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了,就是你,你好甜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如何把他们成功逼婚

一个你不情他不愿,偏偏别人要把你们绑在一块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段子

不管怎么样很水就是了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雷/格/安

——————————————————————

【嘉德罗斯】

按理来说嘉德罗斯是不应该被逼婚成功的,毕竟是暴虐的小霸王,谁敢威胁他直接一棍子k.o啊。

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圣空星王了,劝是一点用处没有的,还会被他给怼回来,只能撸起袖子开干,抢了他的棍子把他绑了,接着给扔进超能研究所的车里。

嘉德罗斯被自己爸打了一顿气势先下去一半,这下看超能研究所的车子一下子就蔫了,因为他不会开,但是他还是不死心,毕竟他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待遇,就给雷德发消息让他把这辆车毁了,结果雷德刚被所长拆了换新部件,想来也来不了。

然后嘉德罗斯就被自己爸爸一路压到了婚礼现场,嘉德罗斯肯定还得闹啊,尤其是看见前面还站着个一看就是要结婚的人。

这个时候我们就又需要圣空星王了,让圣空星王像是一个即将嫁女儿的老母亲一样抱着嘉德罗斯嚎啕大哭一顿,嘉德罗斯哪见过圣空星王这个样子啊,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就被圣空星王压着完成了一半的礼,不过也的确是被整蒙了,不然嘉德罗斯回过味来第一反应应该是大闹婚礼现场的,而不是嘲讽了自家老爸,最后又被压着完成了另一半礼。

礼成就该让新郎新娘独处了,嘉德罗斯就被自己爸绑起来扔床上,也不管他脑子里是想着肆虐天地还是大闹天宫直接拍屁股走人了。

折腾了那么久嘉德罗斯还不知道自己娶得谁,等两个人一独处发现是嚯你这个渣渣,即使被绑成了毛毛虫也气势不减的对你喊如果敢碰他你就死定了。

你头都没抬使劲吃桌上摆的点心,心想开玩笑你脑子有病才去碰他,没过多久你就把点心全吃完了,嘉德罗斯饿了一晚上:)

等两个人睡一张床上的时候他看着你背对着他的身影又开始纳闷,你怎么还没扑过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但是其实你只是拿着偷出来的终端在向你的闺蜜求救,动一下都觉得是浪费感情。

嘉德罗斯纳闷了一晚上,时刻观察你的动向,最后发现,你竟然睡着了,有他在身边,两个人还刚刚结婚,你竟然睡着了!简直不可理喻!他气的不行,自尊心严重受辱,满脑子都是等绳子松绑了要把你吊起来打一顿,让你知道王的威严。

可是后来还是没打下去。

【雷狮】

想抓雷狮是不可能的,他当年能逃出皇宫当海盗,现在也能逃出婚礼带着海盗团远走高飞。

你是无所谓的,毕竟你根本不想结婚,但是听自己妈妈说不要伤心如果这个不行就让你嫁给雷太子你就急得跳脚了,雷太子是什么人啊,连自己弟弟都敢坑,自己嫁过去指不定哪天就被坑的连姨妈巾都买不起。

思来想去你觉得该给自己找个同盟,海盗团就不错,但是雷狮不会见你听你瞎几把扯共同利益的,只能从他身边人下手,佩利喂肉帕洛斯给钱卡米尔送甜品然后给他们展开如果雷狮娶你的利与弊,卡米尔肯定觉得你这么好心不对劲啊自己大哥娶你了还不知道要遭什么事呢就坚决不同意。

你想了想没办法就出动近卫军去捉海盗团,雷狮是谁啊一看你要捉他一个“大羚角跳”就把近卫军灭了个七七八八,才要嘲讽近卫军不自量力逃生舱迎面就撞上了虫洞直接传送到你的星球皇宫。

卡米尔因为驾驶失误的原因内疚了好久,如果他知道是你买通了帕洛斯知道了他们的逃亡路线并一路买了十几个直达皇宫的虫洞的话,应该会一个无定之躯压死你。

你父王母后一看姑爷来了还能让他跑?好吃好喝的把雷狮和海盗团贡在宫里,这期间你你一直扮演着一个对雷狮情根深种痴心不改的圣母公主形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帮着雷狮逃了好几次宫,搞得整个星系都知道你喜欢雷狮、雷狮讨厌你。

