你那个所谓的男闺蜜,那个男人根本不想做普通的朋友,在被他警告以后依旧毫不畏惧的在你身边,胆子还真是大啊。

可恶啊,你的身边已经有他了,为什么要在去看其他男人呢?有他一个还不够吗?真是贪心啊。

贪得无厌的孩子需要得到教训。

第二天一早醒来,你发现自己被锁在了卧室。门被反锁住了,窗户也被人从外面用木板钉死。

“格瑞!”你使劲拍打着门板,内心逐渐慌张起来,“格瑞你在不在外面啊,我好害怕啊!”

现在知道害怕了。格瑞站在门外,等到你再没有力气才打开门,将你抱回床上,“你需要好好休息,这几天就不要去学校了。”

明明什么事情也没有,为什么不让你去学校,你嗓子刚刚喊哑了,现在只能通过眼神来表达你的不满。

“你需要冷静一下。”格瑞置之不理,毫不留恋的关上了房门。

在你想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之前,他是不会把你放出去的。





【雷狮】

你很小的时候就被接到雷狮家里养着,大概是像童养媳那样的存在。

雷狮可能很不喜欢你,你被他一脚踹下床的时候这么想。不,已经不是可能的问题了,是一定很讨厌你!你熟练的窝在地毯上,看着自己青紫交加的手臂,委屈的直掉眼泪,帮你打跑欺负你的家伙的人是他,下一秒接着给你一巴掌的也是他。

雷霆雨露全是他,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啊!

不过不管哪一个才是真的他,你都要离开这里,现在要做的只是长大,长大了,就有力气,也有能力去反抗雷狮了。

“你这种鶸死了的好。”每天的言语羞辱是必须的,你默默忍受着这一切,感觉度日如年。

雷狮的父母也没有怎么关注你,毕竟他们想要的只有你家遗留下的资产,你人没死,底下那群老部下就不会做什么事情。

恶心。

你看着这个家,心中暗暗发誓要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但是没有想到你还没长大雷狮先离开了这里,你不明白他为什么走之前要拉着你谈一晚上的心,你一开始听说他要离家出走是打算接着出声告发他的,他不让你好过你也不让他好过,你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被他扼住了喉咙。

“你敢说一个字我现在就掐死你。”他像是狮子一样散发着强大的气场,为了性命着想你没有说一个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雷狮一走你的确过了几年安稳日子。

几年以后雷狮卷土而归,拿回了原本就属于他的一切。

那一切中包括了一个你。

“你又不喜欢我你还绑着我干什么!”你推拒着雷狮压到你身上的身体,全身都在颤抖,你一直害怕着雷狮,这是童年阴影想克服都难。

“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雷狮露出一口白牙,张嘴咬住你的喉咙。

“我知道你要拿回属于你的东西,我可以把这些都给你,但是你要属于我,只能属于我。”





【安迷修】

“安迷修要亲亲!”

“安迷修要抱抱!”

“安迷修今晚和我一起睡!”

听别人说这是表达自己感谢的一种方式,你亲吻着安迷修柔软的唇瓣的时候这么想。而且安迷修很喜欢这种感谢方式,从他变得通红的脸上就能看出来。

“安迷修,谢谢你愿意收养我!”

“在下也很高兴能够收养小姐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安迷修笑笑,轻轻厮磨着你逐渐变得嫣红的嘴唇,目光逐渐深邃,自己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被原谅的吧,毕竟自己是给予小姐第二次生命的人啊。

你闺蜜看到了你身上隐蔽的吻痕,几乎不用怎么旁敲侧击就知道了安迷修做的事情。

你什么也不懂,只知道什么事情都要顺着安迷修,好报答安迷修的恩情,但是安迷修却是什么都懂的,明明是养父女却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这种龌龊至极的事情。

她知道和你是说不了什么的,你全身心的相信着安迷修,贸然和你说只会让你们之间的朋友情分就此终结,所以她抽了你不在的时间把安迷修约出来,还没有交谈就先给了安迷修一巴掌。

“你这个禽兽!”你闺蜜一脸愤怒,“法律会制裁你的!”

安迷修一张俊脸上顶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对着你闺蜜温和的笑着,“在下爱着小姐,小姐也爱着在下,所以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那个孩子是在下一个人的,让你们看见她已经是极大的退让了。”

“至于法律——在下就是小姐的法律,不管在下做什么事情,小姐都会原谅在下的。”

End

崩了,全都崩了,ooc到没脸回头看了,明明是休息一下为什么感觉越来越不安了

评论 ( 12 )
热度 ( 822 )

© 花朝孙氏,其名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