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人半夜三更
慎重考虑过以后再关注我
文章除特定人员外,请不要转载
垃圾写文的,就这样
有一只狗子叫云疋
写文无病呻吟


【凹凸世界乙女向】神创七日 <1>

是小中篇

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是最好的他们,这么想着就有了这个脑洞

受快穿文影响

当然剧情什么的和原作没有任何关系

ooc我的 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

你在一场事故中意外丧生,身体被砸的稀烂,意识游离间,听见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是大事故呢,这下子有的忙了。”

“大家都动起来啊,早干完早休息。”

救我,救我。你用尽力气抓住面前人黑色的袍子,发现那袍子下面空无一物。

“哎呀,这个是……这就有点难办了。”

你已经死了,你再次醒来的时候唯有这件事十分确定。

之前无数玻璃像是一场神赐的劫难从天而降,在阳光的照射下不规则的边缘发出了可以类比钻石的闪光,你当时看呆了,连躲避都没有躲避。

直面冲击的结果就是你死的非常痛苦,流尽全身血液而死。

而你现在身上没有丝毫痛意,不是死了又是如何。

这时你的面前突然出现了很多穿着盖住全身的黑袍子的人形生物。应该是死神,你默默的想,是像那些神话故事一样,来审判你的吗?

你们所处的空间里突然有看不见的音波一样的东西一荡,那些死神开始窃窃私语。

“人类少女,很抱歉。”

“你本来不应该在那场劫数中的。”

“你的身体已经损坏,无法复活。”

“为表歉意我们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人死了还有什么愿望可言啊。你本不是感情充沛之人,十九年来一直孑然一人,现下他们这么一说倒是让你觉得有一种甩锅的意味。

你看着他们“如果我说没有愿望呢?”

“你阳寿未尽,贸然转入轮回会出大乱子。”

“但是我想不到除了复活以外的愿望。”

“可是你的身体——”

“没有其他愿望。”

“……”

“……”

“……”

“……人类女孩,我们不能让你复活,但是,我们可以把你投放到其他世界,相当于重生或者穿越那样的。”

你稍稍起了兴趣,“我可以指名世界吗?”获得答复的你一张面瘫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任何世界都可以吗,即使是虚拟的世界。”

你虽然淡漠,但是在自己利益面前却是寸土不让,“……我要去凹凸世界,不要寄生在其他人身上,”你缓缓吐出几个铭记于心的名字,“这些人每一个我都要用我最好的样子去见他们……我不管,这是你们的事……魂飞魄散就魂飞魄散。”

大概《凹凸世界》是你最后的执念了,身体骤然变轻不断下落的时候,你闭上了眼睛。



【第一日】

1.

“第358号精神观察者,你在发什么呆!”再次睁开眼,还没有时间打量四周环境,耳边就炸起了高亢的广播声,你尚且不明就里四处张望,广播声又再一次响起,带着一点无奈的,“哎,你到广播室来一趟吧。”

虽然你依旧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但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表现的太突兀,你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里不是什么主角,连重要配角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炮灰,稍有差池,在这边的世界里都是会没命的。

要小心。谨记这一点,你离开凌乱不堪的办公桌一路打听着向着广播室走去。

一路上全是各种穿着白大褂很有科研人员风采的生物,你心中暗暗有了计较,但是还不是很确定。

你轻敲广播室的门,得到应允后才推门而入。

“第358号精神观察者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老是心不在焉,你的同僚向我投诉过你很多次玩忽职守,再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处理掉你了。”

“十分抱歉,这种情况以后绝不会发生了。”你把姿态摆的卑微,那个训话的人看你如此听话,倒是缓和了语气。

“哎,别害怕,抬起头来吧。”

你依言抬头,在看清面前站的人是谁后有片刻的愣神,但是你情绪收敛的很快,没让对面的人觉察出来。

超能研究所所长。

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熟人了。

所长走到你跟前拍了拍你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其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实验马上接近尾声,现在大家都很激动和亢奋,有点过错也是可以理解。”

你敛目,感激到“谢谢所长的理解。”

所长很满意你恭敬谦卑的态度,心情一好免不住想多说几句,更何况他还是个话痨。

“其他工作逐渐进入收尾阶段,接下来就是你们精神观察者的主场了,我知道最近排在前300位的精神观察者伤亡惨重,但是你们绝对不能因此而心生胆怯临阵退缩,我们现在创造的是能够超脱世界存在的跨世纪作品,任何差错都是致命的。”

所长说着拉开了广播室的窗帘,你看着窗外因为距离和角度原因而变得渺小的工作人员,忍不住凑近了几步。

所长得意洋洋的声音还没停歇,“我们超能研究所和圣空星联手的得意之作——”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你和所长的声音覆盖在一起,所长听见了也只是微微皱眉,“这一届的工作人员真不行,一点秘密都守不住,这次实验结束就该把他们全部处理了!”