你以卡米尔为基准死命对雷狮好,时间一久,卡米尔也没法说什么了,就连雷狮都觉得自己之前坑你坑的挺惨所剩无几的良心触动了一下,你感觉到他们态度的变化心说有戏,算着雷狮卡米尔他们经过的时间和心腹一起在花园里演了一场“你痴心不改宁死不嫁雷太子的戏码”,你听着他们悄悄离开的脚步声,下午带着用蒜熏出的红肿的眼睛去找卡米尔,求他帮忙说服他大哥。

“……只要一年就好,只要我结婚了父王他们就不会再逼我了。”

“为什么不当面和我说?”你身后大门被推开,雷狮一点都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愧疚感,大大咧咧的坐在卡米尔身边,看着一脸震惊眼中带泪的你,嘴角一咧露出小虎牙“求海盗办事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个月后你和雷狮的婚礼如约举行,以二十颗宜居小行星和五处矿产资源为代价,你一边心在滴血一边还要一脸幸福的挽住雷狮的胳膊送走一波波宾客,脸都给你笑僵了。

婚后雷狮当然没有碰你,你暗暗松了一口气生怕哪天随心而为的海盗一个不高兴睡你一顿高兴高兴,就更加对雷狮好了。

不得不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婚后雷狮偶尔会给你一些小礼物逗你开心,就像是正常的夫妻一样,就连卡米尔都觉得你们或许能在一起很久。

一年时间稍纵即逝,一次晚餐,雷狮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一年已经要结束了啊。”,他一边说一边死死盯着你的脸。

臭雷狮现在都不忘试探你!你心里暗骂一声,面上非常符合人设的打翻了高脚杯,面上稍纵即逝失落与慌张,笑得比哭还难看,“是啊殿下……您不用担心,我会遵守承诺,让你们走的。”

说完不等雷狮表示就上了楼,锁死了房门,低低的抽泣起来。

你听着走廊里响起脚步声,又听着脚步声在你房门外停止,一直等到你哭的不能再哭,脚步声才再一次在走廊响起,只不过这一次脚步声很轻就是了。

你趴在床上缓和了一下情绪,起身收拾离开的必需品。

你早就不想在皇宫里待了,但是那里太森严,你无法为自己的逃走做任何的准备,雷狮就是一个你成功逃走的契机,也只是一个契机,你从没有忘记自己做这一切都目的。

当晚你就跑路了,临走的时候在房间里放了一封这两年你联合别人套路策划他的全过程的信,有些事情说开了比较好,就像是雷狮不喜欢你一样,你也要告诉他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带着目的的。

雷狮本来看你一声不吭的走了心里还有点难过,看完你给他的信一下子就火了,从来都是他阴别人还没有别人敢阴他的,什么叫他获得了财富而你获得了自由从此两不相欠,欠大发了!

雷狮捏着信纸怒极反笑,很好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反正最后你还是被雷狮捉回来了。

【格瑞】

你贼讨厌格瑞那张冷漠的俊脸,尤其是现在你穿着婚服被自家父母的手下绑着运到新房的情况,干!干嘛不给那个小子绑上绳子啊!也不怕你被这小子占便宜啊!你选择性的忘记了两个人已经在婚约上按了手印的事实。这幅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样子给谁看啊!

你不等仆从推下去就气冲冲的对格瑞喊道,“格瑞!你说过你不喜欢我的,又干嘛要和我结婚!”

格瑞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你,冷冷的说,“我也不想,但是如果不娶你你父母不会放过登格鲁星……我要报答秋姐和金的救命之恩。”

“混蛋!”你喊的撕心裂肺,“你为了报恩就不管别人的死活,格瑞你真是个伪君子!”

