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了,就是你,你好甜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你们是我见过最差的一届参赛者!

神使女主的废稿,其实我一开始想把克里尔德设定成无条件爱金的设定,后来一想,无条件爱金,那岂不是要和秋姐天天打,算了,弃了吧

回头发现这个写的很好玩,留下来让 @手部重伤抢救无效的千鹤 你看一下,克里尔德差点被我玩坏了

有一种把黑历史拿出来给人看的感觉

——————————————

 

1.

听最近大赛里那个叫金的参赛者请来了非常厉害的帮手。

大赛第一嘉德罗斯曾经挑衅格瑞不成,转而将主意打到了那个总是跟在格瑞身边的傻小子身上,既然格瑞不和他打架,那么杀了格瑞珍视的渣渣就能激怒格瑞让他和自己打架了吧?嘉德罗斯觉得自己机智的一批,当即挥着棍子去找金,结果就被金身边那个被斗篷笼罩的家伙一掌拍到了地上。

当时嘉德罗斯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不敢置信,就连他爸都没有把他拍进地里过,那边那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怎么能一掌就把自己拍进地里,一定是因为自己当时大意了才会中招的,对!一定是这样的!

无法无天自认天下第一的小霸王从小就没被人这么折过面子,当即挥着大罗神通棍就要找回场子。

当然再一次被那个神秘人一巴掌拍进土里,据不可靠消息称,当时那个神秘人挥掌的姿势就像是平常人拍虫子的动作,当然啦这只是不可靠消息(笑)

但是从那以后嘉德罗斯除了会去找格瑞麻烦以外也会去找那个神秘人的麻烦这一点倒是不争的事实。

嘉德罗斯难得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强大的兴趣,当即就干起了当年他所不齿的鬼天盟的行当,跟踪。

其他人都以为这个神秘人是金好不容易请来的帮手,平常就算没有把他摆在上座每天叩头上香,也应该是对那个人恭敬有加的,但是跟踪了金他们很久的嘉德罗斯却清楚的知道,那哪是什么帮手,分明就是仆从!

不仅随叫随到而且无条件的信任金,没有任何反抗意识的遵从金的话,简直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

搞什么啊那群渣渣!嘉德罗斯感觉自己对金的厌恶与日俱增,明明没有什么实力却整天往格瑞跟前凑,明明没有什么脑子偏偏那个人对他言听计从。

那只虫子根本就不配得此淑遇!如果那个虫子都可以的话,他嘉德罗斯就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让那个家伙效忠在他麾下的!

只是对那个家伙不世出的能力产生了惜才之心而已,嘉德罗斯将自己耗费在那个家伙身上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归咎于王对大贤能者的青睐,这样的家伙继续效忠那种虫子总归是死路一条!

结果当然是被拒绝了。

还是又惋惜又蔑视的那种“虽然很感激你看得起我但是我是金的追随者只要他不死我就不会考虑跳槽的当然只要有我在你就绝对碰不到金”这样的回答,还给他吹了一波金。

而且在说这话的时候那个叫金的小傻子还在一边一脸害羞的挠着后脑勺,“你不要这么说啦,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然后他就看那个家伙态度瞬间转变,惶恐的跪下,“让吾主不能获得应有的赞美是仆的过失,还请主上给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嘉德罗斯在一旁看的牙酸,手握住又松开,松开又握住,最后还是召唤出了大罗神通棍决定肆虐一下天地,棍子还没挥出去,就看见那漆黑的袍子下伸出一双莹白如玉的手,那双手轻轻地拉住小傻子垂下的那只手,将那只手引到袍子边上行了一个吻手礼,“请仁慈的吾主宽恕仆吧。”

从嘉德罗斯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未隐在袍子阴影下的半张脸,能够让人联想到站着露水的樱花花瓣的唇,只是看了一个下巴就能够断定这是一个美人的脸,让人忍不住想要掀了那个人头上带着的兜帽,看看那一张脸究竟还有多少惊艳与惊喜等着别人发现。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坚信放纵任性是强者特权的嘉德罗斯几乎没怎么考虑,就伸手要去掀开那碍眼的兜帽,手离着那人还有不少距离就被格瑞握着手腕止住了动作。

“别做多余的事情,嘉德罗斯。”格瑞看起来欲言又止,但是最后呈现在嘉德罗斯眼前的,依旧是一张冷脸。

这可真不像他。嘉德罗斯甩开格瑞的手的时候这样想,之前打交道的时候他可没看出格瑞是一个会管闲事,尤其是他嘉德罗斯闲事的人。

“真是让人失望。”

嘉德罗斯留下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一脸黑气的离开了那里。

 

 

确定嘉德罗斯不会回来以后,格瑞叹了一口气,转身看着那一对不管怎么看都分外诡异的组合,感觉自己最近有可能需要去凹凸大赛的诊所看一看自己的胃。

“是我让格瑞大人为难了吗?”那边的黑袍人掀开兜帽,露出一张像是被创世神亲吻过的脸,你可以将你听过的、学过的、创造的任何赞美容貌的词语与诗句堆砌到她身上,但是当你话一出口就会觉得不妥,因为任何语言与赞美都无法完全形容那一份美丽,任何语言都像是亵渎与调戏,这个时候只要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就好。

格瑞也有些受不住被她这么看着,偏头避开她的眼睛,原本带着责问意味的话临到头转了个弯,“嘉德罗斯是个危险的家伙,以后少和他接触。”

“是。”少女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微微欠身像格瑞行了最简单的礼仪,然后抬起头,露出一个和她年龄看起来十分不相符的慈祥的笑容,“这是格瑞大人第三千次提醒我少和别人接触了,那是不是说看情况而定我可以直接出手将您说的这些人全部抹消掉?”

