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人半夜三更
慎重考虑过以后再关注我
文章除特定人员外,请不要转载
垃圾写文的,就这样
有一只狗子叫云疋
写文无病呻吟


【凹凸世界乙女向】魔女小姐和她的孩子们

看着最近很火的魔女集会,暗搓搓的写一发,好像也不是正经的魔女集会,好像也没有怎么捡孩子

是看到古戈力老师的《大唐司天监》插画想到的脑洞,顺便说一句古戈力老师的画实在是太好看了!

ooc我的,人物七创社和你们的

嘉/格/雷/安

————————————————————

【嘉德罗斯】

帝国的继承人出生的时候举国欢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邀请参加小殿下的洗礼,你作为大陆首屈一指的魔女,也在受邀之列。

“魔女小姐,能不能请您为嘉德罗斯加持祝福呢?”温婉的皇后一脸幸福的抱着怀中尚在沉睡的小人,向你走近。

你看着那个被皇后抱在怀中仿佛太阳一样耀眼的小人,慢慢摇了摇头,“抱歉,皇后殿下。”你看着皇后逐渐失去笑意的脸和大厅里逐渐安静下来的气氛,察觉到了不对,连忙将剩下的话说出来,“抱歉,我的意思是,嘉德罗斯殿下不需要任何的加持与祝福,因为他只要在这个世界上,世界就要不计代价的为他付出一切。”

你通过预言缓缓的展开嘉德罗斯的未来,“……天族不及他尊贵,魔族不及他狂傲,世界树为他折服,侏儒最得意的作品会是他的武器,威慑大陆几百年的龙族是他的坐骑,他所经之处人类为他献上礼赞,亡灵们不敢靠近他分毫。”你从呆愣的皇后怀中接过嘉德罗斯抱在怀里,“嘉德罗斯殿下是天生的王者。”

那一天国王大悦,赏赐给你无数的财宝,并邀请你成为皇家魔法使,但是被你婉言谢绝了。

你第二天就回到了居住的村子里,此后十年一直相安无事。

但是还是被嘉德罗斯找来了。

“你就是那个在我出生的时候预言我的未来并给我洗礼的家伙吗?”嘉德罗斯仿佛在燃烧一样的金瞳死死盯着你,伸手打断了你瞬移术。

“你,你怎么找来的?”你色厉内荏的握紧魔杖,想要吓唬嘉德罗斯,你怎么可能打得过神的宠儿嘛,你哭丧着脸。

“……”哪知你话一出口嘉德罗斯就笑了,他不顾你的挣扎用力的将你锁在怀里,嘲笑你,“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神的宠儿啊,只要我想,所有人和物都要帮我达到目的啊。”

“你当时的预言只说了一半,我也只能来找你问问下一半的预言了,你说是不是?我未来的老师,和我未来的王妃?”

【格瑞】

最近地下拍卖会给你发来了请帖,你是很挑剔的,那拍卖会也知道,既然给你发请帖来,想必是有很不错的商品出现了。

你到了拍卖会的会场以后,才发现这次来的都是魔法界的大人物,其中不乏臭名昭著的亡灵法师。

你稍稍对这次的拍卖品起了兴趣。

……只是一个小男孩,你眼神怜悯,看着即使隔着魔力罩也不断向外扩散的魔力,心中微叹,可怜啊,灭族之后就被人随随便便的当做商品拍卖了,如果拍卖成功,未来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你打量着四周的拍卖者,那个孩子过分精致的容貌已经让一些有特殊癖好的人跃跃欲试了。

真恶心。你不屑,心头热血一烧,径直向小男孩走去。

“这个,我要了。”

有人当即不满的站了起来,却被你脱离兜帽的脸吓得接着禁了声。

“你也想要吸干我的魔力吗。”一路静默跟在你的格瑞,看着你一直不出声,心里也逐渐没底起来。

“随便你怎么想吧。”你头也不回,“补魔,实验,还是特殊癖好,相处过以后用你的眼睛来判断吧。”所以为什么要脑袋一热带回小孩来啊,你根本不会养孩子啊。

带回家养了一阵子以后发现小孩子意外的好养,但是不知道其实只是格瑞格外的让人省心,有事情从不麻烦你。

你们相安无事的生活了几年,期间你看他魔力雄厚有心让他继承自己的衣钵,但是被他拒绝了,理由是他不想断了自己家族的传承。

你听了格瑞的话也没多大反应,只是每天趁他出门练刀的时候想办法给他做些上等魔药和保命的小东西放在他的包裹里。

你将格瑞接回家的第十年,他利落的走了。

你看着干净工整的格瑞的房间,狠狠地摔上了门,瓮声瓮气的说,“走了好,早就该走了,整天摆着一张冷脸也不知道给谁看……”,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

其实你早就知道格瑞不会久留了,也很早就发现了他打好的包裹,但是你什么也没说,魔女孤独了太久了,一接触到生气,即使知道虚幻也依旧得过且过,将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过,你以为你在格瑞心里会有一点分量,有可能这一点分量就能让他不要走,但是没有。