“随便你怎么说,”格瑞看都不看你,“我们已经结婚了不管你再怎么做都改变不了现实了。”

你当然还是要闹的,但是过去几天你就知道这没用了。

你的父母只有你一个孩子,还是女孩,以后他们先后去了有谁能帮你镇住底下那一群牛鬼蛇神呢,所以他们给你找了一个厉害的夫婿,这个夫婿就是格瑞。

虽然很感激父母这么为你考虑啦,但是,你躲在演武场外看场内练刀的格瑞,汗水顺着形状优美的肌肉一路抚摸着格瑞的皮肤低落到地上,你身后的小女仆羞得满脸通红,而你只是冷哼一声,要是父母真的离开自己,没有人压着登格鲁星,只怕格瑞跑的比兔子都快。

思来想去,你觉得还是要想办法和格瑞离婚。

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如花似玉腰缠万贯的美少女连出星球的次数都很少,人生还没展开,还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怎么能把大好春光都浪费在一个面瘫芦荟身上。

有了目标以后做事就有动力了,离婚这件事得在父母还在世的时候进行,如果真的在自己当上族长以后再和格瑞离婚,还不知道要闹什么幺蛾子,而且格瑞那个伪君子十有八九会以“承诺就该履行而拒绝”,如果父母同意你们离婚,格瑞也没办法啊。

至于离婚后格瑞怎么办,随便他咯。

就像格瑞当时结婚的时候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一样,你也报复心理的不去为离婚后的格瑞打算。

登格鲁星的族长秋是一个很有魄力的女人,在你说明来意以后毫不迟疑的将自己的野心展露出来,你帮助登格鲁星拜托落后贫困受人欺压的局面,相同的,以后不管发生什么,登格鲁星都是你忠实的盟友。

“对了这些事情,格瑞他知道吗?”两人商议的间隙,秋想着那个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对于他为了登格鲁星而娶你的事情,她也有愧疚,但是当时是格瑞的决定,所以她不能说什么。

“我们两个一个月都不一定能见上十面,他巴不得再也见不到我,还和我说话?”你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急于打断这个你不想多说的话题,“不说这些了,你看看这个策划怎么样,如果觉得好,我回去就提上日程。”

秋哪不知道你的意思,也不在多说。

你从秋处归来就马不停蹄的实施你的计划,见到格瑞也不怼了,每日维持着点头之交,他有时看起来想和你说话,但是要不是被你忽略过去,就是打着哈哈说最近太忙没时间。

格瑞也有好奇你最近在做什么,毕竟他还是你名义上的夫婿,你有事情力所能及的他还是要帮一帮的,但是你怎么可能告诉他你在为和他离婚而奋斗,不仅你不和他说,你还三令五申自己身边的仆从不能泄露半点消息。

等到万事俱备只欠你父母的一声应允了,你才带着自己这几年的成果去找你的父母,告诉他们即使没有格瑞,你也压的住那群不安分的老东西。

你父母又何尝不知道你与格瑞不和,之前还想着等你当上族长让他帮衬着你些,现在看来你倒是不愿的,也罢,你毕竟是他们疼爱有加的女儿,他们首先还是想要你幸福,互不喜欢的两个人在一起,又怎么会有幸福可言?

你得了父母的应允兴高采烈的去演武场找格瑞,几年相处即使再不喜欢格瑞,你还是摸清了他的生活规律。

格瑞果然在练刀,这个时间演武场只有他一个人,你也不再顾及什么,拿着一纸婚契走到格瑞面前,将婚契撕成了碎片。

格瑞当然认得你撕的是什么,木槿色的眼睛里第一次对你出现了不一样的情绪,“你疯了——”

“格瑞,这些年是我家对不住你,现在你自由了。”你看着对面失神的格瑞,好心的又给他解释了,“我的意思是我们离婚,我父母已经同意了,我们终于不用再折磨彼此了,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哦。”

格瑞什么都没说,也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你便当做格瑞默认了,毫不留恋的离开,连一个眼神都不想再给格瑞。

反正你离婚后飘了好一阵子。

【安迷修】

“请恕我拒绝,我尊贵的陛下。”骑士不惧皇位上你父亲铁青的脸,慢条斯理的说,“魔物未除,无以为家……公主殿下很好,是在下配不上公主殿下。”

你站在父亲身边,眼泪不停的掉着,到了最后不得不扑进父亲怀里才保住了仪态,但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你勾起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你就是看准了安迷修不喜欢你又没法拒绝的性子,才对父王说非安迷修不嫁的。