不用,真不用。格瑞伸手制止少女以防止她说出更加惊世骇俗的言论,“我和金都还需要历练,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对,是没有我和金的指令,不准你动手。”

如果真的让她出手,只怕不止裁判长那边,就是神使那里也要被惊动了。

“您果然还在生气我之前自作主张端了鬼天盟。”少女一脸伤心,再一次躬身致歉,“如果大人真的气不过,还请责罚我,千万不要因为我看起来不经打就放过我。”

没有,真没有。格瑞制止少女言语的那只手伸了回来按住自己的额头,“你在那件事情上做的很好,我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不过你能不能收一收自己的力量。”

背负着能够颠覆所有规则的力量,如果被人盯上了不管怎么想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是。”少女再一次躬身致意,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在提出什么让格瑞头疼的言论,而是转头对着金微笑,“主人,已经快要到晚饭时间了,是否需要仆出去猎杀一些什么?”

主人,多么羞耻的称呼,被凯莉调笑过的纯情小处男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接着就红了,连连摆手,“不用啦克里尔德,每一次都麻烦你我好过意不去啊,我们已经获得很多积分了,今天就去凹凸商城吃吧!”

“一切如您所愿。”这一次,少女单膝跪下亲吻了金还没张开但是已经指节分明的右手,仰起头一脸钦慕,“能有主人您这样关心下属的主人,是仆的荣幸。”

金面色爆红,头上似乎有热气不断冒出,“嘿嘿嘿,哪里啦,能有克里尔德这样厉害的伙伴我才应该高兴啊。”

“多么高洁的大人啊。”少女捂住胸口,“仆必定为主人带来最终的胜利。”

两个人像是忘记了格瑞的存在一样,一唱一和看起来刺眼无比。

格瑞:没眼看没眼看。

 

 

2.

果然不应该到人多的地方!紫堂幻躲在凯莉的星月刃后面,瑟瑟发抖的看着已经被捅了一个大洞的餐饮区天花板,时刻小心着不小心砸下来的碎石。

克里尔德简直是吸强者体质!大赛第一还没有送走,大赛第四又上赶着凑了上来。之前他和金都在鬼天盟的时候,金曾经为雷狮海盗团带过路,但是金那个路痴哪里认得路啊,明明半小时就能走到的路,硬被他走了三个小时还没有找到出口,他当时被克里尔德架在胳膊下面跟踪雷狮海盗团,眼看着那群杀胚的怒气值与不耐值随着时间的增长不断增加着,内心在生命与朋友之前不断跳跃。

雷狮多老奸巨猾的人啊,眼看着前面的傻小子一直在绕圈圈,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已经起疑,觉得鬼天盟让他们来就是想要闷他们,手当即一挥,就给身后的卡米尔他们打了手势。

然后他就被克里尔德扔了出去。

就算他不是金但他好歹是个人啊!紫堂幻被扔出去的一瞬间内心百转千回,临到头快要砸到到那个像恶犬一样高大的人脸上,心里只剩下一句话,完了,不死也要残了。

听说人死之前总是会出现一些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事情,就比如说现在,他明明已经朝着雷狮他们的脸飞过去了,为什么他们的脸在他眼里变得越来越小呢?直到他被金接住两个人因为惯性在地上滚了几滚,他才反应过来在他快要砸到人的时候克里尔德又把他拉了回来。

速度真快!紫堂幻被克里尔德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一转头就看见克里尔德压着除了雷狮以外海盗团剩下的三个人打,雷狮后来也要加入混乱的占据,然后就被正好赶过来的鬼狐天冲给制止了。

后来鬼天盟被克里尔德端了,他和金还有凯莉他们一起组队专门往犄角旮旯里钻,自然是碰不上什么人,结果金今天突然说要去餐饮区好好犒劳一下克里尔德。

然后——

紫堂幻式呵呵.JPG

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天知道今天雷狮海盗团为什么没吃烧烤,地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放着汉堡不吃非要跑过来,鬼知道金为什么看到他们就护在克里尔德前面指着他们让他们不要欺负克里尔德。

金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们欺负克里尔德了啊!紫堂幻哀号,哪次不是克里尔德猫逗耗子一样的玩他们啊!

但是金显然不这么想,他觉得嘉德罗斯他们实在是太坏了每次都要来找克里尔德的麻烦,自从他们组队以后克里尔德就没有好好吃一顿饭,好好睡一次觉!                            

“这哪是友情。”凯莉拿着棒棒糖指着躲在格瑞身后给克里尔德呐喊助威的金,隔空点了点金因为大声呐喊而变得通红的脸,“这分明是爱情。”

评论 ( 6 )
热度 ( 105 )

© 孙·傲天·日天·良辰·凌尘·汤姆苏·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