而你只是目不转睛盯着广播室下面巨大的培养皿,鼻子一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终于见到你了。

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们了。

2.

你忘记自己是怎么从广播室出来的,一路浑浑噩噩的行走,等到自己注意到的时候,你人已经站在实验室门外了。

还真是有些紧张啊。你心如擂鼓,双手发麻出汗,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勉强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才要刷卡入门,实验室的门就猛的打开,一阵阵凄厉的尖叫从室内传来,仿佛阴魂厉鬼。

从里面走出七八个高大的实验人员,他们每个人手中都还架着一个或浑浑噩噩,或癫狂不已,或沉睡不醒的人。你识趣的为他们让开道路,他们显然注意到了你,只是眼神在看到你胳膊上代表精神观察者象征的袖标时,脸上或多或少带了些怜悯。

你迎接着他们晦涩的目光,面不改色的进入实验室。

“……试验品A部分,质量超标!”

“B部分失去控制!”

“C部分控制点被攻击!”

“稳住!稳住!”

“精神观察者呢!快去找精神观察者来安抚试验品啊!”

实验室里一片鸡飞狗跳,所有工作人员看起来都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控制台上火花四溅,机器警告的洗脑声音此起彼伏,指示红灯不断在头顶闪烁。

在这场盛大的乱局中,你站在事故的外围,眼中只有嘉德罗斯,而除了嘉德罗斯以外的一切,在你眼里都仿佛是慢动作。

终于有人发现了你的存在,在看见你的袖标以后大喜过望,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他们现在手忙脚乱哪里有时间去叫精神观察者,那个人未经招呼就拉着你向培养皿那边靠近,一边走一边大喊,“同僚们!精神观察者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打在你身上的感觉让你感觉很不自在,你下意识的伸手护住最致命的柔软纤细的脖颈,被那个工作者推到了培养皿跟前。

嘉德罗斯依旧闭着眼睛沉睡,但是你现在是精神观察者,精神力卓绝,自然能感觉出嘉德罗斯精神上的巨大波动。

想要挣脱束缚吗?

你情不自禁的将手贴在玻璃上,闭上了眼睛。

你想到了一路走来听到的闲谈。

请在忍耐一下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3.

再次睁开眼,你的眼前只有无边无际的火焰。

仿佛以世界为燃料一般,烧的肆意。

眼睛被这种悦动着的橙红色精灵侵占,被灼烧到几乎有了落泪的冲动。

这就是嘉德罗斯的内心世界吗?好荒芜。

你看着除了火焰以外再无他物的精神世界,尝试性的迈出一步,徒然涨高的火焰和被烧焦的发尾就是你尝试过后的回应。

你不死心,各个方向都尝试了一下,最后放弃了走出火焰的想法,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被困死在这里了,你有些苦恼,又尝试着用精神构建出一场大雨,火焰接触到水滴先是瑟缩了一下,接着像是发怒了一样烧的更大了。

你当你是三味珍火吗!你在有一次被火焰燎到头发后,气愤的想。

现在别说是安抚嘉德罗斯了,你连包围住你的火焰都突破不了,安抚个毛线的嘉德罗斯!

在各种方法用尽以后,你用了一个在你看来最白痴的方法,吼。

“嘉——德——罗——斯——”

“你——在——哪——里——”

加持了精神力以后你的声音能够传遍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你这时候也破罐子破摔了满心想着都是炮灰就是炮灰一点机缘都没有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要去见那群死神了嘉德罗斯都没有眼熟我我还真是失败啊,就扯着嗓子不听的喊。

“我——知——道——你——听——得——见——”

在这里没有时间观念,你也不知道自己喊了多久,喊道嗓子生疼快要发不出声来才住了嘴。

颓废的跪坐下,你感觉自己要哭出来了。

嘉德罗斯,不在服务区吗?

“你这个渣渣不是很能耐吗?怎么不继续叫了?”

火焰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去,你惊讶的抬起头,就看见面前站着穿着人造人统一白裙的嘉德罗斯。

他感受到你惊讶的目光,双手环胸,有些得意有有些骄傲,“怎么?没想到我会大发慈悲的出现吗?”

tbc


 

有人看继续写,没有就放置play吧

评论 ( 8 )
热度 ( 199 )

© 孙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