圣殿骑士团的团长大人,如果能与他搭上关系也是好的,你父王一直是利益至上者,看到了这件事情的可操作性,二话不说就应了。

然后就有了这么一出,看到你痛哭出声安迷修也很是愧疚,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不能因为惧怕皇威而毁了你的一生。

“没关系的安迷修大人,”你现在已经止住眼泪,有点狼狈的用手擦着眼角的泪痕,“那么这件事情,就等到大人成功将魔物驱逐出大陆的那一日再议吧,在这之前,我会一直为您祈福的。”

你的话说的非常委婉,安迷修刚刚才惹哭了你,要是再惹哭你一次只怕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那种专门欺负小女孩的恶党,只得点头应允,只是祈福,问题应该还不是很大吧。

不,问题其实很大的。你一脸得逞的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在你的国家,只有身负婚约的少女才会为远副战场的未婚夫祈福平安,但是安迷修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小习俗,在他点头的那一刻就已经象征你与他有神圣婚约在身,即使后来回过味了,也没办法在解释。

你回到寝室,拿出信纸迅速的写了几行字,用鸽哨唤来一只鸽子,目送鸽子带着纸条离去,你伸了一个懒腰,好了,只要安迷修还在,你就不用担心你父王把你像商品一样卖出去了。

几日之后南方水域突然魔物肆虐,安迷修皇城的床板还没坐热乎就领着骑士团浩浩荡荡的南下驱魔,你也参加了安迷修的践行仪式,还专门挑人多的时候献给安迷修一把精致的匕首,“大人此去路途遥远凶险未知,我会在圣殿里日夜为大人祈福的。”

这下子所有人看你和安迷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安迷修显然是知道了自己之前犯了多大的错误,现在看着你一脸期待的样子,不想驳你的面子,接过你手中匕首,行了吻手礼,“在下十分感激。”

感激而不感谢,这些语言游戏你还是懂的,面上不显,目送安迷修离去后你又用鸽子送出去一张字条。

你是父王与魔物也就是你母后的产物,你母后至死都死守着自己身为魔物的密码,而你得知自己是混血的原因是因为曾有魔物瞒着所有人来找你,才让你知道了自己母后是魔王之女,那次他们本来想带你回去,但是被你拒绝,无奈之下只好送了你几只鸽子,承诺只要是鸽子送来的事情,他们都会为你办成。

那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需要他们帮助的了。你享受着女仆的精油按摩,惬意的半眯着眼睛。

你在信上说让他们不断找那个佩戴着圣殿匕首的人的麻烦,不要弄死他,其他的随便,能拖多久拖多久。

因为你的原因安迷修被迫过上了再也没有时间放松的生活,并且一过就是五年。

你是安迷修的未婚妻,自然没有人回来找你求婚,你心里乐开了花,巴不得安迷修多打几年魔物。

这一日,你像往常一样在花园里修剪玫瑰花,突然间花园里狂风大作,伴随着响彻天际的雄厚叫声,皇宫上面竟是遮天蔽日的魔物。

伴随着皇宫里此起彼伏凄厉尖叫的,是领头龙族的一声怒吼“老子他娘的受够了!”

你尚不明白魔物怎么会到这里来,就被那龙族握着腰提了起来。

你神色大变,用力拍打着钳住你龙爪,还没摆出自己魔王孙女的身份,就听见一声熟悉的怒吼,“恶龙快点放下公主殿下!”

你身子一僵,这才发现那龙的另一只爪子上竟然捏着安迷修。

“你们两个快点去给老子结婚!磨磨唧唧老子都快累死了!给我亲!”那龙族一边大吼着,两只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碰到了一起。

啾——

你看着蓦得变大的安迷修的脸,感受到唇上不属于自己温度的唇,看着安迷修睁大的眼和变得通红的脸。

完了。你心说,要玩完。

反正最后你没有被安迷修当魔物砍死

END

我是不是写的太皮了

有小可爱说让我写后续,你们想看什么后续?

评论 ( 30 )
热度 ( 1346 )

© 孙·傲天·日天·良辰·凌尘·汤姆苏·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