不老不死的魔女渐渐淡出了大陆的视线。

再次面世的契机是一封拍卖会请帖,你抚摸着请帖上的暗花,鬼使神差的去了。

拍卖会会场里只有你一个人,不寻常,你心生警惕,握紧了魔杖。

展示台的红布就在这时撤了去,你看着端坐在展示台的格瑞,瞠目结舌,手中的魔杖不知该放下还是举起。

“大仇已报,我来偿还当年你买我的金币了……我很穷,可能要还一辈子。”





【雷狮】

“魔女,收我为徒。”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就因为你这个态度即使你长得很可爱我也不会搭理你。你像是根本没有看见你面前这个尊贵的小王子,专心看着友人送来的药剂书。

“你耳朵不好用吗?我说让你收我为徒!”

真是,第一次看见有孩子要做你的徒弟呢。

你从书后面瞟了雷狮一眼,还是一位尊贵的小王子,这要是有个磕了碰了你可担待不起,还是早点把小祖宗送回去吧。

“……殿下,我是太子殿下的老师,我立过誓的,一生只收一徒。”

“这又不是你想收的,不算!”

嚯哦,这么蛮不讲理?

你还要劝,就见对面的小祖宗像是突然被游魂夺了身体一样,眼中含泪满脸哀求的扯着你的袖子,“求求你了魔女小姐,我会听话的,我真的真的很想学习魔法,我会比太子哥哥更加努力的,求求你不要嫌弃我。”

等等等等,你看着面前仿佛收了莫大委屈的雷狮,又看看门口面色铁青的雷太子,直想大喊冤枉。

看着雷太子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你知道自己太子导师的身份也跟着一起去了。

你低头看着一脸得意神色的雷狮,唉声叹气,原来他一直赖在这里不走打的是这个主意,竟然被一个小孩子摆了一道,年龄白长了。

你还要说什么,就见雷狮已经跑远,空气中只留下他得意又肆意的声音。

“魔女,我明天来找你上课!”

……

“我说,老师,你是提前老年痴呆了吗?”细小的白色闪电电了一下你的指尖,你手指一抖,回过神来迎上雷狮戏谑的眼神,没好气的拉低兜帽隔断他的视线。

“我就是老年痴呆了才会帮你一起建海盗团,这下好了,雷王星通缉我了,我以后要一直盯着你这张让人生气的脸了。”

“这有什么不好?”他靠着船沿舒展身体,调笑道“我这张脸,多少女人相见还见不到呢。”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徒弟。”你说不过他,只得躲回船舱。

不做师徒也可以,做夫妻就不错,雷狮目送你远去,一脸志在必得,十年前他能让你收他为徒,十年后他也能让你接受他。





【安迷修】

本来按照常理来说你是不会在魔物肆虐的永夜出门的,但是凡事无绝对,就像现在,你提着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森林深处走去,前面引路的精灵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你的心情随着不断浓重的血腥气而高高提起。

你就是在血腥气最重的地方发现安迷修的,小小的孩子身边横七竖八着精灵与魔物的尸体,你急忙去检查孩子身上有没有伤势,发现他被保护的很好,没有丝毫受伤后,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借着给安迷修清洗身上血迹的机会才注意到安迷修是一个混血。

混血一直被整个大陆排斥,按理说一个混血是不值得被一群精灵拼死保护的。

但是你心大,确定安迷修没事后就乐呵呵的去看之前用魔法保温的汤还热不热。

安迷修醒了的时候本来是一个完美的知道对方身世的机会,但是你心大,直接忘记要问了。

两个人就这么不清不楚的住在了一起,你因为多了一个说话的对象还很高兴。

你做事马马虎虎,有时候连咒语都会念错,但是自从安迷修来了以后你的出错率大幅降低。

安迷修,今天也在监督魔女小姐念魔咒呢。

不仅是咒语,就连做饭打扫之类的工作也被安迷修一并承包了。

“安迷修我感觉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你幸福的抱住安迷修蹭蹭,丝毫没有察觉到安迷修眼中的异彩。

“小姐的意思是要做在下的新娘吗?”

你完全没有多想,只当这是安迷修的一个玩笑,笑着点头,“嗯,如果安迷修长大了我一定会想嫁给你的,不过——”不可能的啦。

“这可是小姐您说的哦。”安迷修牵着你的手落下一吻,看见你笑着点头,身体像是抽枝的柳条般不断拔高。

“!!!???”笑容逐渐凝固. jpg

安迷修一个公主抱抱起还在呆愣的你就往外走,“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会世界树举办婚礼。”

“顺便说一下,在下是前一阵子上位的精灵王。”

End

哦,看看这个手残写出来什么鬼东西

评论 ( 8 )
热度 ( 805 )

© 孙怼怼 | Powered by LOFTER